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变态啊
    燕北山,洞窟中。

    陆峰的手机响起,他本人却无暇顾及。

    宽敞的洞窟内,青霜木总算是被兔仙子、子平道人他们从山体中分离了出来。

    并且,在分离过程中,最外层的黑色保护层,零零散散地落了一地。

    而这些黑色的残渣中,蕴藏着大量狂暴的力量,这也是青霜木的自我保护方式。

    一般来说,表层分离出的残渣毫无作用,然而这对陆峰而言,却是绝好的修炼之物。

    “塔主,都准备好了。”子平道人指着面前的一尊巨大的铜锅,道。

    陆峰干笑一声,道:“那我就先放你们进去了。”

    说完,洞内所有人都被收进了监狱空间,而且陆峰刻意断绝了监狱对外界的感知。

    原因很简单,他要洗澡

    青霜木外层的残渣,全部被放在了铜锅里,并且经过了子平道人的特殊处理,残渣内的狂暴成分全部被溶在了水中,满满的一大锅。

    附近也没有浴缸,陆峰好不容易在监狱角落里搜出这么一口铜锅,勉强能当浴缸用用

    扑通!

    脱光衣服后,陆峰终于跳了进去。

    这次洗澡,为的就是修炼雷音神诀。

    此功法不断强化肉身,而青霜木残渣的狂暴成分,则能让肉身进一步受到淬炼,强度更高。

    否则,陆峰绝对不会在荒郊野外洗澡

    好在这里没有一个外人,监狱囚犯的感知也被切断了,陆峰还算淡定。

    嗤嗤

    血肉之躯入池,黑水顿时发出怪异的声响。

    陆峰浑身毛孔骤缩,只觉得似有无数尖针,疯狂刺进身体,剧烈的痛苦,惹得他险些没忍住跳出来。

    溶解了狂暴力量的“洗澡水”,堪比滚烫的毒液,瞬间击溃了陆峰的**防线。

    不过,他还是咬着牙,硬生生坚持了下来。

    这种近乎“自虐”的修炼方式,才是提升雷音神诀的最快途径

    那狂暴的力量,暴躁地在陆峰体内外肆虐,一刻也不曾停歇。

    一旦撑住了,那么**就相当于是经历了又一次锤炼,提升不可小觑。

    让陆峰有些意外的是,除了狂暴力量,黑水中还有大量可以被吸收的灵气。这部分灵气也随之进入经脉,不断流转,汇聚于丹田。

    于是,他的修为,也出现提升的趋势。

    事实上,青霜木最外的黑色保护层,含有的灵气比青霜木本身还要巨量。只是因为狂暴成分,表层是无法被利用的。

    而陆峰强行利用这种东西磨炼肉身,修炼功法,误打误撞地就得到了表层中的好处。

    时间一点点流逝,剧烈的痛苦,渐渐被陆峰习惯。

    而且,他越来越发觉,这种痛苦的感觉变弱了,这也意味着**的承受能力果然在增强。

    雷音神诀,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两个多小时之后,黑水内的躁动平息了下来,狂暴的成分,都几乎被耗尽。

    “筑基小成,不错。”陆峰深吸一口气,只觉得浑身畅快。

    他不久前刚筑基,只是入门阶段,借助这次机会,成功达到了小成阶段,算是意外之喜。

    哗啦!

    陆峰从“临时浴缸”里站了起来。

    夜色已深,山中一片安静。

    却在此时,山洞入口的藤蔓上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紧接着,一个人影爬了进来。

    山洞内本来是漆黑一片的,但因为陆峰留了火把,所以看的还算清楚。

    来者是个年轻的女子,穿着运动装,却并没有遮住她恰到好处的身材。五官秀美,虽然不是惊天动地的美女,但也有几分惊艳,最不同于一般女人的是,她浑身充满一种健康和朝气。

    而且,单是她进山洞的动作,就让陆峰判断,此人实力不低。

    “想不到,山里藏了个这么地方,好像还有火堆?”女子呢喃自语,在山洞里打量了起来。

    接着,一个光着屁股的身体,就充满了她的视野。

    女子微微一愣,然后尖叫一声:“变态啊!”

    陆峰很尴尬,虽然身体还没干,但只能先把一旁的衣服扯了过来,临时挡住。

    “变态,流氓啊!”女子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捂着眼睛。若非身后就是悬崖峭壁,她都想跳出去了。

    “我说大姐,大半夜的,你至于这么叫吗?”陆峰没好气地道,“你差点把我看光了,我还没叫呢。”

    “你、你!哪里来的变态!”女子娇嗔道,“快把衣服穿上。”

    “什么人啊,你自己偷看我洗澡,搞得像是我看光了你一样。”陆峰嘟囔了一声,“穿好了。”

    女子这才把手放下,红着脸,盯着眼前的一人一锅。

    刚才一个赤条条的人影太有视觉冲击力,她都没看清楚什么,这时候才发现,山洞里的男生竟然有点小帅。

    “长得不赖,身材好像也挺有料的,怎么就是个变态呢。”女子小声道。..

    陆峰顿时不乐意了:“我说大姐,你这说的就过分了啊。我兴致大发,来这里沐浴,感受自然。你自己偷偷摸摸溜进来,到底谁才是变态?”

    看到这女人似乎没有恶意,陆峰心底没什么警惕,于是忍不住开了句玩笑。

    不过这话,却让对方面红耳赤,羞愧得说不出话来。可不是吗,人家洗澡洗的好好的,我闯进来,好像是我不对

    “我、我只是路过,好奇进来看看。”迟疑少顷,女子脸色稍微恢复正常,道,“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谁能想得到呢。”

    说完,她才发现这家伙洗澡的器具很奇怪。

    一只巨大的铜锅,里面还都是黑水。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半夜用锅洗澡,把水都洗成黑水了?!

    陆峰察觉到对方眼神中的异样,很是尴尬,立马转移话题道:“话说,深山老林,一个女人半夜乱走,是很危险的吧?”

    “哼,你也是武者吧?不然应该爬不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女子一副看破一切的态度,道,“难道,你不是为了观看几天后的比武而来?”

    几天后的比武?莫非是我和南洋会舵主的约战?陆峰心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