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连渔船都偷?
    金禅宗三人全败,这个结果,让他们嚣张的气焰彻底熄灭。

    周炎咬着牙,盯着陆峰,厉声道:“小子,你下手好生狠辣!”

    这时候,谢振悄然挡在陆峰面前,冷漠地道:“比试切磋,死伤难免,我们的弟子被打伤,你怎么不说?周炎,今日一战到此结束,你还打算继续做客吗?”

    话语之中毫不留情,摆明就是在赶人走了。

    灵真派一直被别人压一头,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谢振怎么会客气?巴不得敲锣打鼓庆祝。

    周炎心中恼火,但弟子惨败还重伤,他也只能狠狠一跺脚,道:“谢振,别得意,咱们走着瞧!”

    说完,才带着几个弟子,拂袖而去,离开了灵真派。

    外人走后,谢振第一时间让人把伤员先带下去疗养,自己则是主动对陆峰道:“陆小友,今天这事,你帮了大忙啊。按照约定,我把带你去找找聚灵阵的材料。”

    “多谢长老。”陆峰并未倨傲。

    余下的灵真派子弟,都用不可思议或是敬佩的目光看着陆峰。

    他们起先还认为陆峰只是来凑数的,谁能想到,是他一人力挽狂澜?

    不多时,谢振就取来了几个宝盒,放到陆峰面前。

    “当初宗门内的聚灵阵完成后,还剩下了一部分材料,就一直保存着。”谢振很大方地把东西都摆在陆峰面前。

    陆峰简单看了一下,只是拿走了其中的两三样。

    尽管东西很多,他每一件都十分珍贵,他总不能厚着脸全都给拿走。

    这几样东西,足够补充他的空缺。

    另外,算上龙盟宝库的幽冥石和无华奇果,还有陆峰已经搜集到的材料,他个人布置聚灵阵的材料,已然齐全。

    “就这几样了,谢长老帮了我大忙。”陆峰小心地把东西收好。

    谢振暗暗赞许,心说,这陆峰为人坦荡,心性不贪,实在是难得。怪不得,能有如此成就。

    “陆小友,要不要灵真派做客几天?”接着,谢振试探性地道。

    “我这位朋友的父母可能会担心她,所以暂时就不多留了。”陆峰抱拳道。

    谢振有些遗憾,但并未挽留。

    如果是一般的年轻人,他说不定会将人留在宗门内潜心修炼,成为灵真派的重要弟子。

    但谢振明白,像陆峰这种妖孽,没人留得住。

    一般的门派,也配不上他。

    一番客套之后,谢振亲自送陆峰离开。

    陆峰和江诗晴站在昨晚的悬崖上,回头再看,灵真派的一切建筑又变成了泡影,只有一片空荡。

    “我还是修为不够啊,这种程度的迷幻阵,根本看不穿。”陆峰感叹地道,“这些防御和隐匿的阵法,应该也是那位张凡宗主亲手布置的吧。”

    江诗晴眨巴着眼睛,还是觉得惊奇,感觉好像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忍不住问道:“陆峰我也能像你一样吗?”

    提及此,陆峰脸色一正,道:“我之所以没有瞒着你,是因为,你的身上,出现了一些特殊的变化。恐怕要不了多久,你就能亲自体会到灵气的存在,到时候,就算你想当普通人都不行。”

    江诗晴的脸上带着迷茫:“我和玉嘉山、灵真派,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暂时还说不好,不过起码是找到了灵真派,以后再说吧。”陆峰道。

    江诗晴点了点头,没有继续深究。

    这次外出,算是没有白来,至少明白玉嘉山是真实存在的。

    陆峰心里不免推测,江诗晴会不会是被某位妖族高手夺舍过。

    比如说,某只妖狐在玉嘉山修炼有成,因为某种意外魂魄流落在了江诗晴身上。

    于是,这只妖狐想要夺走江诗晴的身体,结果夺舍失败,反而把妖狐的一魂一魄融入了江诗晴的人类魂魄。

    只不过,这种猜测,还有不少解释不通的地方。

    首先,妖狐为什么偏偏到了天京市的江诗晴身上?

    其次,陆峰跟谢振聊天的时候得知,灵真派是名门正派,不存在妖物。

    另外,江诗晴的魂魄是自然的整体,只是三魂七魄中有一魂一魄像是源自妖狐。如果是夺舍失败,两种性质的魂魄必定会互相排斥,很难形成这种状态。

    最后还有一个很大的谜团,镇妖塔,又到底跟她什么关系?

    陆峰只知道,张凡是镇妖塔的前任塔主,这位前辈跟灵真派也能联系起来。

    种种一切都有联系,但具体细节,还是不太清楚

    “我们先回去吧,一整夜都没睡,先回酒店休息一会儿,然后回天京。”陆峰暂时把心中的杂念压回去,道。

    “嗯。”江诗晴道,“说起来真奇怪,我这么久没睡,精神却一直挺好的。”

    “这就是灵气的好处,你的身体现在会自发吸纳灵气,虽然很微弱,但这是普通人做不到的。但,布置是福是祸。以后如果有什么异常,第一时间告诉我。”陆峰正色道。

    “好,我知道了。”江诗晴认真地点点头。

    出山的路就好走多了,每到中午,两人就找到了来时的岸边。

    很不幸的是,先前停在这里的渔船没了

    玉嘉湖这一侧空无一人,陆峰有些头疼:“连渔船都偷,这也太缺德了,我联系一下邹耀,让他来接我们。”

    “没事,那就等等吧,正好看看风景。”江诗晴笑着道。..

    陆峰正要打电话,刚好一个穿着蓑衣的老汉,划着一艘木船路过了这里。

    “小姑娘,小伙子,你们怎么待在这里呢?”老汉露出憨厚的笑容,道。

    “我们自己划船来玩的,不过船没了”江诗晴解释道。

    “哈哈,要不我带你们回对岸吧,你们的船,估计是找不回来了。”老汉很好客地道。

    江诗晴看了一眼陆峰,询问他的意见。

    陆峰寻思着等到邹耀过来,还得很长时间,于是答应道:“好吧,多谢大伯了。”

    说完,陆峰就带着江诗晴上船,顺便从钱包里拿出几张一百块递给了老汉。

    毕竟人家没有义务载客,陆峰就当做是租用了老汉的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