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打一顿再说
    林骏的话,让陆峰有些意外。

    “他自己约见我,为什么不来?”

    林骏嘴角一抽,道:“陆少不知道吗,汪远山这人最为傲气,别人想见他,都得提前一两个月预约,还得亲自登门拜访。而他本人,从不会放下身段,亲自去见谁。”

    陆峰不屑一笑:“我给了他机会,来不来,就是他的事了。”

    说着,看了一下时间,下午点55分。

    这时,手机发出震动。

    “喂,陆峰?哈哈,不好意思,今天老爷子身体不适,所以让我来见你。”手机中传来汪传飞的声音,“哦,不知道你还记不得记得我,当初我是跟着汪雅做事的。”

    “你还有五分钟时间。”陆峰不紧不慢地道。

    “嘿嘿,别急,路上有点堵车,马上就到。”汪传飞啪的把电话挂了。

    林骏沉默不语,他很清楚,汪传飞在汪家没多少地位,汪远山让他来见陆峰,等于是根本没把陆峰放在眼里。

    不过,陆峰却不在意到底谁来,他只是想确定汪家的态度如何罢了。

    五分钟后,并没有人来。

    “陆少那汪传飞,不会是故意耍你吧?”林骏迟疑道。

    “再等五分钟。”陆峰淡淡地道。

    2点05分后,陆峰不再多等,退了房间,离开燕北酒店。

    林骏跟在后面,头上暗冒冷汗,他能感觉得到陆少的失望和心冷。

    汪家,终究是选择站在了陆少的对立面。

    然而,二人到了停车场时,却发现汪传飞靠在车上,叼着烟,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陆峰的手机再次震动了一下,随手按下接通。

    汪传飞没看到陆峰在过来,语气很夸张地道:“嗨,陆峰,对不住了,路上堵的太严重,恐怕还得一个多小时呢,要不,你再等一会儿?”

    没人回他,接着,他才发现了不远处的陆峰。

    “哟,巧了。”汪传飞并不觉得尴尬,反倒是讥笑一声。

    林骏怒道:“汪传飞,你过分了。”

    汪传飞使劲啐了一口,把烟头吐到林骏面前,骂道:“林骏,你好歹也是林家的实权者,至于沦落到当陆峰的狗?就因为,琴河集团跟你们合作?我汪家愿意给你们点好处,你可不可以当我的狗?”

    “放肆!”林骏面红耳赤。

    陆峰摆了摆手,不紧不慢地道:“汪传飞,你这么做,是汪远山的意思?”

    “小子,老爷子的名讳,岂是你能叫的?”汪传飞呵斥道。

    然而话音未落,他就觉得嗓子像是被重物压迫了,陆峰款步走来,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顿时,两个保镖冲了过来。

    然而这两人还没来及动手,就被陆峰另一个巴掌直接抽飞。

    “陆、陆峰,你好大的胆子!”汪传飞扯着嗓子道。

    这里是燕京,他更是老爷子钦点的人,自然无所顾忌。然而,这陆峰竟敢对他动手?!

    “你浪费了我五分钟时间。”陆峰面色冷淡地道,“汪远山的面子很大是么?派来一条狗,也敢对我吠吠。”

    “陆峰,你这是在和汪家为敌。”汪传飞呼吸变得困难,脸色狰狞。

    身为汪家人,纵然是被陆峰扼住脖子,他依旧没有服软的意思。相反,在他看来,当陆峰动手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完了。汪家,定然会让他家破人亡。

    然而下一刻,陆峰一巴掌灌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咚啪!

    汪传飞的脑袋被按在车窗上,特制的玻璃,就这样被直接撞碎。

    他本人满脸血丝,惨不忍睹。

    受到如此重创,汪传飞却还没有昏死,痛得嚎嚎怪叫:“陆峰,我要你死,老爷子不会放过你的。”

    啪!

    陆峰把汪传飞像垃圾一样丢在地上,道:“回去告诉汪远山,我给过他机会了,也给足了面子。”

    汪传飞摔得狗啃泥,浑身打颤。

    他意识到,这家伙完全不顾后果,根本就是个疯子。即便明知要被汪家捏死,却还要在死前嚣张。

    “陆少”林骏眼看着陆峰无所顾忌差点把汪传飞弄死,不免倒吸一口凉气。

    这打的可不仅仅是汪传飞,而是汪家,是在打汪远山的脸啊。

    “走。”没有理会地上躺尸的汪传飞,陆峰扬长而去。

    林骏回过神来,亲自开车,载着陆峰缓缓驶出停车场

    少顷后,汪传飞忍住剧痛,连救护车都没叫,而是立马打给了汪远山。

    “老、老爷子,我、我要死了”汪传飞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道。

    “怎么了?有事慢慢说。”汪远山语气沉稳。

    “那陆峰根本不给汪家面子,不把您放在眼里,他差点把我打死了。而且、而且”汪传飞颤声道。

    “而且什么?”汪远山的声音冷了下来。

    “他还说,回去告诉汪远山,我给过他机会了,也给足了他面子。”汪传飞小心翼翼地道,不敢隐瞒。

    “呼”

    汪远山发出一声粗重的呼吸。

    几十年了,他很久没听说过这种话了。

    当年他的敌人,死的死,破产的破产。然而现在,一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却如此口出妄言。

    “区区一个琴河集团,给了他这么大的底气么。”汪远山的声音甚至有些扭曲。

    “老爷子,我我也没想到的,先前我的计划完全都没实施,别说挫他的威风了,这家伙上来就要打人杀人啊。”汪传飞欲哭无泪。

    按照原本的计划,汪传飞会先故意放陆峰鸽子,消磨他的耐心和锐气。

    而后,汪传飞再以绝对居高临下的态度,代表汪家和陆峰面谈,对陆峰施加压力、进行威胁,乃至打击琴河集团。

    在这种重压下,汪家先要求琴河集团送出一百块强体灵玉,作为赔罪和见面礼。最终,汪家强势插手琴河集团,从陆峰口中夺食。

    然而一切,在第一步的时候就结束了。

    陆峰根本不管什么威胁,也完全不在意汪家的打击。迟到?放鸽子?先打一顿再说

    “先让人带你去医院吧。”汪远山沉默许久,语气重新恢复了冷漠淡然,“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狂到几时,我亲自会会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