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他是宗师
    说出“石飞羽”这个名字的时候,黄铮的脸上带着几分骄傲和小得意。

    他虽然是白月武馆的馆主,但比起武道宗师,那还是差了一截。

    刚好白天石飞羽说路过燕京,找黄铮一起练练武。

    方才黄铮收到小弟的电话,无奈才抽身赶到酒店,石飞羽寻思着也没什么事,就一起过来了。

    “石老,这位是慕容家的核心人物,慕容星纬。”接着,黄铮又帮忙介绍起来。

    石飞羽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这种人沉迷武道,其实不喜跟富豪打交道。

    “原来是石老,久仰大名。”慕容星纬不敢怠慢。

    据说,武道宗师聚气便可杀人,谁不得客气一点?

    “让石老见效了,我先处理一些私事。”黄铮赔笑道。

    慕容星纬暗暗想道,想不到黄馆主能跟石老混熟,早知道,直接请石老出手,一巴掌把陆峰拍死算了,哪那么多事?对付陆峰这种疯子,根本不该耍什么手段。

    接着,白月武馆的几个小弟,纷纷指着陆峰,大呼道:“馆主,就是他!重伤我们,还践踏汪家和慕容家的尊严。”

    黄铮顺着手指看了过去。

    石飞羽也看了过去。

    “小子,看来,你是不知道白月武馆的名头呢”黄铮沉着脸。

    石飞羽却是又惊又喜:“陆、陆大师?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话一说完,黄铮立马愣住了。

    什么?

    我耳朵出问题了?

    石老对这个年轻人叫什么?陆大师?

    “石老?您这是?”黄铮试探性地道。

    慕容星纬心里也很狐疑,于是故作好意,笑着说:“石老莫非是和陆峰认识?如果认识,我们看在石老的面子上,可以对他从轻处罚。”

    听到这话,石飞羽面色大转,震怒道:“你说什么?从轻处罚?开什么玩笑?陆大师需要你轻饶?慕容家纵横东海几百年,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蠢货。”

    这番话说得毫不留情,俨然是把慕容星纬说的一文不值。

    慕容星纬当时就懵比了,心想,这位宗师和我有仇吗?

    脸上,他还是维持住了客气,道:“不知石老何出此言。”

    石飞羽扫视一眼附近的武者,嗤笑道:“你们是要对陆大师动手?我呸!就凭这些乌合之众,也配和陆大师交手?人多?人多也都是杂鱼罢了。”

    慕容星纬和汪家的人,脸皮一阵颤抖。

    这些武者好歹也不算弱,怎么就成了杂鱼?

    而石飞羽的声音还在继续:“陆大师,乃是少年宗师,在武道宗师面前,这些暗劲左右的武者,跟草包又有什么分别?一个草包和十个草包,有区别?”

    话音落下,全场寂静。

    慕容星纬的心脏,狠狠颤动了一些。

    汪远山、汪勤等汪家的核心人员,更是顿时双眼惊惧,不敢相信。

    武道宗师?!

    武道宗师?!

    耳边,不断回响着这四个字。

    陆峰竟是武道宗师。

    慕容星纬想要质疑、反驳,但他意识到这话是从石老口中说出的,终究是找不到任何理由质疑。

    怪不得,石老对陆峰如此客气,甚至尊称其为大师。

    十八岁的武道宗师。

    慕容星纬的脑袋上,浮现出细密的汗水。

    先前的安定会所,种种一切,都只是让慕容星纬感到了一些麻烦和意外。

    而武道宗师这四个字,好似最后一根稻草,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在刚才的场合下,一位真正的武道宗师,甚至可以突然杀死宴会上的任何一个人。

    “不可理喻。”石飞羽斜着眼,又道,“少年宗师,若是别的家族见到,肯定想尽办法结交。你慕容家倒好,反而打压陆大师,当真是愚蠢至极。”

    慕容星纬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而那些埋伏好的武者,还没有正式对陆峰动手,此时就已经本能地后退了。

    武道中人,更清楚宗师的强大。

    只要宗师愿意,他们谁冲在前面,谁就会在一秒内暴毙。

    汪家那边,更是异常安静。

    一直站在老爷子身后的汪婉儿,脸上再次流露出浓浓的震惊。

    五年不见,她发现,自己彻底不再认识当初的少年了

    “呼呼”汪远山大口喘着粗气,拿着袜子的手,止不住地哆嗦。

    潘辰华仿佛丢了魂。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攻击对陆峰毫无效果。他不论怎么强,也只是玄境武者,永远迈不过宗师这关,又怎么会是陆峰的对手?

    陆峰和陆宏远父子俩,依旧静默地站在那里。

    终于,汪远山的老眼中,像是想起了什么,死死盯住了陆宏远:“你、你你是”

    不过这时,慕容星纬面色一狠,做出一个果断的决定。

    刷!

    慕容星纬忽然振臂一挥。

    啪啪啪!

    一阵迅速的脚步声传来。

    “不许动!”

    数十名全副武装的人员,手持枪械,齐刷刷瞄准了陆家父子两人。

    宾客们大惊失色:“干什么?”

    “大家不用担心,此事跟你们无关。”慕容星纬淡淡地道,如同一位执掌生杀大权的君王。

    慕容家能屹立数百年不倒,其能量,又怎会仅限于纸面上?

    即便是在燕京这个权力中心,依旧有慕容家可以插手的地方。

    陆峰很强,强到让慕容星纬感受到了威胁。

    所以,他更加要铲除陆峰,不然必成大患。

    哪怕得罪安定会所、得罪石飞羽,最后大不了赔钱、认错。而如果不消灭陆峰,陆峰恐怕会威胁到慕容家的未来。

    所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把这张底牌亮了出来。

    这支特殊警备队,上面的领导,就是和慕容家一个派系的。

    “慕容先生,终究还是要我出面了呢。”警备队中央,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走了出来,脑袋瓜子上秃了一片。

    “赵局长,辛苦你了,这么晚还要维护燕京的治-安。”慕容星纬意味深长地道。

    “陆峰违法犯罪,袭击民众,破坏治安,情节严重,并且态度愈发恶劣。我数三个数,陆峰,你速速束手就擒,否则我们会当场将你击毙!”男子盯着陆峰,义正言辞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