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好大的牌面
    一手创建?

    听到了陆峰的话,汪婉儿惊得深吸一口气。

    老爷子昨夜推测,陆峰可能掌控了一部分琴河集团。

    然而事实上,整个琴河集团就是陆峰创建的,这就更恐怖了。

    “一手创建那你现在和柳昌、章勇军他们,各自持有多少股份?”汪婉儿又问道。

    “整个集团,都是我的。”陆峰直言道。

    轰!

    汪婉儿脑中一空,觉得世界仿佛被颠覆了。

    她重回汪家多年,见多了各种上流人士,她本人也渐渐在其中立足,并且梦想着未来也能站在金字塔的巅峰。

    即便她有汪家作为靠山,都很难做到。

    然而陆峰,出身平民窟,年仅十八岁,却一手缔造了琴河集团,连章勇军和柳昌都在为他打工。

    哪怕琴河集团远不如汪家,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陆峰,你说真的吗?”汪婉儿的语气很不平静。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陆峰认真地道。言外之意仿佛在说——我说要去汪家,也不是骗你。

    汪婉儿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吃吃地道:“陆峰,你很厉害。”

    “没办法,你是汪家的千金,我若只是普通学生,估计没进门,就会被打出来。”陆峰调侃道。

    汪婉儿哭笑不得,道:“别开玩笑了,我太爷爷要见你。”

    “汪远山?”陆峰凝神道。

    “嗯,你愿意见他吗?”汪婉儿随后把汪远山知道的事都说了出来。

    “下午两点,燕北酒店,我等着他。”陆峰回道。

    “燕北酒店?你是让太爷爷主动去找你?”汪婉儿却很迟疑。

    陆峰说:“怎么了?不行吗?”

    “不是”汪婉儿无奈道,“从来没有太爷爷主动求见别人的,都是别人登门拜访。”

    陆峰呵呵一笑:“我敬他是你太爷爷,所以愿意见他。然而,当他要把你强行嫁给慕容家时,他就没资格让我登门拜访了。”

    汪婉儿心中的柔软不禁被触动了,她在家族不论表现如何出色,最后都沦为了联姻的工具。何曾有人像陆峰一样,考虑过她的感受?

    陆峰,的确是很好。

    唯独遗憾的是他终究无法和汪家作对。

    沉默少顷,汪婉儿轻声道:“陆峰,谢谢你。”

    “这么客气干什么,好了,你去跟汪远山说一声吧,下午两点见。”陆峰笑着道。

    他没有追问汪远山的目的到底如何,其实大概都能猜得到,不外乎是为了汪婉儿的婚事,要么就是分享琴河集团的利益。

    对于汪家,陆峰不存好感。

    但不论如何,汪婉儿姓汪,陆峰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

    如果可以用温和的方式解决问题,对汪婉儿也不会造成伤害。

    至于陆峰怎么做,其实是由汪家自己决定的。就看汪远山会不会一意孤行,非要把汪婉儿送给慕容家了。

    汪家四合院。

    “太爷爷,陆峰说他在燕北酒店等你,下午两点钟。”

    当汪婉儿把陆峰的话传达过来后,汪远山的老脸却狠狠抽动了一下。

    汪婉儿的心悬了起来,她知道,老爷子生气了。

    果不其然,汪远山狠狠捏着躺椅的扶手,沉着脸说:“他让我去找他?”

    汪婉儿低下头去。

    “好大的胆子!好大的牌面!”汪远山大怒,“竖子小儿,不识天高地厚,三十年来,还从未有人口气如此之大,让我去见他?我给他机会见我,已是莫大的仁慈。”

    汪远山身子乱颤,暗处,保镖潘辰华走了出来,搀扶着他,道:“老爷子,不必动怒。”

    汪远山拿起袜子吸了几口,这才稍微平静,略显不快地看着汪婉儿,道:“婉儿,这就是你的青梅竹马?稍微有点成就,就狂傲到了天上,这种小子,难成气候。你还对他念念不忘?”..

    汪婉儿花容失色,连声道:“怎会念念不忘,只是当年积累的感情仍在”

    “哼,慕容旭比他强了不知百倍。”汪远山哼道。

    “我、我只是接受不了慕容旭,至于陆峰虽有好感,但应该也不到谈婚论嫁的程度。”汪婉儿心一横,直言道。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想被嫁给慕容家,但她从未说出来。

    想到方才陆峰的话,她终于忍不住在老爷子面前说了,哪怕改变不了结局。

    然而话音一落,汪远山就勃然大怒,骂道:“孽障!”

    潘辰华冷冷盯了汪婉儿一眼,接着,汪婉儿脸色惨白,险些被压迫得跪在地上。

    “阿华”汪远山给潘辰华使了个眼色,汪婉儿脸色这才恢复血色。

    汪婉儿暗暗咬牙,一句话都没再说。

    少顷,汪远山才轻叹一声,肃然道:“婉儿,等你再大几岁就明白了,嫁入慕容家,对你也是最好的,也能稳固我汪家的地位。而且,我知道你是有野心的人,慕容家,也更能助你实现野心。”

    汪婉儿生硬地笑了笑,她出身贫苦,的确有远大的目标,却不想以这种方式实现。

    更何况,一旦成为慕容家的工具,她与傀儡何异?

    “老爷子,这个陆峰,你看怎么处置?”潘辰华插口问道。

    汪远山略作思索,道:“昨天我让汪传飞去找琴河集团谈谈了,正好,陆峰也交给他吧。这陆峰不给我面子,我就先挫挫他的威风。”

    “明白了。”潘辰华应道。

    下午,雁北酒店。

    陆峰坐在沙发上,旁边还有一个人——林骏。

    最近林家和琴河集团合作,林骏作为林家的代表,亲眼在安定会所见识了陆峰的可怕,所以今天也是特意来拜访陆峰,报告一下合作的进度,顺便增进关系。

    “陆少,你安排的那位季松大师,已经把炼玉机器布置好了,这个月就可以生产。工厂的场地,都是林家方面提供的。至于销售权,按照你的要求,大部分都交给了安定会所的核心会员。”林骏的态度非常尊敬。

    陆峰点点头,道:“不错,林家办事还是很稳的。就到这里吧,我约了汪远山,应该快来了。”

    提及此,林骏却惊道:“汪远山?他不可能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