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前世金身
    尽管,刘自鸣没有说自己为了佛骨耗费了多少心血和金钱。..

    但是,古洪洋可以大概猜得出来。

    刚才老朋友说了,自己的钱花的差不多了。

    可见,为了这尊佛骨,刘自鸣花费的时间,还有人力,还有最终疏通佛寺的关系,总共耗费恐怕得有二三十亿。

    二三十亿,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而刘自鸣为了朋友,眉头都不眨一下,说花就花。

    纵然古洪洋把刘自鸣当做好友,也觉得这份人情实在是太重了。

    “行了,老古,矫情干什么。到了我们这种年纪,钱财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多多少少都无所谓,有的吃喝就行。你有一桩心愿未了,我能帮你完成,自然是最好的。”刘自鸣很认真地道,“话说,你一直在找寻佛骨干什么?”

    被问到这个问题,古洪洋有些迟疑。

    如果他已经让刘自鸣成为仙官,大可以直接说出来。

    但不论怎样,刘自鸣目前是凡人身份,有些事是不能知道的。

    这世上的佛骨,其实不止一尊。

    而古洪洋一直苦苦寻找的佛骨,其实是他自己的,准确的说,是他担任鬼将的前世。

    在进入地府任职鬼将之前,古洪洋在凡界只是一个小和尚。

    后来修炼得道,肉身修炼成为“金身”,金色佛骨便是由此而来。

    一旦修炼到这种程度,他就算殒命,肉身也不会随着岁月而腐朽。金身不灭,就是这个道理。

    可惜的是,那一世的古洪洋,到底是没有成为真佛,最终寿元结束,进入了地府。

    不过么,他毕竟当时也是修炼得很成功的人了,去地府后也是混得风生水起,甚至步步提拔为“鬼将”,这在整个三界,算是职位很大的官了。

    古洪洋众人骨子里有些浪荡、随性,所以那一世在佛家没能修炼成佛。

    后来在地府中,他也是解放了心性,做事随性,杀伐果断。

    前几天他抛弃叶东来,也是和他的性格有关。倒不是他不重情重义,贪生怕死。留下来白白等死,还不如逃了呢……

    总之呢,因为这种性格,古洪洋在担任鬼将的时候犯了错,于是被打到凡界历练,作为惩罚。

    那一世他修炼出金身,肉身留在了凡界。

    刚好这次回凡界,古洪洋就想要找寻一下自己的金身。

    简单来说,如果他能找到那一世的金身,再回地府,恢复鬼将的修为,那么他自身的实力也会暴增一截。

    事实上,一般的大师一旦修炼成佛,之后都会把自己凡人时的金身带走。

    所以,凡界中其实几乎不存在什么真正的金身了,真正的金身,主人自己都会留着。

    而古洪洋那一世因为只能算是半个佛,所以最终去了地府,金身也就不知道被遗落在了哪里。

    “老刘,总之,这尊佛骨对我很重要。”古洪洋拉着刘自鸣的手,深吸一口气,道,“至于原因,暂时我不多解释,还有不到一个月,你就明白了。”

    “我说老古,你最近老说一个月一个月的,到底是什么事啊?”刘自鸣做出疑惑的样子。

    “嗯……大概就是带你穿越一下,让你体验一下当官的感觉。”古洪洋哈哈一笑,打了个比方。

    他的心里,再也不存在任何犹豫。

    仙官之职,必然是要留给刘自鸣的。

    古洪洋甚至有些自责,心想,我和老刘认识了这么多年,互相知根知底,我居然会怀疑他。反倒是陆峰,跟我也不熟,只不过有一面之缘,为了这样一个外人怀疑老朋友,实在是不妥。老刘为了完成我的心愿,愿意倾家荡产,我还有什么不情愿的?至于陆峰,只是天赋好一些罢了,而且这小子说不定有些心机,还是算了……

    “老刘,我心里舒服多了,先走了。等到佛骨运过来,我再来找你。”古洪洋心中释然,说道。

    “那行,我估计就最近两三天的内,佛骨就会直接被送到我这里。”刘自鸣点点头。

    旋即,古洪洋一身轻松地离去。

    心结解开,他在凡界最后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也是没有任何负担。

    唯独有些疑惑的是,煞鬼令牌,来历到底如何。

    古洪洋认为,东西很可能和陆峰有关,但又没有任何线索和证据。

    他没走多远,就发现天上飘着一个正在巡逻的鬼差。

    “喂,你,那边的小子。”古洪洋叫了一声,“上次在小川摩起的别墅,我就见过你吧?”

    天上飘着的,自然是崔大江了。

    “没错,小子崔大江,下等鬼差。”崔大江十分恭敬地道,“后来我仔细回想,古将军应该是地府的鬼将吧?否则,不会一眼看到我,并且拥有各种地府法器。”

    “没错,我是被贬上来的。”古洪洋点点头。

    “不知古将军找我,所为何事?”崔大江小心地问道。

    “我问你,那日我们和小川摩起大战,我逃……咳,我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古洪洋道。

    崔大江露出后怕的神色,道:“当时真是多亏了那个陆峰小友,不知道他从哪里摸出了一件提升修为的法宝,才和我联手杀了小川摩起。”

    古洪洋眉头一皱,那个陆峰年纪轻轻,居然真的杀了小川摩起。

    “你觉得陆峰这人怎么样?他当时有没有使用过某些阴邪的法术、或是法宝?”古洪洋又试探性地问道。

    “阴邪?怎么可能!”崔大江十分肯定地道,“我和陆峰并肩而战,他的真元纯净至极,并且一身正气。小川摩起这种阴人,跟陆峰是两个极端。”

    崔大江不能暴露镇妖塔的存在,自然要假装和陆峰不认识。

    不过么,这并不妨碍他对陆峰一阵吹捧,尽管,这些话也是实话。

    “怪事……”听到和谐,古洪洋心里又犯起了嘀咕。

    他很清楚,崔大江是鬼差,绝对不敢欺骗上司。

    既如此,那么陆峰这个人至少没有修炼邪法,所以煞鬼令牌应该不是陆峰炼制出来的。

    那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难道陆峰没撒谎?不可能啊,老刘更不可能撒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