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打死了人
    十多个人一起上,宴会上的客人都被吓得远远避开。

    陆峰只是纵身一跃,双腿在空横扫一圈。

    砰砰砰!

    腿上无形劲力爆发,还没有碰到那些保镖和保安,所有人就全都发出杀猪似的惨叫,倒在地上哀嚎不断。

    彭南见状,大惊失色。

    他知道陆峰很能打,甚至可以像是武侠一样飞檐走壁,但没想到会这么能打。

    但不论如何,这里是他的主场,不是苏吴市,陆峰一个人就算再强,也难成气候。

    “草你他吗,我看你能有多牛气。”

    彭南厉呵一声,接着竟当着众多宾客的面,从身上摸出一把枪来。

    以他的身份,就算在这里打死人,也没人敢多嘴一句。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陆峰,引得陆峰皱了皱眉:“我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我。”

    “给老子跪下,然后让你身边的女人来侍奉我,否则老子当场崩了你。”彭南颐气指使地道。

    然而陆峰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身体一闪而出。

    甚至连玄狐身法都用不到,他就出现在了彭南眼前。

    咔!

    随手一拍,彭南整条胳膊骨骼粉碎。

    众人大骇,这到底是什么人?身体的速度,竟比彭南开枪还快?

    遭到如此重创,彭南发狂地一样大叫:“陆峰,你好大的胆子,我要你死!”

    此时,他带来的几个随从和明星,早就暗中联系了彭南的父亲。

    这个江南省的状元,好像有点难对付,完全不把彭家和章家放在眼里。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让彭家的家主亲自出面了。

    “章华,让你老爹来见我。”陆峰沉着脸,道。

    章华微微一怔,这家伙完全不怕我父亲?太嚣张了吧?

    “陆、陆峰”突然间,旁边的江诗晴声音有些不对劲,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声。

    “怎么了?”陆峰回头一看,却见江诗晴脸色发红,双眼迷离,像是有些精神恍惚。

    “先离开这里吧,我身体不太舒服。”江诗晴略显迷糊地道。

    陆峰眼眸一缩:“你被下药了?”

    好端端的,江诗晴变成这样,怎么可能是偶然?

    想到刚才宋彦带着酒来给江诗晴赔罪,陆峰立马就猜出了始末:“宋彦,你好大的胆子。”

    “你以为你是谁?这里是章家的地盘!今天不但你的女人要留下,你的命,一样要留下。”章华眼中充满杀机和兴奋。

    按照原本的计划,宋彦去赔罪顺便给江诗晴下药。之后,陆峰被扔下船,章华趁机贴近江诗晴,然后水到渠成,生米煮成熟饭。

    唯一的意外是,陆峰没有滚下游轮,反而是把宋彦扔下去。

    不过在章华看来,这都无所谓,虽然陆峰挺能打,但彭家的家主马上就来了。

    更何况,这艘游轮上,还有两位隐藏的高手,根本不是那些保安能比的。

    “董老哥,二位如果不出手,今天这场宴会,玩的就不能尽兴了啊。”章华意味深长地道。

    说着,宾客席中,两个看起来低调沉着的男子,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这两人模样颇为相似,显然是兄弟俩。

    地上半死不活的彭南看到二人,立马大呼道:“两位也在这里?先把陆峰的腿打断,别让他逃走,等我父亲来,再让他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董氏兄弟,董志、董汉,两人在玉嘉湖附近名气不小。

    章家、彭家,也都多次招揽过兄弟俩,不过兄弟俩不喜欢被约束,一直没答应。

    不过,章华平时大手大脚,舍得花钱,没少给兄弟俩好处,所以二人和章华关系不错。

    原本兄弟俩只是想来玩玩,没打算多事,但连保安都被陆峰打得横七竖八,他们也不能坐视不管了。

    章华的面子,得给一点,不然章华再被陆峰打一顿,章家主那边怪罪下来,他们兄弟俩也不好做人。

    “看得出来,你的实力也不低,是武者吧?”董志淡淡地道。

    “我们武者向来讲究低调,你却挑衅华少和彭导,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董汉捏了捏拳头,发出咔咔的声响。

    陆峰眼里根本没有看到这两人,只是觉得江诗晴的状态越来越差,原本白皙的皮肤都涨红了起来,神志愈发不清。

    “解药呢?”陆峰冷冷盯着章华。虽然酒是宋彦端过来的,但主使者肯定是章华。

    “解药?你是不是傻啊?”章华哈哈大笑,“这种又不是毒药,哪来解药,只是用来激发原始的本性罢了。再说,就算有解药,我又怎么会给你?”

    “那就不用多说了。”陆峰面色冷漠,“我替章朗,清理门户。”..

    言未毕,他就如同死神一样闪到章华眼前,一巴掌抽了出去。

    啪!

    这一巴掌打的巨像,当场血液崩飞。

    章华整个人被打得飞了起来,撞在了十几米外的柱子上,连叫一下都没有。

    “嘶”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这特么还是人吗?

    虽然章华沉迷酒色,身体略显消瘦,但也不能被这样打得飞出去吧?

    而且好像

    怎么没动静了?

    几个狐朋狗友壮着胆子,过去想把章华拉起来。

    然而此时的章华,两颗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一动不动,僵硬得躺在柱子旁。

    “华少?”

    “华啊”

    几个朋友很快就发现,章华已然没有了呼吸。

    死了。

    打死人了。

    全场寂静。

    如果死的是一般人,那倒无所谓。

    但章华再不济也是章家的公子,哪怕纨绔不成器,章家的公子在宁杭被外人打死,家主怕是能把宁杭市掀了。

    “陆少,这”邹耀望着死挺挺的章华,声音都哆嗦了起来。

    陆峰有些无奈,道:“刚才有些动怒了,没控制好力度。”

    邹耀欲哭无泪,平时见你很少生气,这会儿是英雄为红颜一怒么?可现在被打死的是章华啊,宁杭市谁敢打他一巴掌,可能全家都得倒霉,结果,被陆少一下子打死了?!

    “陆少,你后面就是窗户,要不你跳湖先逃吧,我拖一会儿。”邹耀毕竟是混过多年的人了,很快冷静下来,压低声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