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阴邪之物
    四个黑衣人的表现,让魏绪忽然意识到事有蹊跷。

    这四个人也就是比较中规中矩的武者,基本就是暗劲或是化境的实力,比起魏绪自然差得远了。

    可是,他们四个却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

    下一秒,四个黑衣人,就突然从怀里摸出一块两寸长的小令牌。

    令牌通体灰黑,上面雕刻着复杂的纹路。

    魏绪见状,大惊失色。

    “该死!”

    然而,不等魏绪有所反应,四人就同时捏碎了小令牌。

    顿时,令牌上黑气暴涌,将四个黑衣人笼罩起来。

    他们的气息,变得无比强盛,与先前判若两人。

    几人的眼睛中,也是充满血丝,好似陷入癫狂,但又仍旧保持着战斗的理智和本能。

    “不愧是刘先生给的宝贝,这世上竟有如此奇物。”

    四个黑衣人又惊又喜。

    他们只觉得实力暴增,力量强大到畅快无比,恨不得赶紧发泄出来。

    “呼哧哧!”

    四个人的身上被黑气笼罩,拳头带着恐怖的破坏力,齐刷刷地砸向魏绪。

    魏绪咬了咬牙,硬抗这一次攻击,顿时体内翻江倒海,被震飞几十米远。

    “刘先生到底是谁?”魏绪的脸色尤其凝重。

    他活了上百年,见识很广,在那黑色令牌出现的时候,就明白了此物是什么。

    这种黑色令牌,往往蕴藏着极其阴邪的力量,都是些心术不正的人炼制出的。而这几个黑衣人捏碎令牌,令牌中的阴邪力量自然会寄托在他们身上。

    因此,黑衣人才会实力暴增,导致魏绪不敌。

    但这种阴邪力量对他们自己也会造成极大的损伤,稍微不注意,就会被侵蚀至死,受尽折磨。

    魏绪在意的,不是这几个黑衣人本身,毕竟他自己虽然打不过对方,陆峰还是可以对付的。

    依靠阴邪之物强行拔高实力,终极只是邪魔外道。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种阴邪令牌,到底是从何而来?

    普通的武者,不可能会炼制这种东西。

    “等你死后,再去问阎王爷吧。”

    四个黑衣人配合十分默契,脚底爆发强大的劲力,各自散开,从四个角落袭来,化手为刀,直指魏绪的要害。

    魏绪有些憋屈。

    若非他修为被镇妖塔压制,一根手指都能将这些喽啰碾死了。

    正在这时,空中,一道青色剑芒闪过。

    唰!

    剑光现,四个黑衣人出动的手臂,被齐刷刷斩断。

    “啊!”

    “什么?”

    四人大惊失色。

    他们刚觉得自己很强很无敌,可突然的变故,让他们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什么人,竟能一下斩了他们各自的手臂?

    几人定睛一看,发现一个青年男子从空而落,手持一把长剑,剑上滴血未沾。

    “你是什么人?”四人默默聚拢在一起,背靠背,十分谨慎地道。

    “你们不是要找我吗?”陆峰呵呵一笑,望着几人身上的黑气,目光中充满寒意,这种黑气,显然不是正常人类该拥有的。

    “你是陆峰?!”四人猛吸一口凉气。

    他们在来这里之前,信心满满,可曾想过,任务目标竟如此强大?

    纵然是武道宗师,也不过如此。

    “你们刚才用的黑色令牌,是谁给你的?”陆峰接着一字一顿地道。这几人显然不是为了强体灵玉,他们不会无缘无故闯入三水山庄,幕后的指使者,才是关键。

    不过,这几个黑衣人显然没有回答陆峰的打算。

    他们相视一眼,各自完好的手臂,忽然交织在一起。

    倏倏——

    手臂上,四道黑气凝聚在一起,竟是化作一只诡异的黑色大手,抓向陆峰的咽喉。

    陆峰早有准备,一闪便避开了对方的攻击,人还如魅影一样在四人身旁闪过。

    啪啪啪啪!

    连续四掌拍出,四个黑衣人,全部当场吐血,瘫倒在地上。

    “说,令牌是谁给你们的?”

    陆峰再次逼问。

    然而,这四个黑衣人却是骨头很硬,牙关紧咬,全然没有回答的打算。

    “命都要送了,还这么硬气。”陆峰呵呵一笑,“如果不说,你们是会死的。”

    “我们既然来了,就做好的赴死的准备。”四人态度坚决,“只可惜,没能完成任务,辜负了刘先生的栽培和期望,也浪费了几件宝贝。”

    魏绪忍不住使劲抽了几人的嘴巴子一下,骂道:“宝贝?你们刚才用的那东西,阴邪至极,是会损阳寿、损阴德的,那叫宝贝?”

    “胡说!那种奇物,乃是珍贵的宝贝,一般人连见都见不到。”四人反唇相讥。

    陆峰反问道:“你们真的不说?”

    “你傻了我们吧。”四人把头扭向一边,看起来十分忠诚。

    陆峰不怒反笑:“我杀你们,我就算不动你们的手,你们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你以为这样就能糊弄到我们?死的觉悟,我们还是又的。”四人不为所动。

    陆峰轻哼一声,道:“那你们就等着吧,不出五分钟,你们就会浑身痛苦难忍,如同被尸虫噬体,遭受万般折磨,被死气侵蚀而死。”

    四人微微一愣。

    他们隐隐觉得,陆峰好像并不是在乱说。

    然而这种说法,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被死气侵蚀?什么玩意?

    这家伙,肯定是在吓唬我们。

    索性,四人就把嘴巴闭上,一句话都不说。

    陆峰倒也不急,倒了杯茶,坐在旁边等着。

    刚才的黑色令牌中,阴邪之力对使用者会造成巨大侵蚀,所以陆峰的话并不是乱说。这四个黑衣人在使用黑色令牌的时候,其实就注定了下场会死。

    除非,有人强行帮他们逼出死气,但那个刘先生,肯定来不及。

    几分钟后。

    四个黑衣人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他们觉得体内像是有无数的尖刺在扎自己,又像是有大量蚂蚁在撕咬着内脏。

    起先,他们还能忍受这种痛苦,但很快就难以承受了。

    只不过,想到陆峰说过的话,他们还是硬着头皮,没有发出声音。

    但又过了一会儿后,他们发现自己的皮肤渐渐变黑,甚至冒出腥臭的黑气,像是被腐蚀了一样。

    这下,他们再也不能淡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