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是他
    刘秘书的话,让大厅内的所有宾客,彻底被震住了。

    不同于秦伟,刘秘书代表的人物,足以任意拿捏赵大荣这个局长。

    刘秘书,竟对陆峰如此重视?

    “还不快滚?”

    刘秘书怒斥一声。

    接着,赵大荣一句话都不敢说,当场带着所有人员,全部撤退。

    尽管,他和慕容家是一个派系的,但也没人保得住他。

    恐怕连慕容星纬都要掂量掂量,到底能不能随便对陆峰动手

    汪家众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本喜庆的订婚仪式,此时对汪家人而言,却犹如深渊地狱。

    汪远山那苍老的手臂,停不下颤抖。

    他知道,汪家败了,彻彻底底的败了。

    汪家所有的手段和底牌,在这个十八岁的少年面前,被摧枯拉朽地碾压。

    汪远山的心底,只剩下悔恨。

    如果,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着和慕容家联姻,而是促成汪婉儿和陆峰。那么,陆峰就会成为汪家最强大的臂膀。

    未来,在陆峰的协助下,汪家有希望发展成为慕容家那样的霸主。

    然而现在,赔了夫人又折兵。

    汪远山那双浑浊的老眼,只是死死盯着陆峰的父亲。

    眼瞳中,一分分惊恐,逐渐浮上,愈发清晰。

    “今天这场订婚仪式,看来汪家是不打算继续进行了?”欧阳少天刚才还打算跟陆峰同生共死,此时却是扬眉吐气,哈哈大笑。

    众多在场的宾客闻言,好似猛然惊醒一样,纷纷离开宴会大厅。

    他们都只是来参加个宴会,撑撑场面,哪曾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事?

    搞不好,刚刚万一真的出现枪支扫射,他们也得遭殃。

    所以,宾客们都不想留了,哪怕这是汪家的宴会,他们也没有继续给汪家面子。

    汪家,依然日落西山,还给他们面子干什么?赶紧走,免得惹火烧身。

    眼看着宾客们纷纷离场,汪勤急了眼。

    他是老爷子最看重的儿子,未来很可能继承汪家,而今天,汪家的尊严,被别人踩在脚下。

    “潘辰华,黄铮,杀了他!”汪勤厉声厉色地道。

    他什么都不想,只想看到陆峰命丧当场,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现在,警备队已经被赶走了,剩下的两位最强者,就是潘辰华和黄铮了。

    说话的时候,汪勤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把手枪,对准了陆峰。

    潘辰华和黄铮注视着陆峰父子俩,略有些迟疑。

    动手,恐怕未必讨得到好。

    不动手,难道就这么算了?

    正在这时,汪远山突然捂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四儿,不、不”

    汪勤排行老四,听到老爷子叫自己,赶忙回头查看。

    却见汪远山面红耳赤,俨然是进气不如出气多。遭受如此重大的挫伤,汪远山精神几乎崩溃,怕是活不下去了。

    在椅子上剧烈抽搐着,汪远山的嗓子中,艰难地挤出几个字:“他是、陆、陆宏远”

    “爹,你说什么?”汪勤没听清。

    “不、不武、武圣。”汪远山终究没有再说出什么,身子一挺,僵硬地躺在了椅子上。

    他活了快一百岁,虽然没怎么接触过武圣,但当年偶然目睹过一次武圣的风采。

    直到临死之前,他终于想起了,原来,厅内这个忠厚的男人,竟是当年站在武道巅峰的人物。

    汪家惨败,败得不冤。

    武圣尚未出手,他的儿子,就已把汪家踩在了脚下。

    “爹”汪勤试探了一下老爷子的呼吸,发现断了气,痛心欲绝。

    他模模糊糊听到了老爷子说了什么,但不知道有何含义。

    “老爷子,是被你们逼死的,我要你们,血债血偿!”汪勤双眼充斥着血丝,怒视陆峰和陆宏远。

    砰!

    在痛心和疯狂的驱使下,汪勤突然对准陆家父子开了一枪。

    尽管,他知道强大的武者很容易躲开子弹,但还是打了一发。

    然而,下一瞬间。

    砰!

    空气中传来一阵轻微的爆裂。

    哗啦——

    子弹崩碎,散落在了地上。

    汪勤双眼圆睁,他甚至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而这时,白月武馆的馆主黄铮,却突然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子弹在空气中被碾碎的一刻,黄铮也意识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份。

    刚进入这里的时候,黄铮压根都没有留意到陆宏远这个不起眼的人。当陆宏远流露出杀气的时,气质和模样,终于和十八年前的那个男人重合。

    华夏武圣。

    曾经,凌驾在龙王段无痕之上的男人。

    曾经,逼得慕容家联合国内外大批顶尖高手,要去消灭的男人。

    十八年前的那场围杀行动,黄铮也参与过。

    只不过那时,他并不是关键人物,主要是去拦截慕容清芸了,也没有跟武圣交手的机会。

    黄铮心底出现“武圣”二字的一刻,心理防线瞬间崩溃。

    跪下,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这一跪,让汪家和慕容家的人,目瞪口呆。

    “黄馆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慕容旭眉头一皱,他本该是风光的未婚夫,现在却非常憋屈怨恨。

    “他、他是陆宏远。”黄铮有些不敢说出武圣的名字。

    “陆宏远,那是什么东西?”慕容旭一头雾水,十八年前,他还不到十岁,哪知道什么?

    不过慕容星纬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沉吟道:“陆宏远,是他?那个贱人的男人?”

    想及此,慕容星纬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和阴沉。

    慕容清芸,是他的妹妹,也是慕容家的耻辱。..

    尽管那次围杀事件并不是慕容星纬安排的,但他也略有所知。按理说,陆宏远应该死了才对。

    “原来,他没死,原来,那个贱人还生下了一个孽种。”慕容星纬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自始至终,他都没见过妹妹的男人,那是家族挥之不去的污点。

    原来,当年清芸看上的男人,就长得这样?

    “陆宏远,当年的事我只是去凑个人数,并没有伤到她”黄铮还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然而陆宏远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突然身形一个闪烁。

    下一刻,一记手刀,落在黄铮的后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