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张痕
    魏绪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副磨损严重的扑克。

    “这牌还是我被关进来时候带着的,没舍得扔,大家凑活着玩吧。”魏绪大大咧咧地道。

    余下几人斜着眼,心说,这货就是因为炼丹时打扑克被前代塔主抓来的,居然不长记性。

    “这种无聊的游戏,也只有你会玩了。”

    “别啊,挺有意思的。大家都不许用修仙者的能力作弊,就会很好玩。等着也是等,不如找找乐子。”

    “要不就试试?”

    “好吧,试试就试试。”

    当许多探险者在以登上珠峰为荣的时候,几个怪物一样的老家伙,却在这里优哉游哉的打牌。

    而在他们上方,真正意义的世界之巅,陆峰的修为稳扎稳打提升。同时,珠峰这种极端的环境,不经意间对他千锤百炼,让他的身、魂,更为强韧。

    又一天、两天

    当陆峰登顶珠峰的第七天,雪山部落内。

    “季叔叔,这么多天都没陆峰的音讯,他到底去哪儿了?”燕小霞坐在家门口,脸上写满忧虑。

    季松很无奈,他奉命保护燕小霞,但又不能告诉别人陆峰是在筑基。

    前几天燕小霞跟陆峰分别,陆峰连车都没有,她就一直不太放心。

    一开始季松随便编几个借口糊弄了过去,但连续七天下来,燕小霞更加不放心了。

    不论以怎么样的理由,孤身一人,都不能连交通工具都不要,甚至电话都打不通吧?

    “季叔叔,要不我们再去那座山峰附近看看吧。”燕小霞沉吟道,“至少,他的手机应该能联系上才对,可是一直关机。”

    季松哭笑不得,塔主现在就在珠峰之巅,有信号就怪了。

    “小霞姑娘,你别担心,陆少不会有事的。”季松语气认真地道。

    燕小霞柳眉微皱:“要不我自己过去看看,不然实在不放心,他毕竟不是本地人,对雪山的危险根本不理解。”

    “得了吧,就算真的有危险,七天下来,尸体估计都凉了。”季松吐槽一句。

    这下,燕小霞更加心中难安。不过,她最近几天也要求过和季松一起去找找陆峰,但季松一直不同意。

    于是,燕小霞没说什么,自己回了房间。

    季松很无奈地轻叹一声,道:“小姑娘心眼太好了,这样以后肯定会吃亏的。在部落里每天吃喝玩乐美滋滋的,何苦去雪山遭罪呢,如果连陆少都会有事,这天底下就没人敢上雪山了。”

    季松优哉游哉地晒着太阳,惬意得很。

    可是,过了一会儿后,他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小霞?小霞?”

    连续叫了两声,没有一点回应。

    季松吓得一个哆嗦,连忙去里面看了看,结果并没有发现燕小霞的身影。

    “完了完了,这妮子不会自己去找陆少了吧。”

    心中焦躁,他赶忙在部落里找了找,然后才从居民口中得知,小霞果然借了一辆车自己开走了。

    季松叫苦不迭,只恨修为不够,不能御空飞行找人。幸好部落里的车不少,他也是赶紧按照上次的路线,租车追了过去。

    然而,就在季松离开后不到半小时。

    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带着一群身穿道袍的大汉,来到了部落之中。

    这些穿着道袍的家伙,显然都不是真正的修士,只是徒有虚表,全都跟在男子身后,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

    “燕小霞,是谁家?”

    中年男子张了张嘴,声音犹如雷鸣,瞬间传遍这个不大的部落。

    “你们确定,我兄弟是去找燕小霞的,然后就音讯全无了?”男子回身,问道。

    “是的,师尊,张仙师那天晚上提起过,他对陆峰的兵器很感兴趣,打算抢来。刚好,根据游客的说法,那天晚上陆峰被燕小霞选中,住在了燕小霞家里。”后面的小弟们答道。

    这些小弟们都很清楚,眼前这位乃是张仙师的亲哥,名叫张痕。道行比张仙师高了无数,平时很少会出现。

    他们这些小弟,勉强算是被张痕指点过,所以称其为师尊。

    今天张痕碰巧回来,却在荒郊野外发现了张仙师的尸体。

    亲兄弟惨死,张痕顿时就炸毛了,于是找到了这里。

    “我数十个数,燕小霞,你若不出来,我让你全家命丧黄泉。”张痕再次高呼一声。

    部落内的居民,纷纷出来张望。

    看到张痕时,许多人都打了个寒颤。

    虽然张痕露面不多,但当地人都明白,他比张仙师更可怕。而且,张痕隔三差五就会以“保佑部落平安”为由,强行占有部落里的女孩。

    张仙师平时如果发现漂亮的小姑娘,都会找借口给张痕留着。

    不久之前,张仙师就看上了燕小霞,还说神仙师傅要降临到张痕身上,给少女赏赐福泽,为此燕小霞要等着跟张痕交-合

    众人不免认为,张痕是来找燕小霞算账的。

    仙师已经代替张痕选中了她,她还在舞会上抛花环给外地人,甚至让外地人去自己家里住,这不是不给兄弟俩面子吗?

    有些好心胆大的居民,朝着张痕走过去,打算说说好话,调解一下。

    尽管,张痕和张仙师很可怕,而且有很多小弟,但他们也是要指望着旅游业赚钱的,不至于因为一点点事和雪山部落撕破脸。

    然而不等居民开口,张痕就目如铜铃,喝道:“滚!我要亲自凌辱燕小霞千百次,再让她被弟子们轮着蹂躏,最后五马分尸。谁敢不服,同受此刑。”

    张痕犹如一个帝王在宣判平民的死刑,语气毋庸置疑。

    众人大惊。

    就算燕小霞给人家抛了个花环,张痕也不至于这么狠吧?这到底是多大仇?

    终于,燕母走了出来,又惊又疑地道:“不知道张痕大师,找我女儿有什么事?”

    “你是谁?”张痕冷冷地瞪着她。

    燕母小心地道:“我是小霞的母亲,小霞早年丧父,只有我一个亲人。”

    “哦?你是她母亲?”张痕眼眸一缩。..

    接着,燕母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落入张痕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