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革命军的态度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事情有的时候就那么巧合,决定交由马丁负责处理好此事,阿曼也就没有在公司里面多呆了,留宿了一个晚上,做了一些基本的了解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准备离开去革命军那里了,然而就在他们刚要离开的时候,毒贩组织的人再一次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公司。

    马丁本来是打算回去之后再安排人好好处理此事的,谁知道自己这还没走,人又来了?这简直就等于在他脸上来了狠狠的一巴掌。

    他虽然不是那种暴戾的人,但总归是革命军的一份子,和政府军斗争过无数次的,绝对不是那种胆小怕事、没点脾气的人,当即就火冒三丈,不过矿业公司大多都是普通人,他只能压抑着把对方直接给干掉的心思,让手下人照着对方一顿猛揍,然后把人给带走。

    不过来了这么一出,倒是让他心里多想了一层,留下两个手下,然后又打电话从附近调来一队人马负责矿业公司的安全,这才和阿曼启程。

    矿区所在的地方距离革命军的老巢有几百公里,上午出发,一直到下午这才到达。到达之后,革命军现在的领导人第一时间来见了阿曼,经过短暂的交流之后,就让马丁安排他先休息一下,说是晚上给他举行欢迎晚宴。

    深山老林之内,能有什么好庆祝的?阿曼对于这种活动并不感冒,不过人家一片好心,他也不能拒绝,和马丁一起溜达一圈,就问起他们和政府军和谈的事。

    和谈、撕毁协议,这种事在他们双方是已经经历过多次了,但这次比往次有些不同,上一次肖扬过来,一系列的事情最终导致米国方面对哥伦比亚政府有了间隙,为此减少或中断了一些援助,而本来哥伦比亚国内的局势就比较复杂。

    政府、革命军,还有一个全球著名的毒贩集团,政府和革命军、毒贩双面开战,以前有米国在后面支持,他们还能够应付,但随着米国态度的改变,未免就力所未逮了。

    这种情况下,改变敌对状态就是肯定的了。从政治利益的角度来看,政府最好的合作者肯定是毒贩组织,毕竟毒贩组织只有经济利益上的需求,而革命军不同,他们需要的是政治利益,两者之间是有着绝对的利益冲突的。不过贩毒集团臭名昭著,一旦和他们讲和,事情曝光,他们必将受全世界人唾骂,如此一来,选择与革命军休战,让敌人只剩毒贩组织,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这种情况,在政府没有得到强有力的支持者之前,基本是不会有变化了。

    革命军对于这种情况也是清楚得很,马丁现在掌握军火生意,以此在革命军中占据了更重要的地位,对于革命军看待此次和谈的态度清楚得很。

    正因为是这样,他并没有要隐瞒阿曼的意思,阿曼一问,他就说起了革命军对此的看法。

    “……我们也很清楚,和政府军和平相处是不太可能的,而我们占据绝对的优势,短期内也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利用此次的和谈占据更多的利益,然后共同打击毒贩组织……”

    阿曼一路都有注意观察马丁说话时的神情,能判断出他说得这些并不假,尽管这些想法是随时可以变的,他还是松了一口气。

    不管以后,只要眼下双方并没有真正合作的想法就好。

    不妨碍他们的利益,他们自然就没有理由要去担心什么。

    毒贩组织,不说其危害,其实对经济的发展是有一定的推动作用的,君不见金新月地区,收入全部来源于毒?当然了,面对毒,除了涉/毒者,肯定没人会去考虑危害以外的东西了。如果革命军和政府军和谈,然后再合作打击毒贩,这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以革命军眼下的一些作为来看,他们真会打击毒贩?

    不说别的,光说他们向毒贩组织提供武器这一点来看,要他们下决心去打击贩毒组织,可能性就不大,谁见过去消灭自己客户的?

    只是这完全是人家内部的事情,阿曼不会多说什么。

    眼下的哥伦比亚,毒贩组织、革命军、政府,三大势力是剪不断,理还乱,基层甚至核心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了这么多年,都没打出个结果,真要分出个胜负来,何其困难?

    更何况对于周边国家、或者米国人来说,他们国家的乱更适合于彼此的利益。

    政府或者革命军一方想要独掌政权,这是眼下根本不可能的情况,至于毒贩组织,那更加不可能了,如果不是有人在这个利益链里面拥有着不舍放弃的利益,不管这个势力与多大,那也早被干掉了。

    米国这么多年声势浩大的打击哥伦比亚贩毒组织,真以为他们没能力消灭这个组织?

