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法术秘籍
    老僧说话的时候,招了招手,房间里的木鱼就飞了出来。

    咔!

    他手指在木鱼上轻轻一点,木鱼便裂成两半,里面落出一团质地如丝绸的白纸,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字。

    “这是梵天九指的修炼之法,至于小施主能学到几成,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老僧解释道。

    陆峰惊疑道:“梵天九指?大门外面的两尊石碑,又是什么?”

    “我手上的是‘修炼方法’,有了这东西,就可以修炼这招法术。而门外的石碑,是供人参悟用的,但是大部分人,根本参悟不到什么。”老僧解释道。

    陆峰恍然,简单来说,这份秘籍,就像是“教科书”,而外面的石碑,则好似“参考资料”。

    法术秘籍才是根本,不然就算有石碑,也无法学习梵天九指。

    但如果光有秘籍,也只能学到皮毛。真正的法术精髓,还在石碑之中。

    “这份礼物,的确是太珍贵了,而且我本人还不算是佛家传人”陆峰觉得受之有愧。

    老僧把秘籍放入陆峰手中,道:“总比失传了好,更何况,功法、法术都是有缘者得之,哪有这么多规矩。时间因果,皆有定数,该你的就是你的。”

    “那好,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师的心意。”陆峰不再推辞,认真地道。

    “哈哈,不过小施主也不要太抱有期望,梵天九指的修炼极其困难。这招法术,共有九式,故称‘九指’,我一辈子也只修炼到‘第三指’而已。据说,修炼到第五指后,一招便可摧山造湖。”

    陆峰把老僧的话记在心里,小心地把秘籍收好。

    这部法术连监狱里的一些老牌高手都十分重视,一旦修炼有成,威力必然不可估量。

    二人接着闲聊了几句,老僧面露倦色,陆峰也就先离开了。

    道观里面人来人往,陆峰索性直接从后院翻了出去,没再路过大门。

    不过,大门口外的两尊石碑,已经让他提起了很大的兴趣。

    既然要修炼好梵天九指,石碑就是不可或缺的

    “季松。”

    陆峰找了个无人之地,把季松放了出来。

    “恭喜塔主,喜得梵天九指。”季松刚出来,就十分羡慕地道。

    “最近几天,你帮我把那两尊石碑弄到手,有没有问题?”陆峰直言道。

    季松拍着胸脯,道:“对我窃尘子来说,这不是小意思嘛。”

    “我还可以再让子平他们协助你。”陆峰提议说。

    季松连连摆手:“子平虽然修为大跌,但也比得上玄灵境。如果我们这么多人出手,那还不如直接抢呢。我一个人,就能手到擒来。”

    陆峰知道,这家伙是手痒了

    关在监狱里这么多年没过过瘾,这回总算能发挥光和热了。

    “接下来,要去找找雪山冰髓,把筑基丹炼好。今晚,只能先在这个部落过一夜了。”陆峰沉吟道。

    天色已晚,陆峰来到雪山部落中央,看到多处篝火被点了起来。

    虽然现在已经是2世纪,但这个部落内还有些古老质朴的氛围,不少当地的居民,围绕着篝火跳舞唱歌,取暖玩乐。

    在此过夜的游客,大多融入其中,玩的不亦乐乎。..

    陆峰来到最大的一处篝火晚会,打算顺便打听打听雪山冰髓的信息。

    附近的雪山绵延无边,如果他一个人硬找这种天地灵物,有些困难。

    雪山冰髓虽然是修仙者才认识的奇物,但雪山冰髓往往生长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下,部落的居民常年在此生活,应该会有些线索。

    篝火不断闪烁,许多人围成一个圈,气氛极好。

    陆峰找了个空地坐下,旁边刚好是几个当地的长者。

    “小伙子,看起来还是个学生呢,自己来旅游的?”长者们很热情,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说道。

    “我从江南省来。”陆峰笑着道。

    “怪不得长得这么俊秀。”长者们哈哈大笑,“刚好来得巧,说不定能在这里讨一房小媳妇回去呢,我们部落的姑娘,个个可水灵了,性子还好。”

    “这些个姑娘,是都听漂亮的。”陆峰也笑着赞叹了一声。

    篝火旁边许多跳舞的小姑娘,小的十来岁,大的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虽然没有穿着时尚的衣服,但个个花枝招展,充满一种健康而属于女性原本的美。

    “阿爷们在雪山生活了这么久,有没有遇到过一些特殊的地方?比如明明是很寒冷的高峰,却好像隐隐有些暖意。”陆峰顺势问了一句,大概描述了雪山冰髓生长之地的特点。

    几位长者仔细想了想,七嘴八舌地道:

    “哦好像是遇到过几回,不过记不清了。”

    “是啊,雪山这么大,叫不上来具体在那个位置,人老了,就很少出去了,还是年轻时候好像碰到过。”

    听到这话,陆峰心里也有了底。

    既然雪山冰髓是存在的,那就不怕找不到,总有人能说上来一个具体的地点。

    陆峰沉思的时候,觉得头上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轻飘飘地,一个好看的花环,落在他的身上。

    顿时,喧哗声不断。

    “哦吼?”

    “砸中人了,是谁?”

    “是个帅小伙呢可惜了,怎地不是我。”

    “唉,话说,这个习俗,不会是真的吧?”

    “如果是真的,那家伙岂不是太走运了。”

    “切,如果要你一辈子留在这里,送你个小美女,你愿意吗?”

    游客和当地居民议论纷纷,陆峰已然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陆峰把花环拿在手里,一头雾水。

    身旁的长者开怀大笑,说:“小伙子,好福气啊,我们部落最美的一朵花,落到你这里了”

    陆峰有些茫然。

    他发现,原本欢快的歌舞都停了下来,最中央一个唱歌跳舞的少女,正红着脸,默默注视着他。

    这到底是促进游客花钱的手段,还是什么当地的习俗?

    “兄弟,你给个话啊。”

    “是啊,怎么愣住了,是不是幸福来得太突然,被冲昏了头脑。”

    “你行不行啊,不行让我来。”

    一些男性游客捶胸钝足,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