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当个队长玩玩
    陆峰的话,让章朗彻底哑口。

    张家蒸发了几个亿,琴河集团的付出的代价不会低于这个数字。

    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仅仅是因为自己高兴

    互相伤害?这家伙根本就没有理智。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章朗很清楚,章家的财富,每一秒都在蒸发。

    章朗用有些求助的目光看了一下鲍岩。

    他只能期待,刚才是碰巧了鲍岩才会被陆峰打飞

    然而,鲍岩却还躺在地上,干笑一声:“章家主,今天这事,你就算把你章家的一切送给我,我也帮不了你,我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嘴上这么说,鲍岩的心里其实恨不得把章朗弄死。

    早知道陆峰这么可怕,就算鲍岩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来跟章家合作啊。

    现在,只要陆峰愿意,他这个龙盟队长,就会死于非命。

    钱?的确是好东西,但也得有命花才行。

    “陆、陆少”出于求生的**,鲍岩主动爬了起来,也不管身上的伤势,赔笑道,“这次是我莽撞了,不该大水冲了龙王庙。”

    陆峰的脸上浮现几分戏谑。

    鲍岩硬着头皮,道:“还请陆少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被鬼迷了心窍才跟章家合作,为此,一定会好好补偿陆少的。”

    “补偿?”陆峰笑吟吟地道,“什么补偿,比得上你的一条命?”

    鲍岩浑身发寒,连忙道:“我让陆少加入龙盟,如何?”

    陆峰嗤之以鼻,上次章浩文就拉拢他加入龙盟,鲍岩却也这么说,好像加入龙盟是什么天大的好事一样。

    “陆少别误会,我说的不是简单的加入龙盟。”鲍岩赶紧补充道,“如果是按部就班地进入龙盟,只能成为最基层的成员罢了。而陆少若是加入龙盟,有我这个队长引荐和担保,足以直接成为龙盟队长!”

    “龙盟队长?”陆峰稍微来了几分兴趣。

    普通的龙盟成员,只能糊弄糊弄普通人,在陆峰眼里连个屁都不算。

    但龙盟队长就不一样了,队长在龙盟内是说得上话的,而且队长这个身份也很有威慑力,看章家对鲍岩的态度就明白了。

    “没错,以陆少的实力,不去龙盟担任队长,实在是浪费。”鲍岩十分讨好似地解释道,“一般来说,龙盟队长都是从最普通的成员爬上来的。但如果修为够高,并且有其他队长引荐,则可以直升队长,队长的特权,比其他成员多得多。”

    “还有特权?这龙盟搞得有模有样么,是可以考虑一下。”陆峰小声道。

    鲍岩忽然觉得很苦比。

    他努力修炼一辈子,混到了个龙盟队长,为此引以为傲。..

    无数习武之人,都以加入龙盟为目标。

    结果陆峰呢?白送他一个队长,他都要考虑考虑

    什么时候,龙盟需要求着别人来当队长了?

    嘴上,鲍岩还是非常恭敬地对陆峰解释道:“这里的特权就比较多了,首先就是能自由驱使其他龙盟成员,其次,龙盟内还有自己的宝库,里面的东西都是各种天地奇物或是强大兵器,外界有钱都买不到,队长可以从宝库中选择宝贝。另外,龙盟虽然是武者构成,但实际上是被官方认可的组织,受到上面的重视。所以队长也算是半个官,可以跟一些官场乃至军方大佬说的上话。”

    听到这些,陆峰不由得对龙盟刮目相看。

    怪不得,龙盟在华夏的武道界影响这么大,原来它的底蕴如此深厚,而且这是光明正大的势力,不是南洋会那种帮派性质的东西。

    “这么说来,当个龙盟队长是不错。”陆峰默默点头。

    他最在意的,是所谓的龙盟宝库。

    布置聚灵大阵的关键材料,才只是找到了一部分。龙盟这么厉害,宝库中或许能找到其他的布阵所需之物。

    听到陆峰答应,鲍岩大喜过望,这么一来,陆峰就不可能杀人灭口了。

    “我最近就带陆少去龙盟总部,办理一下加入手续即可,以后,陆队长可要多多关照了。”鲍岩顺口把称呼都改了。

    章家的人,有点做梦的感觉。

    家族的财富,还在不断蒸发。

    琴河集团毫无理智的攻击,依旧在继续。

    章朗终于明白了,谁才是琴河集团真正的掌权者。

    “陆峰,你想清楚了,这样下去,琴河集团,也会损失惨重。”章朗强行平复心情,道。

    “损失?钱对我来说,跟废纸没多大区别。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用钱砸死章家。”陆峰冷冷地道,“章勇军是我的人,你们威胁他的时候,就该考虑过后果了。”

    “难道,你就不怕琴河集团破产?就算你强行毁掉张家,琴河集团,也至少会被毁掉大半。”章朗尖声道,大为失态。

    陆峰不以为意,哪怕琴河集团没了,他凭借强体灵玉依旧能重新起家,只在于他愿不愿意罢了。

    “家主,现在损失的速度越来越快,每分钟几乎都蒸发一个亿”

    巨大的打击,接连出现。

    终于,章朗再也承受不住了,双腿一软,扑通跪了下来:“陆少,我错了,请陆少收手。”

    这一跪,所有在场的章家族人,全部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他们所有的自信、尊严,顷刻间荡然无存。

    家主,亲自下跪了堂堂宁杭市的一大家族,却对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屈服了。

    章勇军却无比激动,看向陆峰的眼神,犹如看待神明。

    当他几乎绝望的时候,陆少,再次站了出来。

    他很庆幸,自己始终坚守,未曾有半点背叛的心思,否则现在叛徒或许是下场最惨的。

    “请陆少收手,我章家承诺,再也不踏足苏吴市半步。”章朗的头埋在地上,跪地不起。

    陆峰没说什么,

    章朗浑身寒毛竖立,他纵横一生,能让他这样畏惧的人,屈指可数。但是在陆峰面前,他甚至觉得自己卑微得犹如草芥。

    “全都跪下,给陆少赔罪。”见陆峰没反应,章朗大声对其他族人呵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