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手刃仇人
    听到陆峰的话,张痕不怒反笑。

    “有趣,莫非你是打算替死人出头?”

    说完,张痕拍了拍手,几个徒弟就拖上来一具尸体。

    燕小霞脸色惨白。

    “呵呵,小贱人,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你若是不回,你亲娘的尸体,连埋的地方都没有。”张痕笑着道。

    唰!

    陆峰拔剑,杀意凛然,

    “哈哈,愚蠢。”在张痕看来,陆峰就像是一个为了女人而逞强的蠢货。

    不等他出手,巫东宇就先一步冲出,讨好似地要对付陆峰。

    他刚刚被张痕的药激发潜力,正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一样,此时也是巴不得好好表现自己,获得张痕的好感。

    “嘿嘿,燕小霞啊,曾经你对我不理不睬,现在却要看我脸色,这种感觉,可爽?”巫东宇面色狰狞。

    只不过,他还没碰到陆峰,却见陆峰一巴掌抽了过来。

    啪!

    顿时,巫东宇口中飙血,门牙尽碎,连头颅都像是被打碎了一样。

    “啊!张前辈,救我。”巫东宇仿佛从天堂落入地狱,哀嚎不断。他这才明白,即便自己吃了药,比起真正的高手,也是连垃圾都不如。

    “一条狗而已,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张痕不屑至极。

    巫东宇的心沉了下去,接着,他就眼睁睁看到,陆峰的巴掌又拍了下来。

    咔!

    头盖骨崩碎,巫东宇满头鲜血,当场毙命。

    “用纯粹的肉身力量对付凡人么,真是聪明的家伙。”张痕咂舌。

    原本,张痕是希望陆峰一时冲动,用法术把巫东宇杀了,这样陆峰必将遭受天谴,比死还惨。

    可惜的是,仅仅靠巴掌硬砸,他都能把巫东宇拍死。

    “年纪轻轻,能有这种修为,而且懂得天地戒律,明白雷劫的可怕,实属不易。”张痕感叹一声。

    “雷劫?我刚渡过一次呢。”陆峰瞳孔一缩,玄阳剑直接刺向巫东宇的胸口。

    张痕大惊失色。

    刚渡过?

    难道,刚刚珠峰上的天雷,是因他而起?

    不可能!

    他看起来最多刚筑基而已,怎可能顶得过天雷之威?

    脑中瞬间闪过这些念头,玄阳剑的威力已然暴涨到了极致。

    对手真正出招,张痕才判断出陆峰的底细。

    此子的气息和灵力波动明明只是刚筑基的程度,但这一招剑术表现出的威力,却不逊色于玄灵境。

    见鬼了吧?!

    张痕单手捏了个印法,刹那间,面前便出现一面真元壁障。

    玄阳剑和真元壁障激撞,这层壁障顿时破裂,陆峰也顺势向后撤开了一下。

    “嘶”

    张痕面色凝重。

    他有点相信了,陆峰真的是渡劫之人。

    否则,普通的筑基境新人,怎可能跟他这个玄灵境强者战成平手?

    张痕心底的自信,渐渐被瓦解。

    另外,他带来的一群弟子,还有部落的居民,全都露出震惊之色。..

    尽管只是一招,但也足以让他们感到匪夷所思了。

    “徒儿们,一起上。”张痕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对弟子们大声下令。

    他带来的的人不少,如果一哄而上,必然能给陆峰造成很大的麻烦。而且其中都是凡人,陆峰杀人会有所顾忌。

    然而,正当弟子们奉命涌来的时候,张痕却见所有人忽然停滞在了原地,像是丢了魂一样。

    “嘿嘿。”

    弟子们眼神呆滞,甚至口吐白沫,状态与白痴无异。

    张痕的心中,被一阵惊恐笼罩。

    他修炼几十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场景。

    陆峰则是看了一眼苏妲己,问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不会死,就是下半辈子会变成痴呆罢了”苏妲己轻描淡写地道。

    说完,她对着部落的居民一挥手,这些普通人,全部迷迷糊糊,沉沉睡去。

    如此手段,让陆峰叹服不已。

    九尾妖狐,实在是果决,不能用法术杀凡人,直接一招让敌人全部变成痴呆,这样与死何异?

    至于那些无辜的村民,则只是单纯的昏迷,陆峰不想让他们看到太多修仙者的东西。

    扑通通,这么多人昏迷,张痕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你、你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张痕发现自己竟有些看不透陆峰的底细。

    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真的打下去,自己不是陆峰的对手。

    “你挺喜欢女人?”苏妲己难得开口,面无表情地看着张痕。

    被这种美人注目,张痕只觉得魂都快飞了,甚至要忘记自己的处境。

    “敢问姑娘你是?”张痕语气温和,道。

    “登徒子,好大的胆子,我当你祖宗都够了。”苏妲己柳眉微挑,然后不等陆峰动手,就在原处消失了。

    衣裙飘飘,连空气中都好似飘荡着妩媚的气息。

    下一刻,她就出现在张痕面前,把张痕提了起来。

    说是“提”,实际上她的手都没有碰到张痕,只是抬着,真元就像是触手一样,把张痕定在半空。

    张痕冷汗直流,脸色煞白。

    他终于知道了,陆峰身边的女伴,原来才更可怕。

    陆峰见状,有些哭笑不得,道:“苏妲己,你这样让我很尴尬啊,我心想着自己刚刚突破,想找个人练练手呢。”

    闻言,张痕打了个哆嗦。

    这家伙,真的只是刚刚筑基?在珠峰筑基?还顶过了天雷劫?

    合着我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练手的工具?

    不对,等等,苏妲己?他在叫谁的名字?

    张痕惊惧至极,颤声道:“陆、陆峰,你冷静点,冤家宜解不宜结”

    苏妲己带着询问的态度,问陆峰说:“塔主,怎么处理他?我想杀了他。”

    “算了,练手的人,以后多得是。”陆峰呢喃道,说完,就把玄阳剑抛了出去。

    嗖嗖!

    最后,剑柄精准地落在了燕小霞的手里。

    她还没有从母亲的惨死中恢复过来,本来活泼漂亮的脸蛋上,带着几分迷茫和惊恐。

    抓着剑柄,燕小霞目光忽闪了一下,像是梦中惊醒一样,看着陆峰。

    “你来动手吧。”陆峰认真地道,“人死不能复生,我能做的,只是给你亲自报仇的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