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约战
    巨蛇被扔进监狱后,子平道人他们立马忙活了起来。

    首先,妖兽的肉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珍贵的补品,修行人吃了也有好处。

    其次,妖兽血是布置聚灵大阵的重要材料,这只新鲜的二级妖兽,效果更好。

    另外,对当下的陆峰而言,最重要的其实是“妖丹”。

    一旦动物修炼成为妖兽,长年累月地修行、积累天地灵气,它的体内就很容易形成妖丹。

    妖丹,虽然不能被人类直接吞吃,但通过一些特殊的使用方式,能让修为突飞猛进。

    监狱里面有这么多老前辈,必然能让妖丹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走,去找青霜木。”陆峰把这些工作交给别人,自己快速和孟令坤、兔仙子朝着山谷深处走了过去。

    在得到青霜木之前,他不想再遇到任何人。

    七拐八折之后,孟令坤来到了山谷一侧的峭壁下,道:“就是这附近,塔主你看那个位置,看起来就是光秃秃的山体峭壁,实际上后面暗藏玄机,在那些藤蔓下,隐藏着一个洞口。我当年受伤误入其中,才发现了青霜木。”

    说着,他就从下往上,快速朝着目标攀爬了过去。

    仔细寻觅了许久,孟令坤扯开藤蔓,在一片光秃秃的山体上猛然砸了一巴掌:“这里被我后来堵死了,后面是有洞窟的。”

    “我来吧。”兔仙子看到孟令坤笨手笨脚的样子,轻飘飘地飞了起来,隔空对着那个地方一推。

    轰!

    顿时,一道法力匹练爆射而出,轻松就把厚厚的岩石和土层贯穿。

    果然,山洞随之出现。

    三人进入其中,发现这里的空气丝毫不沉闷。

    按理说,这地方被孟令坤堵上多年,空气不流通,应该很让人不舒服的,但事实恰恰相反。

    山洞下面还有一个洞窟,跟那条巨蛇的体型相符。

    “果然,妖兽喜欢在天材地宝附近居住,青霜木不会被它给吃了吧”陆峰沉吟道,这一座山峰地下深处,仿佛就成为了巨蛇的别墅。

    “不会的,妖兽喜欢细水长流地吸纳灵物力量,很少会直接吞掉。如果真的吞了,它早就走了。”兔仙子语气十分确定。..

    在山洞里走了一段,渐渐地,陆峰也感受到了一股比较微妙而特殊的灵气。

    “就在前面了。”孟令坤指着尽头。

    很快,小汪也表现出了欢喜的情绪,像是找到了好吃的东西一样。

    果不其然,视线之中,出现了一片黑色的事物。

    就像是一大块黑色的砖块,被镶嵌在了山体内部。

    “这是青霜木?”陆峰有点不可置信。

    本以为青霜木是什么令人惊艳的东西,合着就像是一大团腐烂的木头,大倒是挺大的,应该有十几个立方米。

    “这就是为什么青霜木的采集很麻烦了。”兔仙子正色道,“这一团黑色的,其实只是青霜木的外皮,青霜木本身是一种植物,外皮具有保护作用。这株青霜木长得这么大,必定吸纳了无数天地精髓。怪不得,那巨蛇能修炼成妖兽,多亏了青霜木。”

    陆峰暗暗心惊,一株巨型青霜木,培养出一只二级妖兽,这东西绝对不简单。

    “快点动手吧,免得中途又有闲杂人等路过。”陆峰心念一动,顺便又从监狱里放出两个帮手。

    青霜木是扎根在山体深处的,无法直接移到监狱里,只能在外面先把它挖出来,然后才能放进去。而挖取的过程要十分小心,不然会伤到青霜木,所以要不少时间。

    与此同时,燕北山外的一家酒店内,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客人,生意变得好了不少。

    从今天开始出现的这些客人,都不像是游客,大多比较内敛寡言,很少跟旁人交流。

    当晚,这些来自各地的住客,却自发聚在了一起。

    “看来,关心这件事的朋友不少啊。”

    二三十个人共处一室,个个面色认真。

    “消息,确定是郭书峰发出的吗?”

    “没错,我也听说了,他已经和另一个华夏武者约好了,日子都定了,5月5日,决战于燕北山之巅。”

    “据说,是南洋会为了报仇。那个华夏武者一人斩了南洋会两位舵主,连总舵主都被惊动了”

    众人议论了一会儿,或是好奇,或是担心。

    他们来这里的目睹很简单,就是见证这次“决战”。

    南洋的人要找华夏武者复仇,而且在华夏武道界公开发布消息。如果他们不来观战,顺便撑撑场子,那就等于是丢了华夏人的脸。

    但不得不说,郭书峰的做法很卑鄙,但也很聪明。

    如果他直接闯入华夏寻仇,那就等于是挑衅,不给华夏人面子。到时候,必然有许多华夏武者出面,直接把他赶走甚至杀死。

    但现在,郭书峰以“约战”为由,而且广邀天下武者前来观看,那么这件事就变成了堂堂正正的比武。

    人家两个人比武,别人总不能瞎掺和了吧?

    “听说和他约战的是个苏吴市的学生,才十八岁。这郭书峰,实在是太卑鄙了。”

    “是啊,我们武道界的友人虽然来观战了,但若是同胞被杀死在比武场上,我们也不能强行干涉啊。”

    众人有些愤懑,别人理直气壮地来杀自家武者,谁能高兴的了?

    “郭书峰发布的消息上说,他约战的人是叫陆峰其实,我有个不确定的猜测。”一个穿着布衣的男子正色道,“不久前,我去过天京市的武道会,亲眼看到佐仓信崎被一个少年人击杀,那少年人的名字,似乎就是陆峰。”

    “难道是同一个人?不会吧华夏叫陆峰的人,不知道都有多少呢。”

    “叫陆峰的人是很多,但限制在武道界内,同名的人就不多了。假若,郭书峰约战的陆峰就是击杀佐仓信崎的人,那么这次约战的结果还难说。”男子补充道。

    “我看悬那郭书峰号称宗师之下第一人,除非龙王亲自出面,否则谁有绝对的把握胜过他?”当即,有人表示担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