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骑在头上
    白月武馆总共五名武者,再加上潘辰华,气势汹汹地围住了陆峰。

    潘辰华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不论如何,他作为高手的自尊和自信还在。

    他仔细一想,自己是从一开始就轻敌,所以才吃了亏。现在既然大家都明白了陆峰的强大,认真起来,陆峰就毫无优势了。

    “年轻有为是好事,但如果不知道低调,那就是祸事了。”

    几个白月武馆的人,好似约好了一样,暴喝一声,同时冲向陆峰。

    “滚!”

    陆峰脸色阴冷,一招八卦无影掌,当真是无形无影,如幻影一般打了出去。

    五个武馆武者虽然是一起动手的,但终究有一些前后的顺序,陆峰一掌,打在冲在最前面的一人身上。

    砰!

    顿时,这个五大三粗的武者,直接飞上了房顶,把巨大吊灯撞得粉碎。

    而陆峰本人,脚掌轻轻一撤,玄狐身法施展出来,人就以十分刁钻的角度,脱离了余下几人的围攻范围。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其实连零点五秒都不到。

    普通的宾客,根本都没看清楚。

    而白月武馆的人,则是无比震惊。

    此子不过十八岁,明明我们先动手,他却能以雷霆之势,先重创一人,而后全身而退?这种速度和攻击力,恐怕比一般的玄境武者更强。

    想及此,武馆几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十八岁就这么强了,十年之后,那还了得?

    这种人,一旦做了敌人,后患无穷,必须尽快抹除。

    那个被打的半死的武者,不顾浑身伤势,忙不迭掏出电话:“喂?馆主,不好了,汪家订婚仪式,出现了一个麻烦的人。”

    陆峰眼看着对方通风报信,却并未阻拦。

    十八年前,逼死他母亲的,白月武馆算一份。

    今天,跟白月武馆的恩怨,是时候一并算清了。

    “你的确有点强。”潘辰华心底的傲气和不服更重,一字一顿地道,“但,既然你敢来到这里,就别想再离开了。”

    声音未落,他身形纹丝不动,双手猛然向上一抬。

    方才被陆峰重创一招,所受之耻,定要加倍奉还!

    顿时,一股狂暴而剧烈的劲力,好似泥浆一样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直冲陆峰。

    刚才武馆几人围攻陆峰,潘辰华虽然没插手,但并没有干看。

    暗暗地,一招强大武技,早已酝酿成型。

    以他玄境圆满的修为,哪怕**不触碰到陆峰,也能依靠劲力,造成上百拳凝聚在一起,疯狂轰向陆峰的效果。

    这一招武技,足以把水泥墙碾得粉碎。

    一招动手,潘辰华的嘴角,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但下一刻,这份笑容,就彻底僵住了。

    陆峰明明中招,却身形纹丝不动,脸上连半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好像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不可能,难道,他是在强作镇定?

    受到这种创伤,纵然他跟我是同等境界,也不可能这么从容。

    潘辰华无法接受。

    另外四个白月武馆的武者,大约也判断出潘辰华用了一招强大的武技,顺势从四个方位,如大鹏展翅,双臂灌向陆峰的脑袋。

    这回,陆峰还没动手,陆宏远却先动了。

    这个一直被当做土包子的男人,只是轻飘飘地抬起一只有些粗糙的手掌。

    对着空气甩了一下,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随意而干脆。

    啪啪啪啪!

    四声脆响连成一串,接着,四名白月武馆的武者,就在空中倒飞,直接撞在了几十米外的柱子上。

    宾客们无不骇然,纷纷退避。

    许多人压根没看到发生了什么,好像这四个高手就飞了。

    目睹这一切的潘辰华,终于自信心被彻底摧毁,身子本能地向后退了一下。

    他得意的杀招,没有对陆峰造成任何损伤。

    而陆峰身边的男人,好像比陆峰还要强?

    这父子俩,到底什么来头

    汪家的族人,个个呼吸急促。

    尽管他们个个都是富豪,但接触的武道高手,有又几个?像陆家父子这样的高手,他们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接触一两次。

    汪老爷子的胸口,一阵起伏,心态难以保持淡定。

    “好,好一个陆峰,原来是武道中人,我们所有人,都小看了你啊。”慕容家那边,慕容星纬拍了拍手,面色狰狞而带笑。仿佛,陆峰已经彻底激怒了他,彻底打破了慕容家的底线。

    正在这时,大厅入口,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步伐迟疑。

    “欧阳先生?”

    当下,有些宾客认出了来者,神医弟子,欧阳少天。

    欧阳少天平日在世俗的都市中流连,医术高明,认识他的人还是有一些的。

    不过,这些宾客对欧阳少天,也只是稍微佩服敬重他的医术,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毕竟,比起汪家、慕容家这种大物,区区神医弟子,根本不值一提。这次,欧阳少天估计也就是来给汪家道贺的。

    欧阳少天平时吊儿郎当的,此时却心情忐忑,快速在厅内扫视,发现了陆峰。

    早在今天之前,他就收到了陆峰的消息,要他趁着订婚仪式的机会,追回自己的女人,汪晓然。

    他和汪晓然情投意合,却被汪家看不起,两人被迫彻底断绝了关系,为此欧阳少天也没少受到汪家的白眼。

    陆峰让他来做个了结,但欧阳少天没想到,陆峰把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宴会大厅内的局面,明显是非常不和谐。

    “陆少,这”欧阳少天欲言又止。

    陆峰淡淡地道:“你在苏吴市帮了我不少忙,又尊我当做老师。几个月前,我说过,要吃你和汪晓然的喜酒,自然要做到。”

    欧阳少天被惊得不轻,他来得晚,还不太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陆少当着汪家老爷子的面,直接说要喝汪晓然喜酒,这不是在挑衅汪家吗?

    “陆少,你不用这样冒险,我的事,不能让你承担。”欧阳少天认真地道。

    汪家那边的人,大多已脸色铁青。

    陆峰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挑衅了,而是直接骑在了汪家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