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寻仇
    张痕人都没动,就把一个成年妇女抓到了手里。

    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让先前想要劝解的居民都被吓得半死——这是什么能力?!

    燕母被张痕掐着脖子,惊恐地道:“张痕大师,到底怎么了?”

    “我兄弟去了你们家,然后就死了,你不做出一点解释吗?”张痕一字一顿地道。

    燕母心中一惊,终究,张仙师的死还是被发现了。

    不过,她没有说出实情,而是一脸茫然地道:“我、我不知道,张痕大师的兄弟不是张仙师吗?仙师有通天的本事,怎可能会死”

    “闭嘴,你们这对母女,绝对知道实情。”张痕的脸皮扭曲了起来,“你女儿在哪里?这个贱-种,既然不想好好活着,我就让她先体会一下做人的终极快乐和苦难。”

    燕母有些慌了,她自己并怕遭遇什么,但如果女儿被张痕抓住,下场恐怕比死还惨。

    “我女儿去上学了”燕母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解释说。

    附近的其他一些居民,也都是大气不敢喘一个。

    “那好,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那天在你们家住下的陆峰呢?你们母女俩还威胁不到我兄弟的命,陆峰一定才是关键。”

    “陆峰?那个年轻人,早就走了。”燕母小声道。

    张痕浑身杀气凛然,让人不敢靠近。

    这时候,附近的人群中,却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张前辈,我知道陆峰在哪里。”

    “嗯?”张痕目光一扫。

    燕母瞥眼看了下,心中一紧,说话的人赫然是巫东宇。

    她记得巫东宇七天前是跟陆峰一起出去的,难道,巫东宇要泄密?

    “你说,陆峰在哪里。”张痕淡淡看着巫东宇,问道。

    巫东宇鼓起勇气,恭敬地道:“前几天,陆峰要去一个山峰,像是要寻找什么,是我带他去的,不过后来他又怎样了,我并不太清楚。”

    “很好,做的不错。”张痕露出赞赏的目光,“很有当一条好狗的潜力。”

    被对方说是好狗,巫东宇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但想到陆峰,他心底由怒生恨。

    就是陆峰,抢走了他心爱的女孩,他活该!

    巫东宇知道陆峰应该不是一般人,自己未必能把人家怎么着,但张痕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

    管你陆峰到底是何许人也,只要碰上了张痕,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多谢张前辈夸赞。”巫东宇脸上带着笑容,点头哈腰地道。

    张痕大为满意,笑着道:“很好,你带我去那个地方,我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他就随手把燕母甩了出去。

    燕母一直被张痕掐着脖子,早就有些进气不如出气多了,张痕这一甩,手上还陡然爆发一股巨力。

    扑通!

    燕母被丢在地上,一动不动。

    巫东宇见状,被吓得脸色惨白,他仔细盯着燕母看了一会儿,发现胸口平静,根本没有呼吸的痕迹。

    “张、张前辈,她、她”巫东宇声音哆嗦了起来。

    “看什么看,死了。”张痕没好气地道,“害我兄弟惨死,就要用命来偿,一个都跑不掉。”

    周围的居民,敢怒不敢言。

    他们看得出来,如果谁敢说一句反话,很可能会给燕母陪葬。

    之后,张痕在巫东宇的带领下,前往陆峰曾经寻宝的山峰。

    一路上,巫东宇话都不敢乱说,专心开车,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了七天前的地方。

    “你确定是这里?”张痕看着这座并不出奇的雪山,问道。

    “确定,就是这座。”巫东宇连忙道,“当时陆峰像是来找什么,特别询问了许多环境特征。”

    张痕若有所思:这陆峰既然拥有法宝,就也是修行中人,可能是来找寻某些天地灵物,这就说得过去了。

    旋即,张痕就身轻如燕地爬上这座山,寻觅线索。

    巫东宇见状,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

    前几天陆峰虽然爬山挺厉害,但跟张痕前辈相比,简直就弱爆了。

    张痕如果要杀陆峰为兄弟报仇,那么陆峰焉有活路?

    想及此,巫东宇心中快意十足。

    山上,张痕很快就发现了被挖开的地洞。

    “在雪山寻宝,又是这种地方找的很可能是雪山冰髓。”张痕若有所思,“难道他是要筑基?对了,雪山冰髓可以减少走火入魔的几率,十有**没错了”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远方的最高峰。

    “好小子,真是有种,竟敢在珠峰筑基。”

    张痕推敲片刻,不屑地惊叹一声。

    几乎是所有修仙者都知道,如果能在最高处完成筑基,效果最好,但前提是,得能完成筑基才行。

    如果筑基的时候死了,一切都是白搭。

    选择在珠峰筑基,基本就等于是在送死。

    张痕根据陆峰的一系列行为,大概猜测此人很可能是选择在珠峰筑基,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嘲弄。

    年轻人果然不知天高地厚,有梦想是好的,但为了梦想不要命,就是愚蠢至极。

    “陆峰七天前来这里,如果真的去了珠峰,应该早就死了。如果他没有去珠峰,暂时也不好找其他线索”

    张痕想了想,于是先下了山。

    巫东宇十分谄媚地迎了上去,道:“张痕前辈,有收获吗?”

    “你做的不错,虽然没有确定陆峰的情报,但没有白来。”张痕点头。

    巫东宇大喜,趁机壮着胆子道:“那么可以不以,求张前辈一件事。”

    “说吧,我答应不会亏待你,自然作数。”张痕淡淡地道。

    巫东宇深呼吸两口,鼓起勇气道:“我想要燕小霞。”

    “呵呵,竟然是为了得到一个女人。”张痕嗤之以鼻。

    巫东宇脸色涨得又青又红:“她明明原本就该属于我,却中途被一个外地人迷了心窍。既然她不吃软的,我就来硬的,只要张前辈插手,她只能成为我的女人。”..

    张痕冷哼一笑,道:“我倒是不介意帮你占有一个女人,但,我兄弟因她而死,她也必须偿命,而且我要让她受尽屈辱!”

    巫东宇脸色为难,少顷后才憋出一句:“如果、如果她一定要死,张前辈就让她死前从了我吧,既然要凌辱她,也不多我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