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约谈
    收到陆峰的吩咐后,佣人回到别墅外,委婉地转达说:

    “汪先生,陆先生略显疲惫,暂时不想见客,要不,我让他明天再联系您吧。”

    不料,他话刚说完,汪琨亮身旁的保镖就本着脸,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

    “下贱的东西,敢这么对汪先生说话?让陆峰出来,他一个苏吴市来的草包,有什么资格耍大牌?”

    佣人被打的当场吐血,面带惶恐:“陆先生真的不方便见客。”

    “好大的胆子!”保镖怒道,接着,又一巴掌抽了过来。

    啪!

    佣人的脸,肿得惨不忍睹。

    “你确定陆峰不见我?错过这次机会,就没有第二次了。”汪琨亮淡淡地道。

    佣人欲哭无泪:“陆先生真”

    不等他说完,保镖就一把将他提了起来:“一个当下人的家伙,连当下人的觉悟都没有?”

    正要再次打人,一只宽厚的手掌,突然袭来。

    咔!

    保镖顿时觉得整条胳膊一软,不自觉地把佣人放了下来。

    “汪家的人很霸道,连汪家的狗,都这么嚣张了吗。”陆峰的声音很是冷漠。

    他死死抓着保镖的手臂,宛如捏着一根脆弱的树枝。

    陡然发力,保镖的脸皮变得狰狞起来,手臂不受控制地下垂了下去。

    “嘶你敢对汪家人不敬!”断臂的痛苦,让保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变得惨白。

    陆峰没有理会他,一记手刀又落在了保镖的另一条胳膊上:“你用两条手打我的人,这两条手,以后就别用了。”

    汪琨亮见状,却是吃了一惊。

    他这才想起,前几天自己在燕北山遇到过一位深藏不漏的大师,大师一剑斩杀十多米大蛇,后来他还特意找寻大师,结果受到了大师的冷落。

    没想到,哪位大师,居然是陆峰?

    汪琨亮面色古怪:“你是陆峰?”

    陆峰蛋蛋看了他一眼,道:“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呵呵。”

    汪琨亮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他这个人有些纨绔,也不是能操持家业的材料,所以对“奇人异士”的兴趣远比什么集团老总要高。

    如果陆峰只是琴河集团的掌权者,汪琨亮根本不会将他放在眼里。

    但对于“奇人异士”的各种手段,汪琨亮还是很在意的。

    思前想后之下,汪琨亮还是冷静了下来,正色道:“陆峰,我想和你谈谈,至于你打汪家保镖的事,就不跟你计较了。”

    陆峰淡淡地道:“你觉得,我和汪家,还有谈的必要吗?”

    “现在,琴河集团濒临绝境,如果你非要鱼死网破,最后将一无所有。”汪琨亮正色道,“但如果现在你主动臣服于汪家,顺顺利利地让琴河集团归入汪家名下,汪家不会继续为难你的。而且,你本人也是有一些超常的手段,老爷子一定会很重视你。”

    不论怎样,在汪琨亮眼里,陆峰就算是奇人异士,也只是对汪家有用而已,不可能跟汪家作对。

    所以,他给了陆峰机会。

    只要陆峰有理性,一定会归顺汪家。

    这对双方,都是好事。

    然而,陆峰听到这些话后,反而不屑一笑:“汪琨亮,你比其他的汪家人,稍微好了那么一点,你走吧,我不为难你。”

    汪琨亮面皮一颤。

    他不为难我?

    干什么,我好歹也是老爷子的亲儿子,用得到他不为难我吗?

    就因为他有斩蛇的能力,所以这么自负?

    “陆峰,我是爱才之人。”汪琨亮又道,“如果不是看重你的能力,我不会对你这么客气。原本,我只是想要通知你,琴河集团,要么灭亡,要么被汪家吞并。”

    话音落下,外面的劳斯莱斯上,车门打开。

    原来,今天不止汪琨亮来了。汪家老四汪勤,迈着步子走了出来。

    “老八,你果然不是能成大事的人。”汪勤叹了口气,颇为不满。

    “四哥”汪琨亮有些为难。

    “跟这种人,没什么多说的。”汪勤冷漠地道,“陆峰,今天我来,是要给你下最后通牒的。”

    “哦?”陆峰脸上带着几分戏谑。

    “在订婚仪式之前,你可以选择臣服于汪家。而琴河集团,我会替你进行掌管。否则,过了后天,你将一无所有。”汪勤的语气充满威胁。

    诚然,汪家有能力搞垮琴河集团,但那样要付出的代价稍微多了一些。

    现在琴河集团已经被汪家打击得溃败,如果陆峰直接臣服,那么汪家则能以最小的损失,获得最大的利益。

    利益,永远是汪家人最优先考虑的。

    所以,汪勤不惜亲自前来,要跟陆峰谈谈。

    “陆峰,你和婉儿之间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慕容旭,你或许是个不错的人选。但就算老爷子不阻挠你,我也不会让婉儿跟你有什么关系。慕容旭代表的慕容家,分量比你重得太多。”接着,汪勤故意叹了口气,道,“你非要跟汪家、跟慕容家作对,无异于自寻死路。年轻人,还是要理性一点为好,你现在归属汪家,以后依旧荣华富贵。但,如果非要鱼死网破,华夏之内,将再无你的容身之地。”

    “你们把汪婉儿当做赚取利益的工具,却如此理直气壮。汪家人的脸皮之厚,令人佩服。表子立牌坊,不过如此。”陆峰嗤之以鼻。

    “我是婉儿的亲爷爷,你比有资格安排她的人生。”汪勤沉着脸,“看来,你是打算跟汪家作对到底了。”

    陆峰心甚不满。

    原来,这汪勤是汪婉儿的爷爷。

    如果把汪远山算是汪家的第一代,那么汪勤是第二代,汪婉儿是第四代。貌似汪婉儿的亲生父母英年早逝,所以汪勤就算是汪婉儿最亲的人了。

    亲爷爷把亲孙女当做工具,这汪勤,比其他汪家人的嘴脸更为丑恶。

    “后天的订婚仪式,我不会缺席。”陆峰冷冷地道,“汪勤,你该庆幸你是婉儿的亲爷爷,否则今天,未必能用腿走出这里。”

    “好好,好一个陆峰!”汪勤的老脸逐渐扭曲,“后天,我等着你订婚仪式上忏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