    不可能!老萨和老卡,拥有数十万的军队、飞机大炮都被干掉了,这都能够搞定,还干不赢一些毒贩组织?这些势力如何有钱、如何牛,总没有战斗机、没有正规部队吧。

    所以说,在米国这种国家有心的推动下,哥伦比亚所面临的就是持续现在的状况下去,一直到某个契机的出现,才有可能会改变国家的局面。

    马丁和革命军内部对此清楚得很,以前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推翻现在的政权,现在这个目标依旧没变,但比以前理性了很多,知道现在并不是时机,所以没有盲目去做些什么。

    而在肖扬和阿曼他们眼里,革命军如果能够掌控这个国家当然是最好的,可现实的情况根本不允许他们这么做,所以他们还真有些担心革命军会做出过激的事,听着马丁一番话,阿曼也就放心了下来。

    眼下处于和政府军和谈去情况,革命军内部也放松了不少,晚上的欢迎晚宴场面不小,营地里到处的篝火,随处可见端着酒杯三五成群的人,阿曼看着这个场面,就想起自己等人烧烤晚会的场景,心里倒是有些感触。

    革命军新首领继承了老首领的睿智,阿曼虽然不曾有表明此次的来意,但他很快就感觉到了,中途和阿曼闲聊,特意侧面讲述了自己等人的态度,然后对于矿业公司那边的事,也是表示会严惩那个毒贩组织。

    “革命军希望能够和你们成为永久的朋友和合作者,这一点是我们所有人的共识……”

    如此证明的表态,阿曼不好不应,笑笑说到:“我们也希望彼此的关系能够一直持续下去,不管是私人友谊,还是我们大家的利益。”

    ……

    阿曼当然也不只会听从他们的话,没有急着离开,他在革命军的总部呆了有三天的时间,利用了这三天的时间自行打听了一些东西,也观察到了一些东西,直到马丁第四天的时候说起到矿区来捣乱的那个毒贩组织头目已经被送到了矿业公司那边,他这才准备离开。

    实际上,矿业公司那边的事既然已经交给了马丁,他就没有要再插手的想法,不过马丁极力要求他去看看,他也不好推辞,从山里出来,到达矿业公司,他很快就见识到了马丁的手段。

    没要其命,但却打断双腿,膝盖粉碎性的,没有再复原的可能,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这样的处理结果不算重,但绝对够他满意了。

    毕竟这个头目和革命军的重要人员是亲属关系,而且他还替革命军做过不少事。

    “他为革命军出过不少力,所以我做主留他一条命,希望你和肖能够理解。”革命军里,也就马丁和肖扬他们关系最近,有些话也只有他们好说。

    阿曼这会儿也明白了之前为什么那位新首领嘴里说得很严重,但并没有要亲自处理意思了,人一旦到了革命军老巢,这个处理结果他不满意怎么办?

    其实,只要事情处理好了,要不要对方的命,他和肖扬都不在意,他们又不是以杀人为乐的人,怎么可能只要有人得罪他们就想要对方死?

    真要那样,这世界上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

    再说了,赏罚分明,这一点都没错,要是事情出在自己公司,他和肖扬也会如此,过是过,但功也是功,不能因为有所过错,就全面否定一个人曾经的功劳。

    笑笑点头表示理解,“我和肖原本的用意就只要对方不再来找麻烦就好,现在的结果,实际已经超过我们的预计了……”

    皆大欢喜的结果总是好的,在矿业公司又留了一天,了解了一番公司的情况,阿曼就踏上了回程。和来时不同,他没准备再去米国了,他和肖扬是同一架飞机来的,可眼下肖扬的事情还没办完,自然不可能再一起回去,只能是等事情处理完,再让飞机去米国接他。

    “嗯,你先回去,我这边最少还需要一个多星期才能把事情办法,之后可能会和布莱恩等人去南非一趟,到时候让他们送我回去就是。”

    和布莱恩几人去南非?阿曼很是好奇,南非可不是一个怎么欢迎白人的国家。

    “干什么?”

    “没仔细说,听说一个钻石矿,估计想拉着我们也投资吧,还不确定呢,到时候看看再说。”肖扬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