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胡志云
    “大伊万怎么说?”看着肖扬的电话挂断,小伊万难得认真的问道。

    看到他这个样子,肖扬就知道大伊万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大伊万身边有大熊,肯定没问题的,倒是你现在在这里只能让他分心,跟我们去非洲玩一段时间吧。”

    大熊是大伊万身边保镖头子,曾经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教官,有他带着亲自训练的人在,只要大伊万在这段时间不出俄罗斯,那些人就是派出一个营的人来都只会被干掉。

    小伊万也知道这一点,神情放缓点了点头,“ok,那就一起去非洲,正好好久没出去玩玩了。”

    在电脑上打开邮箱,肖扬马上打开大伊万发给他的资料看了起来。

    巴布在多年前帮助过一个太平洋舰队普通士兵,没想到多年以后这名普通的士兵变成了舰队司令部司令身边的一个副官,就在不久前,将要退休的司令员想要在退休之前好好捞一笔,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基洛夫级巡洋舰的身上。

    碍于身份,他不能亲自出面,于是就把这事交给了身边的亲信,也就是巴布认识的这位副官,而副官出于报恩或者找不到其他人的缘故,就想到了巴布身上,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出。

    难怪大伊万说才刚刚开始,巴布到海参崴这么多天,还一直是和这位副官在接触,根本没有太多实质性的进展。

    “安排我们一个星期后见面?”算了算时间,回国一趟再来海参崴,还可以顺便接触一下国内,肖扬给大伊万回复了一个邮件,然后给轩辕战、吴思安说了他的打算。

    “没问题,你做主就行。”

    两人依旧是老样子,一副马首是瞻的模样。

    ……

    半夜时分,飞机从海参崴机场准时起飞,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到达北京。

    四人出了机场,直接在附近的租车行租了一辆车,然后直接开往老三的家乡,在那里整整呆了三天,这才又返回北京。

    这几天里,肖扬几人都有些沉默,就连一向“活泼”的小伊万也被他们感染,一直都没有嘻嘻哈哈。

    “好了,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大家都不要多想了。”到达定好的酒店,还是肖扬看着气氛有些沉闷,主动开口,“老二、老四你们要是无聊,就和小伊万出去逛逛,我联系一下这边的人。”

    轩辕战和吴思安这些天的沉默,除了内心对兄弟的怀念之外,更多的是担心肖扬,见他开口说话了就知道他最起码暂时“想开了”,不等旁边的小伊万有什么话说,就点了点头,拉着小伊万离开了肖扬的房间。

    “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应该多开导一下肖,聂的死不是他的责任。”出了房间,小伊万就对两人说道。

    两人看了他一眼,齐齐摇了摇头。

    “老大最重感情,为了兄弟,他能够连命都不要,所以当年我们认他做了老大,不过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三哥的死和他一点关系都没,但这些年他一直自责当初没接那个任务就好了。”

    小伊万一时无语,当年肖扬几个救了他,要不是觉得他们这群人重情重义,自己至于为了救命之恩就和他们混在一起这么久?

    哪怕他们是佣兵界鼎鼎有名的血狼,可是以他的身份,完全没必要如此。

    “这应该属于心理疾病?”他迟疑的说道,“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心里医生,要不什么时候给肖老大介绍介绍?”说到这里,他又猥琐的加了一句:“一个英国美女,身材绝对正,肯定是肖老大喜欢的那种。”

    “能有摩洛哥的那位公主漂亮?”轩辕战带着鄙视的神情,丝毫没意识到话题被带歪了。

    关于肖扬和那位公主的故事,小伊万当然知道,摇了摇头,非常认真的说道:“两人完全不同的风格,没有可比性,那位大医生可是全球有名的心理学家,英国皇室的座上宾,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一亲芳泽,可都没能融合她那座冰山,肖老大不是最喜欢攻克这种有难度的?肯定合适他的!”

    熟悉肖扬本性的轩辕战、吴思安相视一笑,觉得此事可以试一试,点头示意小伊万有机会联系一下。

    等几人离开,肖扬把这些天不快甩到脑后,想着该联系谁。

    在国内,他有认识的人能和高层搭上关系,但他不愿意联系这些人,想了一阵,突然想到了赵庆峰。

    从前些天的接触里,能看出赵庆峰的身份不简单,而且熟悉军火这一行,是不是能够找他牵线呢?

