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状元哥
    宋彦的话,让邹耀的脸色不太好看。

    邹耀活了半辈子没怎么混出头,而宋彦是章华的少爷好友,所以即便宋彦这么对邹耀颐气指使,邹耀也只能忍着,干笑一声,道:“宋少说的是,今后生意上的事,还需要宋少和华少多多关照。”

    宋彦有些得意,居高临下地说:“好吧,看在邹老板的份上,就让你的朋友进来吧,不过”

    正说着,他的语气一改,在陆峰和江诗晴身上扫视了一下,又道:“不过,这个男的不许进来,这个小美女可以。”

    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放肆地在江诗晴身上扫视着。

    江诗晴气上心头:“真是近墨者黑,章华的朋友,也没一个像样的。”

    刚好这时,宴会的主人,章华,刚刚上了邮轮。

    这章华长得一副空虚公子的模样,还不到二十岁,就一副中气不足的样子了。

    “宋彦,怎么了?”章华看了一眼宋彦。

    “哈哈,华哥,没啥,就是个土包子。”宋彦哈哈大笑。

    接着,章华看到江诗晴,面露喜色,道:“小晴,你什么时候到宁杭市的?没想到,你居然会特意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章家在天京市跟江正瑜交涉过几次,所以也认识江诗晴。尽管见了没几次,但他对这个可爱而背景不凡的少女就难以忘记了。

    美女亲自来到宁杭市,这让章华心里美滋滋的。

    不过,江诗晴却没有给他面子,直言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来游玩的,朋友碰巧把我安排在了这艘游轮上。还有,章华,我和你并不熟,小晴不是外人叫的。”

    章华干笑一声,道:“不论怎样,能看到你,都很让我高兴了。”

    说话的时候,他也发现了江诗晴身旁的男生。

    这男生虽然看起来不像是富贵子弟,但长得算是阳刚帅气,而且好像和江诗晴关系不浅。

    章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保持了风度,问道:“这位,是你朋友吗?”

    “我同学。”江诗晴不太高兴地道,“你的朋友实在无礼,是该稍微管管了。”

    说完,江诗晴就拉着陆峰,不再理会别人,进入了游**厅内。

    章华看着她的背影,有些莫名的怒火。

    江诗晴无疑是他梦寐以求的女生,不论是容貌还是家境,都是绝好的选择。章华以前见过她后,几次委婉地表示追求过,不过人家压根不想搭理他。

    没想到这次,江诗晴竟会和其他男生一起出来游玩。

    普通同学?鬼才回信。

    “宋彦啊,你刚才惹她生气了?”章华瞪了宋彦一眼,道。

    宋彦挠了挠头,道:“华哥,我哪知道她是你朋友啊,早知道,我肯定得把她当大姐一样。”

    章华冷哼一声,沉吟道:“江诗晴难得来一趟宁杭,一定要获得她的好感,只是她旁边那个臭小子,实在碍眼。”

    宋彦哈哈一笑,道:“这不是小事吗嘛,等会儿,我让那小子主动滚下游轮,坏人我来当。这样,华哥就能更轻松勾搭小美女了。”

    一边说着,两人就勾肩搭背地走了进去。

    游轮内的宴会大厅面积很大,装饰豪华,气氛恰好。

    陆峰只是安静地待在靠近窗边的位置,打算等到游轮开到湖中时,多观摩观摩玉嘉湖罢了。

    章华进来后,便高声道:“各位朋友,各位贵宾,感谢大家能来捧个场,今天晚上随便玩!马上,还有几位演艺圈的朋友过来,到时候一起嗨到天亮。”

    “哈哈,今天咱们都沾了华少的光了,大家不醉不归。”宴会厅内,许多章华的狐朋狗友,纷纷举杯相庆。

    紧接着,宋彦扫视一眼,找到了江诗晴的位置,带着红酒走了过去。

    “江美女,刚才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自罚一杯,道个歉。”宋彦脸上摆出笑容,道。

    江诗晴毕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虽然她对此人没有好感,但还是保持了礼貌,象征性地接过酒杯。

    宋彦目光转向陆峰,怪里怪气地道:“江美女的这位同学,好像不太爱说话呢?是不是学霸?应该是高三刚毕业吧,不知道能考上什么学校,高考可是改变命运的最大机会啊。”

    “他是江南省的高考状元,想上什么上什么,就不劳你费心了。”江诗晴心有不快。

    “高考状元?哈哈,怪不得敢这么硬气呢。”宋彦故意大声嚷嚷道。

    附近的宾客,都被吸引了目光。

    高考状元这四个字,还是比较引人注意的。

    “大家快看参观高考状元啊,真是厉害,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高考状元呢。”宋彦语气戏谑地道。

    这番话,不免引来一阵哄笑。

    高考状元,的确是很了不起。

    但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的,对于真正的豪门世家,高考状元只是一个没有实际意义的名头罢了。..

    普通人就算高考全国第一,那又如何?

    有些人,从生下来就是上流,有些人生来贫贱,努力了一辈子,也只不过是从社会四流爬到了三流而已。

    “宋少,你这样就过分了。”邹耀在旁,忍不住怒道。

    “闭嘴,叫你一声邹老板,你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宋彦大骂道,“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邹耀面庞被憋得通红。

    “哈哈,状元郎,你刚才是不是对华少不敬?还是看不起华少?也对,考了状元,最近没少被媒体采访吧?没见过世面,考个状元就飘了,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了。”附近宋彦的几个同伴,也纷纷讥讽道。

    陆峰面色淡然,道:“你想表达什么?”

    “既然是状元,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啊,必须多才多艺,智慧超群。只不过,今天来游轮上的都是宁杭市的名人,你有点不知礼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宋彦语气玩味地道,“作为赔罪,要不你给大家表演个才艺,让大家乐呵乐呵?状元哥会的东西肯定不少,如果不能表演让大家高兴,那我就只能把你丢进玉嘉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