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煞鬼令牌
    眼看着自己的**发生奇怪的变化,谁能视若不见?

    “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峰?你知道为什么?”

    四人纷纷怪叫,他们终于意识到,陆峰的话应验了。

    “刘先生是谁?”陆峰又问。

    “你别想了,我们不会告诉你的,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我们做不出来。”四人依旧守口如瓶。

    陆峰冷笑道:“蠢货,你们以为自己为什么变成这样?那黑色令牌乃是阴邪之物,你们一旦使用了它,虽然实力会短暂增加,但自身会被死期侵蚀,必死无疑。”

    “你什么意思?”几人心头一颤。

    “也就是说,那个刘先生根本就没打算让你们活着。”陆峰很同情地道,“他肯定很清楚,一旦你们使用了黑色令牌,就可能把我杀死,但结果,你们四个一定会死。”

    听到这话,四人微微一怔,有些忘记了痛苦。

    难道,事实真的如此?

    他们不愿意相信。

    但身上涌现的死气和强烈的痛苦,又在告诉他们,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原因了。

    原来,刘先生只是把我们当做工具?!而且是一次性的那种?

    怪不得,刘先生愿意把这种宝贝送给我们使用,原来使用这种宝贝的代价,就是性命。

    “我可以让你们免受痛苦。”陆峰淡淡补充了一句。

    说完,他隔空打出四道无形的真元,落入四人体内。

    这些真元虽然不能完全祛除他们体内的死气,但也能减轻一些痛苦。

    下一秒,四人就觉得浑身舒畅了许多,痛苦大大减弱。

    “陆先生,请救我们!”

    终于,他们不再犹豫,齐齐跪在了地上。

    曾经,他们对刘先生忠心耿耿,不曾想却被刘先生当做了一次性的工具。

    而眼前的陆峰,却可能拯救他们。

    如何选择,显而易见。

    “魏绪,别让他们死了。”

    陆峰给魏绪使了一个眼色。

    魏绪这才走到几人身后,亲自帮他们排除死气。

    刚才的黑色令牌,只不过是让暗劲、化境的武者提升,不算很强,所以排除这种程度的死气,对魏绪来说不算难事。

    再次感受到身体状态的变化,四个黑衣人哪还敢隐瞒?主动解释说:

    “刘先生是刘自鸣,在东海市还算有些名气,不过也不算大富大贵,名下有一家规模还可以的企业。不过,暗地里,他培养了不少武者高手,我们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只不过,我们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

    四人仔细回想,才发觉刘自鸣隐藏的太深。

    就说这种黑色令牌,一般人根本都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刘自鸣是怎么弄出来的,一开始只是把它当做宝贝。

    也许,曾经有其他的武者也用过此物,但下场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几人浑身冷汗直流。

    若非遇到陆峰,他们恐怕不久后就会变成森森白骨。

    “刘自鸣”陆峰默默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很是疑惑。

    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更没有和这个人有过任何瓜葛。

    而且,根据这几个人的说法,刘自鸣的级别还不够,应该不会打强体灵玉的算盘。

    “你们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吗?”陆峰追问道。

    四人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刘先生好像杀意很重,好像是陆先生耽误了他的什么事一样。”

    “他要杀我之前,在做什么?”陆峰看着几人的眼睛。

    几人略作会议,沉吟道:“对了,前几天,他安排了几个手下去仔细调查你,最开始,还找到了一栋别墅,那别墅貌似是东瀛人临时居住的,死了不少东瀛人,据说是什么崎谷神社的。”

    听到这里,陆峰隐隐捕捉到了一些关键信息,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说话的时间里,魏绪已经把四人身上的死气排除得差不多了。

    虽然有伤在身,但他们总算能自由活动了,当然,没人敢再反抗陆峰。

    他们只是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问道:“陆先生,我们什么都说了,可以放过我们了吗?”

    “来刺杀我,说走就走?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吗?”陆峰白了他们一眼。

    四人心中苦不堪言。

    不过转念一想,好歹自己没有被死气侵蚀成白骨,这样的结果算是不错了。

    “塔主,你看这东西。”

    魏绪从地上捡起被四人捏碎的令牌,送到陆峰面前。..

    令牌不大,拼凑起来后,陆峰能看得清上面复杂的纹路,但以他的见识,根本看不懂。

    不过这时候,监狱空间内,崔大江看到了此物,不禁惊叹道:“这东西这种禁忌法门,为什么会在凡界出现。”

    “你知道这东西的来历?”陆峰暗暗问道。

    “这东西叫煞鬼令牌,其实令牌本身不算什么,厉害的是上面的纹路,这纹路代表的是一种叫做‘煞鬼阵’的特殊阵法。塔主应该知道,阵法之道十分复杂多变,阵法可以布置在很大的区域,比如三水山庄的聚灵阵。但很小的地方,同样可以布置阵法,在令牌这么大的东西上布置煞鬼阵,令牌就可以具有煞鬼阵的效果。”

    “煞鬼阵的作用,就是集聚、保存‘煞鬼之力’,刚才几个黑衣人捏碎令牌,喷薄出的黑气,就是煞鬼之力的化身。这种力量,一般是从恶鬼、死物、或是阴间的一些地方提炼出来的。”

    “煞鬼阵,也只有地府中的公职人员才可能掌握,并且被列为禁术,一般不得使用。凡界,却出现了煞鬼令牌,这事,关系不小啊”

    崔大江解释这些的时候,心情有些沉重。

    因为,按理说,煞鬼阵是不可以使用的,煞鬼阵令牌也不该出现在凡界。

    要么,就是地府的东西不小心流落到了凡界。

    要么,就是凡界有人炼制煞鬼令牌。

    若是前者,还不算太坏。

    若是后者,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貌似,那个叫刘自鸣的家伙,不止拥有煞鬼令牌显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塔主,一定要找到刘自鸣,确认煞鬼令牌的来历。”崔大江的态度十分严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