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为什么挑衅我
    安皓做梦都没想到,陆峰明明还没见到孟令坤,就会卸磨杀驴。你丫还没找到人质呢,就要对我下手?!

    陆峰猛刺下来,他的手脚全部被挑断。

    “啊!陆峰,你不道义!”安皓尖声道。

    陆峰呵呵一笑:“强盗说别人不道义,这笑话挺冷呢。”

    说完,大步进入木房。

    里面孟令坤奄奄一息地被绑在铁架上,跟死人差不多。

    直到陆峰出现,他那浑浊的眼中才冒出几分生机:“塔、塔主”

    陆峰点了点头,把孟令坤身上捆绑着的绳索切开,目光则是落在了旁边的另一个铁架上。

    狂涛大师的尸体还挂在这里,被打得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陆峰见状,胸中怒火中烧。

    这师徒俩曾经作恶多端终究是曾经的事,现在他们是陆峰的人。

    结果,狂涛被折磨成这样,孟令坤也是险些殒命。南洋会,真是好生霸道。

    “你先进去吧。”

    陆峰心念一动,把重伤的孟令坤收入仙府,让子平道人先为他处理伤势,狂涛的尸体,也被陆峰收了进去。

    狂涛已死,至少要好好葬了他。

    做完这些事后,重新回到木房外。

    让陆峰惊奇的是,安皓明明已经被挑断了手筋脚筋,却还能爬了很远,差一点让他溜进了草丛里。

    安皓打了哆嗦,心想,这家伙进去一趟,怎么没有救人?

    然而,他没有思考的机会,玄阳剑就已经窜了出来。

    噗!

    一剑穿喉,安皓,死。

    陆峰很谨慎,灭杀修仙者以外的对手,他都只会单纯的物理攻击,没有动用任何真元,也没有引动法宝本身的力量,和普通的铁剑捅死无异。

    少顷,监狱内的孟令坤状态稍微好转,哭着道:“多谢塔主救我”

    “去你药园子看看。”陆峰道。

    现如今,这个孤岛上的药园子已经被南洋会的人发现,药园子就很难继续被保留了。

    而

    事实上,安皓只是南洋会的一个分舵主罢了。南洋会共有十八分舵主,一位总舵主,每一个分舵内都有不少高手。

    陆峰不可能杀了所有人,也没有必要。

    安皓已死,但南洋会的其他人,一定还会惦记着药园子。

    所以,陆峰打算顺势把药园子里的东西一扫而空,反正监狱空间很大,多少东西都装得下。

    “就在前面,这药园子虽然不大,但是里面都是我的珍藏。”几分钟后,孟令坤就提示陆峰找到了目标所在。

    这是一个小山谷,陆峰站在外面俯瞰,果真发现不少灵药,因为灵药的存在,这里的灵气都充沛不少。

    只可惜,他要把这里的东西全都卷走,未来这片药园也将不复存在。

    “下面有人。”陆峰站在山谷外,皱眉皱眉。

    先前在海岸边的那南洋会成员,全都跑到了这里,都守在药园子外,却不敢贸然进入。

    在药园子中央,盘膝坐着一个华袍老者。

    老者看似只有五十来岁,面色红润,双目微闭,像是在潜心修炼。

    陆峰分明感觉得到,此人的身边灵气流转频繁,乃是修仙之人的手段。

    “三舵主,大事不好了,安舵主被一个年轻小子抓走了,生死未卜。”

    “那小子太强,我们也不敢贸然接近,三舵主,你快去看看吧。”

    “三舵主”

    小弟们围拢在外面,焦急地道。

    那老者却忽然睁开双眼,勃然大怒:“放肆,我在此库苦修数日,马上就可成功进入玄灵境,你们这些蠢货,竟敢然我修行?”

    “三、三舵主,我们也是没办法了啊,实在是出了意外。”小弟们苦着脸。

    “闭嘴,便是天塌下来,也不如我突破重要。你们这些饭桶,偏在我关键时候打断,毁了我所有准备,该死!”

    老者怒斥一声,说完,最前面的一个小弟直接飞了起来,然后撞在了他的手上。

    老者一手把这人的胳膊生生扯断,随手扔在一边,骂道:“下次谁敢再打扰我修炼,杀无赦!”

    众人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眼前这位,不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比安皓强太多。

    南洋会十八位分舵主,按照强弱和资历排序,第一位最强,第十八位最弱。

    老者排行第三,普通的成员,怎能不怕他?..

    因为安皓和三舵主关系不错,三舵主又发觉药园子对自己有用,于是特意来此修炼。

    “话说,你们提到,有人挟持了安皓?”老者稍微冷静了一些,道。

    “是、是的”小弟们不敢大声说话。

    这时,山谷上方,一阵拍手声传来。

    啪啪!

    老者抬头一看,脸色沉了下来:“你就是他们说的陆峰?”

    “是、是,就是他!”小弟们看到陆峰,如同看到瘟神。

    他们发现陆峰是一个人回来的,又惊又疑,问道:“安、安舵主呢?”

    “死了。”陆峰淡淡地道,“下一个,就是你。”

    说完,视线就落在了老者身上。

    这片药园子,算是孟令坤一辈子的心血,却被别人肆意践踏。

    陆峰看得出来,老者是在借助药园子的环境,修炼提升。这里灵药众多,环境自然利于修炼。

    老者这种修炼举动,会导致大量灵药变得枯萎。

    他就像是一个洗劫者,在这里修炼这么多天,他直接把药园子毁了一半。

    毁的这些,等于是陆峰的。

    “下一个就是我?好大的口气,纵然是在南洋会内,敢这么对我说的,都不超过两个人。”三舵主讥道。

    陆峰呵呵一笑:“不好意思,我不是南洋会的人。”

    “看来,你刚刚筑基,怪不得这么狂妄。”三长老观察了一下陆峰,脸上写满戏谑,那意思好像就是说——我一眼就看透了你。

    陆峰不以为意,心中默念法诀。

    “安皓是化境武者,他不知道你是修仙者,哦?你手上的剑,好像是一件法宝呢,怪不得,他会吃了大亏。”三舵主不紧不慢地道。

    “其实我很奇怪,你年纪轻轻能筑基,应该珍惜生命,为什么,要来挑衅我?”三舵主玩味地道。

    “抢了我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陆峰淡淡道,手指上,渐渐凝聚出庞大的真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