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求人?
    “这、这是什么东西?好神奇。”

    秦伟这种稳重的男人,此时忍不住惊呼出声。

    “此为,至尊灵玉。”陆峰道。

    罗菲满头黑线,心说,老秦啊,你刚才还一副冷漠脸,现在却这么失态,这个反差也太大了吧。

    她暗暗拉了一下秦伟,秦伟这才强行镇定下来,恋恋不舍地把至尊灵玉放在了桌子上。

    “这东西家叫至尊灵玉?”罗菲自己也体验了一下,她想到市场上的“强体灵玉”,一下子就明白了至尊灵玉的意义。

    强体灵玉,在一天内引爆市场、颠覆了行业,这至尊灵玉,比强体灵玉更为珍贵,价值岂能估量?

    秦伟意味深长地看着陆峰,他知道,自己小看了这个年轻人。

    “陆先生,刚才言语间有些冒犯,还请不要见怪。”接着,秦伟就放低姿态,道。

    陆峰很是坦然,道:“两位不用客气,琴河集团陷入危机,你们没有落井下石,我才会找你们。”

    夫妇俩相视一眼,秦伟很庆幸,自己听了老婆的话,暗地里帮了琴河集团打通了不少关系。

    否则,他们怎么接触到至尊灵玉?

    到了这种地位,他们更明白,至尊灵玉,价值很难用金钱衡量。

    “陆少刚才说的推广,是要推广至尊灵玉?”罗菲试探性地道,她有些不敢相信,这东西如果推向市场,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陆峰摆了摆手,道:“不,至尊灵玉无法量产,产量十分有限,目前,我也只有五块而已。”

    闻言,夫妇俩略显遗憾,但也在意料之中。

    想来也是,这种东西有几个都很不可思议了,工厂化生产?不可能。

    不过东西越少,才越说明它的珍贵啊

    “因为至尊灵玉太过珍稀,所以我只会对极少部分的人提供。”陆峰接着意味深长地道,“至于哪些人能得到至尊灵玉,就要看关系了。这块,就归罗菲女士了。”

    “这份大礼,太重了。”罗菲惊道。

    陆峰淡淡一笑:“你们帮了我的忙,有资格得到。”

    听到这话,罗菲心里坦荡了不少,想了想还是把灵玉收下了。

    夫妇俩都是聪明人,陆峰要他们帮的小忙“推广”,其实就算是用来交换至尊灵玉的了。

    至尊灵玉不会公开销售,只有陆峰一个人掌控。

    那么,铺天盖地的打广告根本是没有意义的。

    真正有资格享受到至尊灵玉的,只有极少部分尖端人士。

    秦伟拥有至尊灵玉,他只要稍微在自己的圈子内提一提,上层的那些大佬,就会知道至尊灵玉的存在,并且想要得到至尊灵玉。

    到时候,就会出现“一玉难求”的局面。

    想要灵玉?必须来求陆峰。

    如果陆峰死了,如果琴河集团毁于一旦,灵玉就没了。

    诸如秦伟之类的仕途人物,怎能容许此事发生?

    “陆先生,这一步棋,兵不血刃,却能让汪家和慕容家的算计,全部毁于一旦啊。”秦伟由衷感叹。

    眼下琴河集团陷入绝境,所有人都以为,琴河集团只能到处求援,或是直接卖给汪家,才有保留下来的机会。

    但事实上,陆峰谁都没求。

    相反,秦伟相信,不久之后,会有很多人抢着要保护琴河集团。

    汪家和慕容家要灭了琴河集团,那就是要灭了至尊灵玉。一旦各界的大佬体会到至尊灵玉的好处,就绝不容许这件事发生。

    汪家?没了就没了,还会有赵钱孙李家

    但至尊灵玉如果没了,那就彻底没了。

    陆峰根本不需要求任何人,琴河集团,注定屹立不倒。

    送走了秦伟和罗菲后,陆峰又派人给林家送了一块至尊灵玉。

    一方面,林家很衷心,林骏有资格得到一块。另一方面,通过林家,燕京的各大商界巨头,也会了解到至尊灵玉的存在,成为至尊灵玉的簇拥者。

    另外,陆峰给汪婉儿也送了一块过去。

    上次见面,他也没给汪婉儿什么礼物,至尊灵玉,算是很够分量了。

    余下的两块,就留着备用了。

    时间快速流逝,琴河集团的市值还在继续下跌。

    趁着这次琴河集团危机,陆峰刚好也判断出了哪些是墙头草,哪些是能共患难的朋友和合作方。

    外界,许多人都认为,琴河集团完了。

    汪家那边,汪远山和慕容旭本以为陆峰会来求饶,结果陆峰好像是选择了等死,这让他们更加把陆峰当做了意气用事的莽夫。

    陆峰本人,已经不再关注集团的事了,而是全心准备迎接一场战斗。

    5月5日,燕北山外。

    从中午开始,就有一批武者组织起来,进行封山,禁止任何外人出入。

    山内的一处空旷地,早早地搭建起了一个比武台。

    几百号人聚集在这里,气氛略显凝重。

    南洋会二舵主郭书峰,约战陆峰,战于燕北山中。

    距离比武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比武台上,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双手抱在胸前,笔直地站着,犹如一尊铜像。

    任何风吹草动,乃至外人的议论、喧哗,都好似被他屏蔽了,情绪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是顶尖武者应有的心境,战斗之前,保持最好的状态,不受外物影响。..

    “时间快要到了,那个小子怎么还没来?”

    “他该不会不敢来了吧?也对,我们二舵主名震天下,他陆峰只是没听说过名字的弱鸡,与其来送死,不如当缩头乌龟,还能多活几年。”

    “呵呵,缩头乌龟又有用吗?敢入南洋杀我们舵主,早晚要付出性命的代价。”

    另外几个随行的南洋会小弟,忍不住大声嚷嚷起来,脸上充满嘲讽和得意。

    当他们踏入这片土地的时候,南洋会其实就已经赢了。

    假若陆峰不敢应战,那就直接丢了颜面,对武者来说,这比战败更为耻辱。

    假若,陆峰来了,那么郭书峰必将当场抹杀陆峰,为死去的舵主报仇。

    公平的比武,死亡是在所难免的。

    在大量华夏武者的眼皮子底下,手刃陆峰,南洋会之威,更将名扬全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