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如履平地
    船只距离岸边还有一千多米,船主隐隐看到岛上的壮汉个个凶神恶煞,死活不敢靠近。

    陆峰无奈,只得走向船头,纵身跳向海水

    “这是傻子吧?跳海自杀?还是打算游过来?”一众南洋会成员,捧腹大笑。

    然而他们的笑还卡在嗓子眼,就看到那个年轻人竟脚踩海面,没有沉下去。

    啪啪啪!

    陆峰脚踏水面,快速在海面上行走,如履平地。

    “什么鬼?”

    “这是什么人,踏浪而来?”

    “他主动朝着我们靠近,怕是来意不善。”

    众人的脸色终于凝重起来。

    安皓眉头一皱,沉吟道:“难道,孟令坤说的陆少,就是他?”

    陆峰真元凝聚在脚底,正如所谓的轻功一样,片刻光景,就飞跃了这上千米的海面。

    到了筑基境,他对灵力和真元的控制更加完美,要在水上行走,并非易事。毕竟,这不是在空气中飞,水面还是有些支撑力的。

    “安皓是谁?”

    终于,陆峰踏入岛内,扫视了一眼在场众人。

    总共上百南洋会成员,全都充满敌意地看着陆峰。..

    “你是什么人?”安皓沉着脸,道。

    “陆峰。”陆峰淡淡地道,“放了孟令坤,然后从这座岛上,滚出去。”

    闻言,安皓有些震惊,他本以为陆少是个富家子弟,没想到是个年轻的高手。

    从对方踏浪而来的手段推测,这家伙至少是化境强者。

    不过,化境强者又如何?南洋会内,哪个分舵主不是化境?

    “有意思。”安皓笑吟吟地道,“你是想要替孟令坤讨回药园子?”

    “那就是你们承认了。”陆峰面露杀意,玄阳剑已经在手。

    安皓不怒反笑:“就凭你,不过跟孟令坤差不多罢了,却敢一个人闯到我这里。”

    言未落,安皓上身的衣服就砰的一声炸裂,露出钢铁一般的皮肤。

    这安皓也是精于武道之人,看起来比孟令坤还要强一些。

    不过,陆峰并无畏惧。

    他凭借筑基修为和玄阳剑,足以胜过雪山的张痕。张痕,可是玄灵境的修仙者,大概就是玄境武者。

    而这个安皓虽然很强,但终究没有到武道玄境,只能算是化境圆满而已。

    玄境之下,在陆峰眼里,皆为弱者!

    唰!

    剑未至,一道由真元凝聚的剑气,势如破竹地斩向安皓。

    剑气虽然无形无影,但安皓还是感觉到了危险。

    此子,不可小觑。

    安皓心底做出这般判断,体内的力量像是爆炸了一样,甚至引得身体咔咔作响。

    一拳轰出。

    空气都在被集聚压缩,好似一股气浪,撞上了陆峰的剑气。

    同时,火堆附近那些吃喝玩乐的小弟们,也都面色不善地站了起来

    然而,安皓还是小看了敌人的真实水准。

    玄阳剑,那曾经是洞虚强者的法宝,怎是一般化境强者能硬抗的?

    顿时,剑气摧枯拉朽地冲破一切,落在安皓的胸口上。

    不过这安皓反应也是够快,**本身暗劲涌动,竟是硬生生顶住了,才没有当场被斩为两截。

    即便如此,身体上触目惊心的血痕,也证明着他并不轻松。

    “不可能,他明明也只是化境,怎可能是我的对手?”安皓双目圆睁,无法接受。

    他是化境圆满,除非是遇到玄境武者,否则几乎就是无敌的。

    眼前这个看似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年,怎会有这种手段?

    陆峰没有给安皓反应的时间,刹那间,玄阳剑就悬在了他的脖颈上。

    “你只要敢动一下,立马人头落地,信吗?”陆峰冷冷地道。

    安皓心弦紧绷,他发觉,对方的招式,好像根本不是普通武者的能力,这简单的剑招,根本让他捉摸不透。

    附近的众多小弟,又惊又怒。

    他们这些基层的南洋会成员中,其实也有一部分武者,但也就是明劲到暗劲的水准而已。

    眼下,老大居然被陆峰孤身一人控制住了,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华夏小子,放手,否则,准备死。”不少聪明的小弟,突然掏出了枪。

    几十个枪口,对准了陆峰。

    在这种几乎没有任何国家控制的孤岛,动枪,不算意外。

    “你们可以试试,是我切了他的喉咙快,还是你们的子弹更准。”陆峰环顾众人,不紧不慢地道。

    “大胆,你找死。”众小弟大怒。

    安皓大呼道:“住手,全都放下枪!”

    “可是,安舵主”众人迟疑。

    安皓咬着牙:“听不懂我的吩咐吗?”

    说着,他的头上,冷汗直流。

    修为已至化境圆满的他,很清楚这种境界的武者是多强,更何况,陆峰比普通化境武者还强。

    要在强大的武者面前开枪,绝对打不中。

    除非是在对方不知情的前提下,动用威力最大的狙击枪,并且击中要害,否则在人家面前玩枪,等于是在激怒对方。

    在安皓的命令下,小弟们才纷纷把枪收起来。

    “带我去把孟令坤放出来。”陆峰的剑稍微用力了一点,道。

    安皓不敢拒绝,一边指路,一边带陆峰进入岛屿深处。

    至于那些南洋会的基层小弟,陆峰选择了无视。

    他虽然修为不低,但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杀光,更不可能把南洋会直接连根拔起。这安皓是主谋,只要解决安皓就好了。

    不然,直接放监狱内的朋友出来对付这些凡人,岂不更为轻松?

    当然,之所以自己一个人对付这些人,主要是因为陆峰不想太过依赖外人。假若他每次都让监狱的囚犯出面,自己连找人练手的机会都没有。

    修炼,还是要让自己尽快提升,否则可能永远停留在筑基境。

    “到了”

    那安皓七拐八折,带着陆峰来到了一个临时搭建的木房外。

    安皓的精神时刻紧绷着,他知道,自己翻身的机会就在现在。

    只要陆峰见到孟令坤,一定会稍微松懈,这时候,安皓趁机反击,不但能避开陆峰的剑,还能顺势重创陆峰。

    “孟令坤在里面”安皓又道。

    陆峰通过对囚犯的感知,确定安皓没有乱说。

    接着,他提起玄阳剑,对着安皓的手脚突然刺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