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兔仙子
    陆峰来到存放奇珍异宝的区域,一件件扫视着这里的宝贝。

    布置聚灵大阵的材料,很多都是他从未见过的,所以监狱的人也在帮他关注着宝库内的东西。

    “这宝库里的东西大多很稀有,价值却差距极大,有的可能只值上百万,有的却价值连城。”子平道人呢喃道。

    “目前我们发现了两件大阵材料,分别是幽冥石和无华奇果可惜塔主只能拿走一样,这就有些尴尬了。”林巧巧笑呵呵地道,“要不两个都拿走?”

    “我倒是想呢,但如果真的这么做,恐怕在走出宝库之前,我就会被打成筛子。”陆峰暗暗道。

    随后,他的目光就在两件宝贝上游走了起来。

    鲍岩在一旁见状,心生疑惑,问道:“陆队长,你看这个东西干什么?宝库里虽然有许多奇珍之物,但这些东西的作用都鲜有人知,还说不定有毒,这东西不像是有什么用的吧?”

    “人不可貌相,宝贝也一样。”陆峰笑道。

    鲍岩也看不透这些怪东西的作用,随手从另一侧的储物架上拿起来一件玉器,道:“要我说,陆少观察的那些灰不溜秋的干枯植株,还不如这些东西实在,说不定还能辟邪。”

    陆峰随便瞥了一眼,这件玉器是一个小兽的模样,大约拳头大小,像是古时候的装饰品。

    虽然不清楚朝代,但这类东西最多就算是古董了,贵的也就几千万上亿而已。

    古董对于武者来说,如果不是为了收集,基本没什么吸引力。

    不料,这时,监狱内却传来一个陌生而好听的少女声音:“双魔玉兽?竟然在这里”

    紧接着,子平、辛长鸣等人,都一下子打起了精神,齐刷刷地望向声音来源,脸上还隐隐有些向往。

    陆峰稍微关注了一下监狱后,看到牢房上的名字,有些无语。

    ——小兔兔仙子。

    他第一次得到镇妖塔就留意过这个很萌的名字,筑基后,一部分被封印的牢房开启,其中就包括苏妲己,还有兔仙子。

    陆峰记得,窃尘子季松因为偷看兔仙子洗澡,差点被打死,所以他这个塔主对兔仙子有一些忌惮。

    毕竟女人嘛,心思很难猜的。

    兔仙子第一次主动开口,就表现出了对玉器的兴趣。这让陆峰不免心生疑惑,道:“双魔玉兽?那是什么?”

    “双魔宗,镇宗之宝。”兔仙子脸色认真。

    “仙子的声音,依旧如天籁一般动听。”

    “多少年没听到仙子的声音,真叫人怀念啊。”

    “仙子也太无情了,塔主上次筑基后,人家苏妲己都冒泡了,你还是这么高冷。”

    子平道人他们一脸花痴,道。

    陆峰满头黑线,合着这群老家伙都对兔仙子爱慕有加呢。

    不得不说,兔仙子的确是个美人。

    即便身在监狱多年,她身上的黛色长裙也是一尘不染,皮肤细腻无暇,青丝顺滑如瀑,当真是和一般人心目中的“仙女”完全吻合。

    不同于苏妲己那种近乎极端的绝美,兔仙子的美艳更显得自然而有亲和力,脸蛋上还有一点婴儿肥,如同十六七岁的少女一样。

    “仙子妹妹,你说的双魔宗又是什么?”陆峰接着问道。

    本来还有些态度高冷的兔仙子,心情好像变好了不少,语气中带了几分欢喜,道:“塔主出身在当代,或许不知道,这世上存在着‘修仙门派’。双魔宗,曾经鼎盛一时,可惜后来覆灭了。”

    陆峰若有所思,他并没有对这种说法感到意外,武者有武者的组织,修仙者当然可以有修仙者的门派,只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罢了。

    “双魔宗有两只玉兽,玉兽本身就是一件法器,而且据说,双魔宗覆灭后留有了密藏,玉兽是密藏的钥匙。若能找到密藏,就等于是找到了双魔宗留下的财富,修仙门派遗留下来的法宝秘籍,绝对不少。”兔仙子补充说。

    这时,子平道人忍不住插了一句,道:“塔主,你这个仙子妹妹叫的就不合适了,你知道兔仙子多大了吗?”

    “呃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仙子看起来年纪很轻,像是小妹妹。”陆峰干笑一声。

    他寻思了一下,兔仙子对一个覆灭的宗门如此了解,搞不好也是活了上百年的怪物。

    “子平,你闭嘴!”兔仙子娇叱一声。

    子平道人哈哈大笑,道:“仙子,人家塔主才十八岁,你比他大了二十倍都不止,马上要四百岁了吧?妹妹还是算了。”

    兔仙子银牙轻咬:“子平,你是不是忘了本仙子的手段?非要说年龄,你当我孙子也够了。”

    兔仙子说话的态度突然转变,颇有种萌妹子插腰骂人的画面感,很有冲击力。

    陆峰没想到,这个外表软萌漂亮的小仙女,居然活了快四百岁。看起来,她很在意自己的年龄,怪不得刚才被叫妹妹的时候好像很高兴

    想想也是,兔仙子是跟苏妲己一个级别的,苏妲己从商朝活到现在呢,这么一算,兔仙子还算是年轻的。

    修仙者修为越高,寿命越长,再加上驻颜有术,保持年轻和美貌并非难事。

    “其实对于我们修仙之人来说,年龄的差距其实毫无意义,只有修为境界的差距。”陆峰感叹一声。

    “还是塔主会说话,子平,你们给我等着。”兔仙子轻哼一声。

    子平道人他们不寒而栗,他们很清楚自己远不如兔仙子,现在兔仙子虽然被关着,但总会有出来的机会。

    到时候,兔仙子一顿暴打,那就苦了。

    “兔仙子不要生气,我们只是开开玩笑,如果你真的想打人出气,就去找季松吧,他以前偷看过你洗澡。哦对,季松在雪峰帮塔主教导女弟子呢。”辛长鸣连忙赔笑。

    不料,一提到偷看洗澡,兔仙子俏脸一红,气上加气:“你们骂我老女人,还揭我短,真当我的修为被压制了,就不足为惧了吗?”

    “不不不,仙子,我们错了,我们口讷,不会说话。”几人齐声道,“请仙子宽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