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世外桃源
    陆峰视线中的重影,几乎瞬间就消失了。再看,眼前就又变成了空气。

    江诗晴却一丁点儿都看不出这地方的玄奥,于是好气地道:“陆峰,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地方别有玄机,你可以认为前面隐藏着一个世外桃源。”陆峰正色道,“只要从悬崖上走过去,就能看到了。”

    门派基地外的障眼法,终究只是迷惑感知力,不可能真的把建筑物全都弄消失。

    所以只要走过去,踩在门派内部,一切障眼法自然会失效。

    但一般人就算知道前面有东西,也不敢走过去,悬崖给人的冲击力,无比真实。

    “走过去?世上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地方?”江诗晴并没有认为陆峰在开玩笑,大着胆子向前看了看。

    陆峰笑了笑,道:“不过,这儿毕竟是别人的避世之地,如果人家没有允许,我们不能贸然闯入。”

    说着,陆峰平视前方,对着空气说道:“散修之人路过此地,不知贵宗的道友,远不愿意一见?”

    尽管陆峰确定只要从跳出去就能进入门派领地,但还是保持了礼貌。

    这世上剩余的修仙者,已经是非常凤毛麟角的,其实大部分修仙者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所以一般来说,同类相遇,大多会交个朋友。

    当然这并非绝对,就说眼前这个秘密门派,万一人家并不好客,陆峰敢私自进去,说不定会被打出来。

    声音落下,一片安静,并没有什么回应。

    江诗晴吐了吐舌头,道:“他们听得见吗?”

    “听得见,就看愿不愿意见我们了。”陆峰正色道,说完就静默地在原处等候。

    足足十多分钟过去,前面还是一片安静,陆峰并急着离开

    终于,面前悬崖的景象,好似被打破的镜中花一样,逐渐扭曲、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秀的山林,山林间,溪水涓涓,一座座古典式建筑零零散散地落在各处。

    这种场景,连江诗晴都看到了,前方的是一条平整的石路,哪还有半点悬崖的影子?

    “这”江诗晴并没有感到害怕,只是无比惊奇地眨巴着眼睛。

    石路上,一位穿着粗步衣服的长者,款步而来。

    “这位小友真是好心性啊,明明窥破了我们的门派之地,却未妄进,还能恭敬地等候多时,甚好,甚好。”老者带着笑容,和煦地道。

    陆峰拱手作揖,道:“深夜还来叨扰,实在抱歉。”

    江诗晴也学着陆峰的样子,对老者行了个礼。

    “都是客人,两位请进吧。”老者一边引路,一边解释说,“这里是‘灵真派’,开宗老祖为第一代,我是第二十八代传人,名谢振,现在马马虎虎是个长老。”

    “原来是谢长老。”陆峰笑了笑,“晚辈陆峰,没什么背景,散修之人。”

    “我看陆峰小友的灵气波动不凡,应该已经筑基了吧?真是罕见,罕见。”谢振脸上流露出几分羡慕和赞许。

    如今灵真派日益衰落,整个宗门里面就剩下了几十个人,最年轻的是三十代弟子,其中不少人跟陆峰差不多大,却没一个比陆峰强的。

    若是灵真派每代都能出几个天才,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

    此时天还没亮,宗门内颇为安静,谢振带着陆峰,来到了客室,吩咐两个小童沏茶去了。

    江诗晴很乖巧地跟在陆峰身边,虽然心里有各种疑惑,但并没有胡乱插口。

    陆峰和谢振长老的对话,并没有瞒着江诗晴。

    因为江诗晴的狐妖魂魄觉醒,她自发就会吸纳灵气,所以陆峰很明白,就算她不刻意修炼,最后也会逐渐凝气、筑基

    更何况,她身上的诸多谜团,都和修仙者联系在了一起。

    江诗晴注定和修仙界撇不开关系,所以陆峰觉得,不如早让她接触到一些信息。

    “谢长老,实不相瞒,其实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为了找寻一处叫玉嘉山的地方,我的这位朋友,时常会在梦中梦到此地。”一番客套话之后,陆峰道明来意。

    “玉嘉山?这里就是啊。”谢振脱口而出,“不过这个地名只是在修仙者之间流传的,普通人不明白也算正常。”

    “玉嘉山就是这里?”陆峰和江诗晴相视一眼。

    谢振笑了笑,道:“这小姑娘会梦到玉嘉山,说不定是和我们灵真派有什么联系吧?我看小姑娘的资质不错,要不,你就留下来,当个弟子如何?”..

    陆峰有些哭笑不得,心说,这个灵真派看起来混的比较惨啊。

    江诗晴则是很礼貌地回应说:“多谢长老的好意,不过我暂时还没规划好未来的路。”

    她也是个聪明的人,这时早已隐约猜出了什么。

    怪不得,陆峰比一般人强了太多,原来,他接触到了普通人无法接触的层次。

    这个世外桃源一样的灵真派,让江诗晴觉得自己打开了一扇大门。

    而这位谢长老,也让她不由得想象出传说中那种驾着白鹤在空中飞行的奇人

    “是我唐突了。”谢振接着也意识到,自己突然要收人家为弟子不太合适,干笑一声,道,“自从前代宗主陨落,灵真派就从巅峰跌入低估。最新一代的弟子,连几个练气的都难挑出来。不少宗门的成员,在这里混不下去了,甚至放弃修行,去了外界的都市中谋生今日见到两位小友都像是灵根绝佳之人,难免心生爱财之心。”

    这种惨兮兮的样子,让陆峰都有些动容。

    修仙者越来越少,休闲门派没落,也是难免的。恐怕,灵真派的长老为了支撑门派,也是费尽了苦心。

    正在这时,陆峰发现监狱内的崔大江在来回走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塔主”

    “怎么了?”陆峰稍微分心,暗中问道。

    “这灵真派,跟我有不少的渊源,或者说,跟一部分囚犯都很有渊源。”崔大江干笑一声,道,“刚才这老头口中提到‘前代宗主’,我就是得罪了那位宗主,才被抓进监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