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珠峰之巅
    陆峰挖坑的时候,就提前通知了季松来接人,季松的办事效率也还不错。

    雪山冰髓已经到手,陆峰接下来就要准备筑基丹,所以让燕小霞一个人跟着季松回部落了。

    时至下午,阳光亮得刺眼,远方那座珠峰,格外耀眼。

    “魏旭,出来。”

    陆峰心中默念一声,旋即,那个肥胖而油腻的炼丹师,出现在他面前。

    “恭喜塔主,顺利备齐筑基丹的材料。”魏绪咧着嘴,笑道,“其实在监狱空间内也能炼丹,不过因为监狱内死气沉沉,不如外界这样广阔而充满生气,所以还是在外界炼丹的效果更好。”

    “先去珠峰,到了那里再炼制。”陆峰想了想道。

    现在他的位置还在山脉的外侧,偶尔难免有人类路过,不论是炼丹还是筑基,都还是别被普通人看到为妙。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塔主让监狱里的几个老伙计都出来吧,可以协助你。”魏绪提醒一声。

    陆峰点点头,接着,子平道人、辛长鸣、林巧巧,甚至连鬼差崔大江都被陆峰放了出来。

    一般人要攀登珠峰,必须要做各种准备,而陆峰就这么赤手空拳的过去,就算他是凝气强者,也不敢太莽撞。

    天地自然若是发威,谁都难保遭殃。

    加起来,足足五位强者陪着陆峰,就不需有任何顾虑了。

    当天日落之前,一行人就来到了峰顶下几百米附近。

    “大家都尽量不要发出声音,否则引起雪崩就麻烦了,一律用心神交流。”魏绪找了个稍微平缓的地方,脸色很罕见的认真。

    接着,陆峰也是把所有炼丹的材料和炼丹炉都拿了出来。

    “魏绪,你全心炼丹,我先修炼去了,距离筑基,还差一点点助力”

    陆峰丢下这话,单人直奔珠峰之巅而去。

    在这个与苍天最接近的地方,陆峰深呼吸几口,调整自身状态。

    他的修为,就像是一个装着水的瓶子,瓶子只差一点点就满了。

    在筑基丹出炉之前,他必须把水积累到满,那便是正式筑基之时!

    夜色渐深,珠峰之巅,陆峰的身影,渺小到犹如不存在。

    结束了几十个周天的吐纳灵气,他睁开双目,望见一望无际的冰山雪地,只觉得连自己的胸怀都变得无比开阔。

    修仙之人,哪一个不想与天地同寿,与日月争辉?

    陆峰深信,终有一日,纵然是这无尽雪峰,也不再会是可望不可即的风景

    不知不觉,他的身体上,浮现一片片冰霜。

    对此,陆峰视若不见,精神极度集中。天地灵气缓缓汇聚而来,此处的灵气虽稀,但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污染

    当太阳从地平线上冒头,陆峰已然被白霜覆盖,好似变成了一尊雪人。

    而在他下方的一处缓坡,魏绪也在加紧炼制筑基丹。

    他要给塔主炼丹,自然要炼制出最完美的筑基丹,否则,普通品质的筑基丹,他半天就能完成。

    约莫半人高的丹炉内,火焰呼啸,魏绪的真元,好似催化剂一样,让火焰更为强横。

    这一切火焰的热度和威力,像是全部被封印在了丹炉中,未曾对外面的冰雪造成任何影响。

    一样样药材在其中翻滚,不断被淬炼称为液滴,缓缓被强压、融合

    “这么久还没搞定吗?”辛长鸣百无聊赖地蹲在旁边,心神传音问道。

    “如果是我全盛时期,肯定早就搞定了,但修为大损,只能多花费时间了,不然如果在这地方出岔子,雪崩都能把我们埋了。”魏绪认真地回道。

    接着,他不再分心理会别人,把雪山冰髓小心翼翼地投入炼丹炉。

    雪山冰髓,是筑基丹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修仙者在筑基时,很容易走火入魔,而雪山冰髓的特殊性质,可以帮助筑基者保持冷静,减少走火入魔的可能性。这就大抵相当于一个昏迷的人,被浇了一盆冷水。

    而且,雪山冰髓还偏暖性,不会被服用者造成负担。

    要不然,单纯的冰寒,反而会损害筑基者的肉身。

    呼哧!

    雪山冰髓被投入火焰中,瞬间化作真正的流体。

    原本还有些像是软泥的状态,现在却快速转变为清澈的冰蓝色水浆,在火焰中显得尤其神异

    时间一点点流逝,陆峰身上的冰霜,堆积得越来越厚。

    在这种彻底与世隔绝的环境下,他已然达到了完全的投入状态,对外界一无所知。

    一天、两天直到第三天。

    魏绪紧绷的精神终于松懈了一些,双手对着炼丹炉侧壁一拍。

    火焰好似火龙一样冲出丹炉,在这阵烈火之中,一颗微微散发着灰色光泽的丹药,破炉而出。

    丹药只有拇指般大小,圆润光滑到没有任何瑕疵。

    “这老家伙被关了这么久没炼丹,没想到第一次就成功了。”子平道人默默道,“关键时候,还是挺靠谱的么。”

    魏绪很得意,像是对待情人一样把丹药小心拿了出来,心神说道:“怎么着,佩服不佩服本炼丹师?哼哼,当年如果不是因为炼丹分心,我也不会被关进来。这颗筑基丹的品质,绝对是顶尖的,就算是我,也很难炼制出来。”

    “得了,死胖子,你留着给别人夸吧。”林巧巧白了她一眼。

    魏绪甩了下头:“你这是嫉妒我,嫉妒我给塔主帮了这么大的忙,哼哼,小心我让塔主教训你。”

    几位曾经修仙界的大佬,因为实力降低太多,只能用神识传音互相取笑了几句,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他们抬头看了一眼顶峰的“雪人”,有些犯嘀咕。

    “塔主已经连续三天没动了,到底还行不行啊?”

    “感觉他的体温都降低了很多,有点像是蛇的冬眠”..

    “这应该是一种很难得的‘沉浸’状态,对修炼有好处,反正不会死人就好。”

    几人帮不了什么忙,只能就地坐着等候。

    好在他们早已脱离了对食物的需求,也不担心饿着。

    这时,魏绪在衣服里摸了摸,然后笑呵呵地道:“在这等着也无聊,我们来打会儿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