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南洋孤岛
    第42章

    孟令坤话音一落,陆峰就仔细感应了起来。

    虽然他可以随时得知每个囚犯的状况,但不可能时刻盯着其中一个。这些天来,他自己忙着筑基,哪有闲心。

    这时,陆峰感受了一下狂涛的状态,却发现已经消失了。

    只有认罪书被解除,或是囚犯死亡,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发生什么了。”陆峰深吸一口气,问道。

    虽然狂涛大师一开始不是什么好人,但毕竟跟了陆峰这么久,突然就没了,陆峰心里不是滋味。

    孟令坤心中苦不堪言,道:“原本我是不敢让塔主知道,如果连采集灵药这么点事都做不好,那也太没用了。可是没想到,中途有南洋会的人插手。我的药园子本是在一座秘密岛屿上种植的,南洋会的人闯入岛屿,我和狂涛有心守护,可惜无力回天。现在,我还藏在山洞中,如果被发现,恐怕也活不了。”

    听完这些解释,陆峰勃然大怒。

    孟令坤的药园子就是他的药园子,狂涛也是他的小弟。

    这个药园子还关系到陆峰未来的修炼,南洋会是什么东西,竟敢杀人、霸岛?

    “你也是化境强者了,那南洋会,有这么厉害?”陆峰冷静下来,问道。

    “南洋会,几乎扎根于整个东南亚半岛,连以南的诸多岛屿,也都被南洋会染指。这次夺我药园子的,是南洋会的一整个分舵。”孟令坤心有余悸地道。

    他虽有化境修为,但双拳难敌四手,对方出动一个舵,他也有落荒而逃的份。

    两人正交流的时候,陆峰听到孟令坤痛呼一声,分明是被人抓住了。

    陆峰可以完全共享囚犯的视觉听觉,此时他就和亲眼所见一样,发现孟令坤重伤藏在一个山洞中。

    很不巧,几个古铜色肌肤的壮汉,刚好找到了孟令坤。

    为首一个黄皮肤的男子,像是华夏人,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道:“呵呵,堂堂孟大师,也会沦落到狼狈而逃的地步?”

    “安皓,你欺人太甚。”孟令坤有些绝望。..

    眼前这位,乃是南洋会中的高层人物,一对一,孟令坤还有信心周旋一下。但对方一个分舵来了上百人,他毫无翻身的余地。

    安皓哈哈大笑:“若不是为了青霜木,你现在跟你的徒弟一样变成骨灰了。说,青霜木在哪里?”

    “我不知道。”孟令坤咬牙切齿地道,爱徒惨死,药园又被霸占,他怎能不恨?

    陆峰听到青霜木这三个字,多了几分在意。

    青霜木,是布置聚灵大阵的一件必需品,可遇不可求。既然孟令坤藏有青霜木,那就更不能被别人抢去了。

    “不知道么?好,我会让你知道的。”山洞内,安皓龇牙咧嘴地道,面色狰狞。

    孟令坤心中愤恨之际。

    陆峰大为不满,传音道:“你告诉这个安皓,让他洗净脖子等我,抢我的东西,杀我的人,不是这么容易的。”

    孟令坤闻言,险些老泪纵横。

    终于,塔主还是愿意为我撑腰的。

    他来了底气,于是厉声呵斥安皓道:“安皓,我告诉你,这座岛都是陆少的,你坏了陆少的好事,准备洗净脖子被陆少斩杀吧。”

    “陆少?那是什么东西?”安皓脸色古怪,以为孟令坤疯了。

    “陆少,那就是神!等到陆少踏足南洋,你区区一个安皓,又算得了什么?”孟令坤啐了口唾沫。

    安皓斜着眼,对身边的小弟道:“打断他两条腿,看他还敢不敢继续叫唤,记住不要打死,青霜木还没到手呢。”

    当即,众人一哄而上,对着孟令坤的双腿狂踹。

    孟令坤牙关紧咬不吱声,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安皓。

    “还敢不敢叫?”安皓讥笑道。

    “我呸!”孟令坤直接一口唾沫喷在了安皓的身上,骂道,“安皓,你死定了。”

    安皓脸色一沉:“我很好气,陆少到底是谁,能给你这么大的底气。”

    “华夏,陆峰!”孟令坤傲然道。

    安皓脸色更加古怪,他对华夏的强者略有了解,有资格跟南洋会叫板的人,寥寥无几。陆峰是什么鸟?名字都没听说过。

    “抓起来,严刑拷打,拷到他说出青霜木的下落为止。”安皓给小弟们使了个眼色,“我倒要看看,他期望的陆少,到底是什么玩意。”

    陆峰没有回家,在苏吴市机场直接去了南洋。

    最后在南洋半岛最南方,租了条船,按照孟令坤的传音,确定了岛屿的位置。

    直到深夜,这座面积很小的岛,才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岸边,一群南洋人聚集火堆附近,大口吃着烤肉、喝着酒。

    “这次真是爽啊,想不到姓孟的这个老头私下里藏了一座宝库,这么多珍贵的灵药,发财了发财了。”

    “今后我们舵,在整个南洋会内,地位一定水涨船高。”

    众人议论纷纷,畅快十足。

    这时,安皓从后面走了过来,呵斥道:“吃、吃,就知道吃喝玩乐,让你们拷打孟令坤,拷打出青霞木的下落没有?”

    “嘿嘿,老大,我们这不是得休息一下吗。”小弟们谄媚地道,“说起来那孟大师真是皮硬,打了一天了,死活不开口,真怕他撑不住死掉。”

    “放心,他是化境强者,不会这么容易被打死的。”安皓道。

    “对了,老大,孟大师被打的时候还一直说着我们倒霉了,念叨着陆少要来了。那个陆少,到底是什么人啊?”小弟们又道。

    安皓嗤笑道:“这世上能让我忌惮的,至少是玄境武者,华夏的玄境武者,大多有名有姓,陆少?天晓得是哪里的鸟人。”

    说着,众人就看到一条船驶了过来。

    这条船很是简陋,甲板上站着一个人,像是开错路了一样。

    “有人,抓起来玩玩?”

    “是个男人,你玩?”

    “看起来他就是朝着这个孤岛来的”

    “哈哈,这个该不会就是孟令坤说的陆少吧?”

    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句,然后全场轰然大笑。

    陆少这两个字,滑稽至极,好像有无穷的魔力,让人听到就发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