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滚回去
    陆宏远只出一招,黄铮就不动了。

    这个白月武馆的馆主,瞬间断了气。他保持着跪地的姿势,上身垂下,仿佛是在赎罪。

    “清芸,对不起,我食言了。”陆宏远仰头一生长叹。

    见到这种场面,慕容星纬脸色大转。

    他曾经听说过武圣的名头,但没想到,十八年后,陆宏远不但没死,还能强大依旧。

    但,那又如何?

    慕容星纬很快心中发狠。

    十八年前,慕容家能把陆宏远逼到绝境,险些置他于死地,让他只能苟且偷生

    十八年后,慕容家依旧能做到。

    陆宏远没死,那又如何?

    只要慕容家愿意,能让他死第二次、第三次!

    “武圣?呵呵。”慕容星纬用戏谑的语气说,“你们两父子今日的所作所为,等于是给自己宣判了死刑。”

    尽管,这里不是东海市,不是慕容家的大本营,但慕容星纬还是底气十足,因为慕容家太强了。

    这场争斗到了最后,已经和汪家,和其他所有都无关了。

    仅仅是,慕容家和武圣的争斗而已。

    结果,只能是陆宏远再败一次,败得更惨。

    “宣判死刑?”陆宏远反而是讥笑一声,“当年你老子慕容逸在我面前,都不敢说这种话。你这个当儿子的,底气倒是不小。”

    慕容星纬暗感震惊。

    慕容逸,就是慕容家的老爷子,一家之主,相当于汪家的汪远山。

    慕容老爷子,会怕区区一个陆宏远?

    “逞口舌之快罢了。”慕容星纬嗤之以鼻,认为陆宏远是在胡扯。你这么厉害,当年又为什么被慕容家逼得差点死了?

    说完,他就带着儿子慕容旭,打算离开宴会大厅。

    不论如何,在这个地方,他和慕容旭不能拿陆家父子怎么样。

    就算要解决陆家父子,也得先回东海市再说。

    毕竟,这里没有家族根基,没有帮手,而陆家父子武力值很高,随便打人、杀人,那也有些麻烦。

    但是,当父子俩要走出去时,忽然觉得一阵无形的压迫力袭来,二人浑身冷汗直流,竟有些挪不动步伐。

    慕容星纬扭头盯着陆宏远,道:“你是要继续跟慕容家作对?”

    陆宏远没说什么,倒是陆峰面色淡漠,道:“我允许你们走了吗?汪家的宴会,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这话说完,反而是汪家的人心里一个激灵。

    陆峰扭头看向还在发抖的汪勤,道:“汪勤,打断慕容星纬两条腿,否则,换你自己的腿断。”

    汪勤面露惊恐。

    他明白,陆峰这步棋,实在是狠辣至极。

    今日之事结束后,汪家虽然死了汪远山,但以后残余的族人还可以依附慕容家,找机会东山再起。

    但一旦汪勤打断慕容星纬的腿,那么汪家就得罪了慕容家。

    到时候,汪家别说翻身了,恐怕连慕容家都会反过来报复汪家。

    “你、你,你做梦!”汪勤强作镇定,厉声道。

    话音落下,陆峰一脚踹在一个椅子上。

    嗖呼哧!

    椅子精准地砸在汪勤的两腿上,剧烈的痛苦,让汪勤几乎窒息。

    接着,他就再也没有任何骨气,连续对着慕容星纬开了两枪。

    砰!砰!

    在这种绝境下,汪勤居然打得很准,刚好两发命中慕容星纬的膝盖。

    而接着,撞在汪勤身上的椅子,却爆发出一股暗藏的劲力,将他双腿的骨头碾碎。

    “你、你食言!”汪勤双眼圆睁。

    “我说的是,你不打断他的腿,就让你断,但没说,你打了就放过你。”陆峰淡淡地道。

    汪勤当场昏死过去,汪家彻底完了,连慕容家都不可能再帮汪家了。

    慕容星纬中枪倒地,痛得呲牙咧嘴,心中再也冷静不下来。

    这父子俩,都是疯子。

    “陆峰,我、我是你舅舅。”慕容星纬面色一正,道。

    他相信慕容家可以把陆家父子玩死,但他自己要先有命回去才行。

    “舅舅?从我出生的时候,就和慕容家没有半点关系了。”陆峰感到无比厌恶,随手在玻璃桌子一敲。

    咔,一块坠形的玻璃块被他夹在手指之间。

    慕容星纬浑身寒毛倒竖,好似看到死神。

    下一秒,陆峰猛然甩手,玻璃块好似飞镖,精准地射向慕容星纬。

    嗖!

    紧接着,玻璃飞镖擦着慕容星纬的咽喉而过,最后撞在墙上,变成一堆粉末。

    慕容星纬的裤裆子上,变得湿润起来,一股子尿骚飘出。

    他觉得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咽喉上滚烫的血迹,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疯狂的尖叫。

    他知道,对方是故意没有杀他,根本不屑于杀。

    “滚回东海,告诉慕容逸,陆家人,回来了。”陆峰放下这话,和陆宏远大步走出酒店。

    两人在慕容星纬面前走过,却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爸你怎么过来的?”出去后,陆峰心中百感交集,最后之化作一句很普通的话。

    “我开车来的。”陆宏远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一辆老旧桑塔纳,与周围的豪车格格不入。

    接着,欧阳少天也跟了过来,兴奋地道:“陆少,陆叔,你们俩简直帅爆了啊。我都做好了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结果慕容家的人,直接吓得尿了,哈哈!”

    陆宏远笑了笑,对陆峰道:“你朋友?”

    陆峰点点头:“虽然平时喜欢假装校医调戏小女生”

    “不错,患难见真情。”陆宏远赞许道。

    说笑间,停车场角落的一处,走出一个年轻的女人,赫然是汪晓然。

    慕容少天刚才打算舍命陪君子,所以让汪晓然先出去,此时汪晓然看到欧阳少天完好无损,喜极而泣,紧紧抱住了他。

    父子俩主动走远点,给他们两口子腾出私人空间。

    陆宏远一边打开车门,一边问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陆峰说:“高考成绩出来几天了,先填一下志愿吧。”

    “想好上什么大学了吗?”陆宏远又问。

    沉默了好一会儿,陆峰才回道:“东海大学。”

    “你想明白就好。”陆宏远意味深长地拍了拍陆峰的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