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筑基强者
    老僧的话,让陆峰非常无语。

    敲着玩儿的?这也太随性了吧!

    不过陆峰转念一想,越是敲着玩,才越符合老僧的性格,这种随手敲木鱼的举动,不经意间也就体现了他的心境。

    “小施主想必也是修行中人。”老僧抿了一口茶水,自顾自地道。

    “算是刚入门。”陆峰并未隐瞒,接着问道,“说来,大师既然是佛家传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提及此,老僧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道:“原本这里只是一个小寺庙,后来被开发成了景点,因为是一个老道士带的头,就改成了道观。”

    “老道士,难道是那个张仙师?”陆峰问道。

    “外人是这么称他的,不过都是糊弄人的把戏罢了。”老僧解释道,“我也懒得和他们争什么,之前的一些小和尚都走了,就剩我一个懒得离开,每天就这么优哉游哉地过着。”

    陆峰恍然,怪不得这个道观给人的感觉怪怪的,尤其是门口的两尊石碑,应该是原本的寺庙留下的。

    二人正说着,门外却传来一个十分不善的声音。

    “好你个小子,原来跑到了这里。”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张仙师。

    在大量游客的围攻下,他还能抽身溜走,陆峰有些意外。

    “臭小子,你害我好惨。”张仙师十分气恼地骂道,“砸人场子,断人财路,这种事你也敢做!”

    陆峰不以为意,讥诮地道:“你若不是敲诈我,也不会成为众矢之的。”

    “呵呵,在这个地方,你还敢如此胆大,看样子是不怕死呢。”张仙师面色一狠,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刚才在一群游客面前,他就算对陆峰有万般不满,也不方便动手。

    但是在后院这么僻静的地方,根本没有人,就算把陆峰弄死,也是白死。

    更何况,张仙师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他已是真正的筑基境强者,怎惧这区区一个陆峰?

    不论这陆峰修的是什么,总之比他还弱了一截。

    “你今日的所作所为,足以让你付出性命了。”

    张仙师低喝一声,身边空气剧烈颤动,身法迅疾地闪向陆峰。

    “筑基强者”陆峰有一点点意外。

    这张仙师已经暴露过一些手段了,基本可以表现出修为底细。虽然只是筑基中比较垫底的,但境界不低。

    筑基境的修仙者,大抵相当于是化境武者。

    陆峰并不是没见过化境武者,所以面对这张仙师,并无丝毫紧张。

    张仙师时手心正对陆峰,一股真元化作无形匹练,轰向陆峰的脑门。

    真元泄出,和武者肉身的无形力量隔空打出来,效果相似,陆峰也算是见过多次了。

    砰!

    陆峰眼疾手快,同样以掌回应。

    他本人距离筑基只差一步之遥,纵然表面不如张仙师,但也绝不至于落败。

    “好小子,这般年纪,竟能挡得住我一招。”张仙师见状,有些震惊。

    老僧轻叹一声,道:“张仙师,你太过分了。”

    “闭嘴,死老头,轮得到你废话?我还留了点地方给你吃住,已经是可怜你。”张仙师骂道。

    “这地方,原本就是我的小寺庙。”老僧暗暗摇头。

    “现在是我的道观,我给你吃住,你就该知足。”张仙师恶狠狠地道,接着下一招已经施展了出来。

    他发现陆峰的确有点本事,也不想拖沓,右手从后背拔出一把锋利的长剑。

    这把剑始终插在道袍后面,剑光刚出现,就显得盛气凌人。

    陆峰也不示弱,手掌在腰间一摸,把玄阳剑抽了出来。

    他在进入雪山之前,为了防止意外,玄阳剑就被随身携带,平时夹在身体一侧,不算显眼。

    张仙师一开始以为陆峰带着的是什么纪念品,不过看清之后,顿时眼眸一缩。

    同为是修仙之人,又活了这么大岁数,张仙师对法宝总归是了解的,而对方手中的这把剑,绝对品质不凡。

    张仙师正有些迟疑的时候,老僧已经面露愠色,脚掌猛然跺地:“张仙师,你占山为王,与我无关,但我的客人,你不得无礼。”

    轰隆隆!

    地面上,竟十分诡异地出现一道道裂痕。

    张仙师不禁心生忌惮,他一直以为这个和尚就是个等死的老家伙,没想到深藏不漏,看起来也有不弱于陆峰的实力。

    再看到陆峰手里的剑,终于,张仙师不敢以一敌二十,身子向后连撤几步,翻出后院。人走之前,不忘丢下一句狠话:“好你个秃驴,挺会装么,咱们不着急。”

    陆峰望着此人溜走,也没去追。

    他有玄阳剑在手,足以像斩杀徐星汉一样灭了筑基强者。

    而且如果他放几个监狱的打手,根本都不需要自己出来。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不能突然凭空变出来活人。..

    陆峰敛起心神,问老僧道:“大师,你没事吧。”

    “没什么,我已经接近圆寂,方才略施手段,这把老骨头有些吃不消了。”老僧很平淡地道,即便是提到圆寂,他也没有任何悲喜之情。

    陆峰有些怅然,他毕竟还无法看淡生死。原来这位大师寿命已经即将走到尽头,这种高僧,对于自己的生死早有预料,也不算无法理解。

    “小施主手上的,莫非是玄阳剑?”老僧这才把目光落在陆峰手上,眼神中有些恍惚。

    “是玄阳剑,大师忍得此剑?”陆峰有点意外。

    老僧的脸上,终于有一些激动和回忆之色,道:“我年轻时候,偶然受到一位前辈指点,那位前辈,就用过玄阳剑。”

    “他是叫辛长鸣?”陆峰问道。

    “没错,前辈的真名就是这个。”老僧感叹道,“小施主应该是辛前辈的传人吧?这世界真是小啊,缘,妙不可言。”

    “算是传人”陆峰干笑一声,只能承认了。辛长鸣被关进监狱之前,肯定比老僧的修为要高很多,的确算得上是前辈。

    “我这有一件小小的礼物,刚好打算赠予小施主。既是前辈传人,那我就更要给你了。”老僧正色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