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宗师
    山中比武场附近,喧闹不断。

    终于,山脚下,几个人影款步而来。

    “那位是”

    “石、石宗师!”

    来者两男两女,其中一个长者精神抖擞,他刚出现,就引起了许多武者的关注。

    只因为,长者的名字太过响亮。

    宗师,石飞羽!

    “想不到,这场约战,连宗师都被惊动了。”众武者暗暗心惊。

    南洋会的人,则是面色凝重起来。

    始终闭目养神的郭书峰,此刻忍不住睁开眼睛,在石飞羽身上扫视了一眼。

    对于这次约战,他无比自信,但如果有宗师高手插手,那就有点麻烦了。宗师,在武道界就是巅峰。

    跟石飞羽同行的,还有一男两女。

    其中一人,正是陆峰。

    原本,陆峰是可以提前半个小时到场的,刚好碰到了苗珍和林琪,于是就聊了几句。

    原来,这位石飞羽,就是苗珍和林琪的师傅。

    “想不到,你们俩隐藏得够深啊,背后的师傅,居然是一位武道宗师。”陆峰笑着道。

    林琪嘟囔道:“你更会隐藏,前天我见了林骏哥才知道,合着我们林家合作的琴河集团,就是你掌控的。”

    “陆峰年纪轻轻,就有资格和南洋会舵主比肩了,你们俩,好好学学人家。”石飞羽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看两位弟子。

    苗珍悻悻地道:“之前我父亲想让我继承产业,现在一切都交给了陆峰,我也可以安心修炼武道了,一定不会让师傅失望。”

    “知道啦,师傅。”林琪也吐了吐舌头。

    两女早年就被石飞羽看中,收为弟子。

    石飞羽这种人物,大多很低调,很少现身。

    这一次,其实是受到苗珍委托,他才亲自前来观战。

    当初,陆峰在天京武道会上救了苗珍一命,石飞羽此行,就是为了确保陆峰万无一失。

    “今日之事过后,你们都跟着我离开燕京,闭关修炼。否则,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你俩很难进步。”石飞羽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比武场外。

    接着,他的老脸上摆出凝重之色,提醒陆峰道:“陆峰,我虽答应苗珍保你,但也不可能直接插手比武过程,所以,假若你觉得不敌,务必要第一时间认输,逃出比武场。”

    武者切磋,讲究一个公平、自愿。

    不论郭书峰到底多强,陆峰终究是应战了。

    一旦应战,外人就不可能在比武过程中帮陆峰,石飞羽更不行。否则,他本人和陆峰,都将受到唾弃,更会被南洋会抓住把柄,大肆宣传。

    不过,宗师的身份毕竟很高。石飞羽现身,郭书峰总归要有些忌惮,不能不给面子。

    如果陆峰有生命危险,只要他第一时间认输,郭书峰也不敢当着宗师的面强杀认输者。

    “多谢石老,我不会大意的。”陆峰明白对方的好意,抱拳道。

    石飞羽干笑一声,他能看得出来,眼前的少年是个有傲骨的人。

    认输?这种事,陆峰八成做不出来。

    但,如果不认输,除非石飞羽彻底不要了老脸,从比武场上强行救人

    “总之,不要意气用事就好。”石飞羽意味深长地道。

    说着,几人就已经来到了场外观众区域。

    不少武者都认识石飞羽,纷纷主动上前打招呼。

    至于陆峰?反倒没人认识。

    当陆峰踏上比武场时,众人才意识到,这个男生竟是今日的应战者。

    这样的少年,真的在南洋杀了两位舵主?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台上,郭书峰动了动嘴唇,风轻云淡地道。

    那意思仿佛是再说,即便你不来,只要南洋会要杀你,你躲到哪里都没用。

    陆峰淡淡一笑,道:“这里不是南洋,做人,还是低调一点为好。”

    此言一出,郭书峰却是忍不住发出讥笑。

    同行的南洋会小弟,纷纷捧腹大笑。

    低调一点?

    这陆峰到底在说什么,他不明白自己面对的人是谁吗?

    二舵主,宗师之下第一人!

    尽管之前的安皓舵主死在陆峰手里,但安皓跟二舵主毫无可比性。

    三年前,南洋会的敌对势力突然袭击南洋会的一处分部,当时刚好二舵主在场。

    那一次,敌人全军覆没,其中更是有两位玄境大成的武者。

    玄境武者,已经很强了,玄境大成,更是玄境中偏上的高手。

    即便如此,两位玄境大成的武者,也敌不过二舵主,最终变成了二舵主脚下的尸骨。

    区区陆峰,比起两位玄境大成的高手,又算什么?

    “还有两分钟,比武就要开始了,现在,你可以留些遗言。”南洋会的小弟,对陆峰不断做着鬼脸。

    “你们嚣张什么,陆峰不过十八岁,他如约应战,这份勇气和心态都已经胜过郭书峰了。”观战的华夏武者愤然回应,“以大欺小,还有脸说?更何况,比武尚未开始,结果还难说呢。”

    “呵呵,不论你们如何自我安慰,都改变不了结局。”南洋会小弟嗤之以鼻。

    大仇将要得报,南洋会的人个个都很兴奋。

    只不过,他们却忘了,当初是谁,杀了陆峰的手下,又抢了陆峰的药园子。

    华夏的诸多武者观众,虽然嘴上反驳南洋会,心里也期望陆峰可以赢下这场,壮我国威。

    然而,理性告诉他们,在场的人中,除了石飞羽,谁能震得住郭书峰?

    陆峰面无波澜,呼吸平稳。

    郭书峰注视着自己的对手,仿佛在看待一个死人:“我看到石飞羽了,或许,他就是你的底气吧?不过不好意思,就算天王老子来,我也不会留手。杀人者,偿命。”

    “想杀人的时候,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陆峰淡淡地道,“你以为,你们家另两位舵主,为什么会死?”

    “你没后悔过吗?呵呵。”郭书峰轻笑一声,他觉得,对方表面镇定,其实就是在倚仗郭书峰。

    “的确挺后悔的。”陆峰的语气变得颇为戏谑,“和你打一场,耽误我很多时间,还有半个多月就要高考了,不如好好去复习功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