    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但他自认在看人这一方面还是没问题的,考虑了一阵,肖扬最终还是决定先试探一下看看。

    拨通前些天赵庆峰给他留下的号码,对方很快接通了。

    “老赵,是我。”

    “肖小子?你这是想通了?还是想我女儿了?”接到肖扬的电话,赵庆峰很是意外,笑着打趣他。

    肖扬的脸一烟,没想到赵庆峰如此“为老不尊”,没接他的话,“怎么说也认识一趟,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安全回国。”

    “当天就坐飞机回国了,我安全,我女儿也安全。”

    ……

    看他每句话都不离开他女儿,肖扬一头烟线,和作父亲的聊他女儿,这事他实在干不出,只能当做没听到,把话题转开,“嗯,安全就好,最近有什么好事跟我说说没有?”

    赵庆峰一愣,随即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专门打电话关心我,说吧,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肖扬也是没办法,两人毕竟才认识那么长的时间,还真不好怎么来问,随口一问,让赵庆峰有所察觉也是没办法的,不过这回答让他有些欣喜,这态度……

    “做这一行嘛,消息肯定是知道一点的。”他笑了笑,没敢说得太明白,“听说前些天俄罗斯那边出了点事,而这事好像又牵涉到国内,所以就注意了那么一下。”

    赵庆峰心中咯噔了一下,这事他确实清楚,却没想到连肖扬也知道了,是肖扬能耐太大?还是此事被泄露出去了?

    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个可能。

    “这事很多人知道了?”他严肃的问到。

    肖扬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不过好在赵庆峰的话已经表示了他的态度,决定赌一把,“那个人就是被我干掉的,知道此事的人应该不多。”

    赵庆峰愕然,之后就是苦笑,那件事情虽然不是他经手,但和他有一定的关系,自从三天前那边的人被杀之后,国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却没想到这“烟手”居然在这里。

    该上报还是当作不知道?

    这让他实在难以选择!

    “你这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肖扬尴尬的笑了笑,“埃塞俄比亚的事就是那家伙弄出来的,所以我干掉了他,不过这事也是事后才知道的。”

    当初马沙的事情,赵庆峰是听说过了的,没想到最后还牵涉到了那人身上,这真是……

    他这时候都不知道该抱怨巴布不该去招惹肖扬,还是该说肖扬不应该这么快就报仇了。

    挂的挂了,报的报仇了,你们爽是爽了,可留下来的这摊子事该怎么办?

    突然他心中一动,按理来说这种事情肖扬不应该说出来的,现在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讲?难道……

    “你能接上这条线?”赵庆峰脱口而出。

    “可以试一下,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知道你们能拿出什么条件来。”

    峰回路转,赵庆峰一喜,自从那天回国之后,他就动用了他最大的权限,调查了一下肖扬,虽然调查到的东西不多,但从仅有的那些东西里面,他就能确定肖扬不是信口开河的人,既然他说可以一试,那代表着此事的成功性很大。

    “你现在有时间?回国来见面谈。”

    听到这话,肖扬心中大定,联系赵庆峰果然是没错的!

    “我现在就在北京!”

    ……

    一个小时后,肖扬和轩辕战几人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多年没回国内,但北京的一切并没有淡忘,熟悉的来到赵庆峰说出的地址,就看到赵庆峰和另外一个中年人已经在了。

    视线投及中年人身上,肖扬脚步一滞,马上有一种想返身的感觉。

    “小扬……”也许是看到了他的迟疑,中年人站了起来,朝着他喊了一声。

    多少年没听到过这个称呼了?枪林弹雨中多次差点挂掉,肖扬都没破一下眉,但在这一刻却有些想流泪的感觉。

    深呼吸一口,压住内心的翻动,他大步走进房间,对着赵庆峰笑着说道:“老赵啊,没想到你居然给我来这么一手。”说着,又看向中年人:“志云叔,看来这些年您过得很好。”

    赵庆峰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中年人却脸色微红,从微微颤动的双手上能看得出现在很激动。

    “好,好……”

    ……

    有几年了?八年?

    看着眼前的肖扬,胡志云眼角湿润。

    如今的模样,哪里还是八年前那副瘦弱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