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冤家路窄
    宋彦的言行,就好像是把陆峰当做了动物园里的猴子,被一群人围观、**。

    附近的一些来宾,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大概猜出这个状元哥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得罪人,今天恐怕就不能顺利离开游轮了。

    “怎么,状元哥,想好表演什么了吗?要不,学狗叫?”宋彦继续说道。

    邹耀在一旁实在忍不住了,抬起拳头就要打人:“宋彦,你不就是仗着你老子吗?”

    这一拳头落下,却被邹耀旁边的保镖拦了下来。

    保镖反手一巴掌,扇在邹耀的胳膊上,把邹耀直接震退到了墙边。

    “姓邹的,你算什么东西?”宋彦骂骂咧咧地道,“等一下,老子让你们全部跪着出去。”

    “要我表演吗?”陆峰这时却轻笑一声。

    “看来你是个识趣的家伙。”宋彦咧着嘴,“想好表演什么了吗?先说好,要么就是狗叫,要么就是猪打滚,否则我们都不爱看。”

    “表演武术,怎么样?”

    陆峰丢下这话,接着手掌猛然甩了出去。

    啪啪啪啪啪!

    众人只觉得手臂像是残影一样,瞬间不知道扇了多少巴掌。

    宋彦还没反应过来,一张脸就彻底肿成了猪头。

    他的保镖这才要去制止陆峰,只见陆峰随便一脚,当场就让保镖两腿一弯,趴在了地上。

    “你、你?”宋彦大惊,忘记了疼痛。

    表演武术?分明是打人啊!

    “狗-杂,敢打我。”宋彦接着满脸狰狞,“华哥的女人,你也敢勾搭,今天,我不把你丢到玉嘉湖喂鱼,我就不姓宋。”

    话没说完,墙上的玻璃,砰的一声碎掉。

    陆峰另一只手,如若无物地把宋彦提了起来,顺手丢了出去。

    扑通!

    水花四溅,宋彦在水中嚎嚎怪叫

    大厅内,却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在场的大多是章华的狐朋狗友,没谁觉得这个状元哥面熟。

    高考状元,不是只有考试厉害吗?难道还是个武状元?!

    众人又惊又疑。

    章华的脸色,却彻底沉了下来。

    他是这里的主人,自己的兄弟却被打了一顿,还被扔进了河里,这怎能忍?

    “诗晴,你的朋友,好像脾气很大啊。”章华沉着脸,走向江诗晴和陆峰。

    “宋彦自取其辱,怪不得别人。”江诗晴的美目中,满是鄙视。

    “不论怎样,他是我兄弟,你朋友,太不给我面子了。”章华阴声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跟这种人在一起。我对你这么用心,你却丝毫不为所动如果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刚才就把他打断腿丢下船了。”

    “面子?章华,我并不想认识你这种人。”江诗晴愈发反感此人,言语上没有什么留情。

    “你真以为,你爸在天京市当官,你就能目中无人了?这里是宁杭市,你爸的手,还插不到这里。”章华意味深长地道。

    诚然,江正瑜在江南省是个大人物。但宁杭市并不在江南省,江诗晴就算是江正瑜的女儿,也得给章家几分面子。

    但章华没想到,江诗晴反倒柳眉一挑:“你又真以为,我非要搬出我爸来?你如果敢动陆峰一下,信不信,就算是十个章家,也会灰飞烟灭?”

    这话说得似乎很平静,章华却没来由感到一阵惊惧。

    难道,江正瑜在宁杭市也有势力?没道理,这丫头,应该是在故意吓唬我。

    想及此,章华本着脸,道:“诗晴,我不想牵连到你。你让开一点,我要让这个小子知道,这里是章家的地盘。”

    说话的时候,不少保镖和游轮上的安保人员,已经聚集了过来。

    只要章华一句话,陆峰就会被撂倒。

    面对这种阵仗,陆峰只是稍微向前挪了一步,把江诗晴挡在后面,冷冷地道:“当初,你爷爷跪在我面前,才换来章家平安。如果他现在在这里,看到你自毁章家的基业,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你说什么?放肆!”章朗闻言,怒火中烧,又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他爷爷章朗是章家之主,在宁杭能让他低头的人都没几个。

    这小子却说,爷爷给他跪下过?

    说出如此狂言妄语,把他剁了喂鱼都是便宜了他!

    “怎么了,气氛不太对劲啊?华少,谁得罪了你?”

    正在这时,一小群新来的客人,款步而入。

    随着这些人的到来,游轮终于开了起来。

    尽管几人来的比较晚,但并没有人敢说什么。

    只因为,这批就是章华说的“演艺圈的朋友”,其中普通的明星,自然不值得章华在意,只要他愿意,什么样的女明星没睡过?

    但带头的那位三十来岁的导演,却是章华都要以礼相待的。

    宁杭市,彭南。此人的背景,在宁杭市排的上前五,丝毫不弱于章家。进击演艺圈,只是人家的爱好罢了。

    “彭导,欢迎欢迎。”章华立马亲自迎接,态度极为客气。

    彭南看了一眼局面,脸上的笑容却突然僵住了:“怎么是你?”

    他永远都忘不了陆峰。

    从第一次在火车上被打一顿,到后来自己拍的戏被毁,一切都是陆峰所致。

    后来他也一直在找机会算账,可惜他的根基在宁杭,家族的一些力量不方便直接到苏吴市找陆峰实施报复。

    没想到,今天来参加生日会,却碰到他做梦都想打死的人。

    “陆峰,他不是那个在火车上的导演吗?”江诗晴也认出了彭南。

    “冤家路窄啊。”陆峰随口感叹了一声。

    彭南的眼珠子顿时就红了,问章华道:“华少,你和这家伙有仇?巧了,我也跟他有血海深仇!今天,新账旧账,正好可以一并算清了。”

    “这小子得罪了不少人呢?”章华斜着眼看了彭南一眼,道,“既然彭导也要教训他,怎么处置,就由你决定吧。”

    “先打断腿,别给他反抗的机会,这小子挺能打的。”彭南咬牙切齿地道。

    “动手。”章华立马挥手,道。

    接着,他的几个保镖和十几个安保人员,齐刷刷冲向陆峰,其中大部分人还带着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