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我敲着玩的
    陆峰在这种局面下,如果敢不给钱,不但道观方面不会放过他,连游客恐怕都会讨伐他。

    在一只只眼睛的注视下,陆峰呵呵一笑,对着地上的青铜剑踢了一脚。

    顿时,青铜剑窜了出去,笔直地砍像大殿外的一根柱子。

    轰咔!

    这根石质的柱子,竟是被直接斩断。

    大殿整个歪了一下,吓得张仙师一个哆嗦:这小子也是修行人?要么就是武者虽然境界不如我,但差的应该不多。

    这下,张仙师的脸色有些凝重了。

    “怎么,你的祖师没来帮你解围?”陆峰语气玩味地道,同时手中也掏出一个小玉佩。

    这块玉佩,是子平道人亲手炼制的“强体灵玉”,比五百万那款的效果还要好,并没有公开售卖。

    “我手上,也有一块强体灵玉,要不让各位体会一下?”陆峰也不小气,把自己的灵玉随便递给近处的游客,让众人传递,感受效果。

    刚碰到灵玉,游客就惊呼起来。

    “世上竟然真的有恢复精神和体力的奇物?”

    “这就是强体灵玉吗,果然非凡,五百万的价格,并不是没有原因啊。”

    “对了,张仙师的灵玉,效果应该更好吧?”

    众人把陆峰的灵玉传递一圈,目光全部落在了张仙师身上。

    张仙师很尴尬。

    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个深藏不漏的家伙,竟然拥有真正的强体灵玉。

    按照正常发展,这些游客就是冤大头,反正他们又不知道强体灵玉到底是什么效果,张仙师随便卖他们一些垃圾,海捞一笔,等于是白赚。

    可是,如果真的把他的垃圾玉石跟强体灵玉对比,比个屁!

    “这个”张仙师迟疑半晌,实在想不到什么接口搪塞过去。

    “张仙师的玉石,该不会是假的吧?”终于,有胆子大的人嚷嚷起来。

    张仙师大怒,傲然道:“无稽之谈!”

    说完,他就把自己刚刚展示的垃圾灵玉递给了游客们。

    张仙师寻思着,就算是真的强体灵玉,也不可能那么神奇,可能效果也是吹得,这些傻游客拿一块石头,都未必体会的出差距。

    可是,众人刚碰到他的灵玉,就露出鄙弃之色。

    “这什么东西啊,拿在手里什么感觉都没有。”

    “刚刚那位小哥的灵玉,没碰到都感觉有神气的力量,仙师的这块,却跟石头没区别。”

    “仙师,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终于,一开始对仙师十分崇拜的游客们,全都态度大转,带着质疑盯住张仙师。

    张仙师如坐针毡,却根本无从解释。

    “既然张仙师不说,那就是在耍我们了。”

    “草,真当我们的钱好骗吗?”

    “合着是个骗子,什么仙师!”

    “还钱,快。”

    “没错,把骗我们的钱全都还了,还有那些护身符,也都是假的吧?退钱!”

    很快,全场沸腾,在一些激烈分子的带领下,游客们纷纷开始算账。

    他们就算再傻也看出来了,这座道观就是故弄玄虚,为了骗钱。

    这张仙师如果真有本事,怎么被陆峰打脸却一个字不说?真有本事,会用破石头加装了灵玉?

    一块石头卖一百万,也太黑心了。

    大量游客一哄而上,直接把大殿围得水泄不通。

    阿兵和其他的一些托儿,想要阻拦,但他们可就惨了,首当其冲地被游客们暴打一顿。

    陆峰懒得多管闲事,就此离去。

    这座道观,唯一令他感兴趣的,也就是门口的两尊石碑了。

    正要离开道观,陆峰的耳中,却隐隐出现一阵十分轻微的木鱼声。

    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一般人绝对听不到什么,但陆峰却觉得,这阵木鱼声十分玄妙,好像其中暗藏大道哲理,令人不自觉地捕捉到它。

    带着疑惑,陆峰凭借自己超常的听力,终于大概判断出了木鱼声的来源。

    似乎,实在道观的后院,没什么客人去的地方。

    渐渐离开这篇嘈杂的区域后,陆峰也是听得越发清晰,不多时,在一条悠长的小石路尽头,出现一间破旧的砖瓦房,旁边竖着几根竹子。

    声音,就是由此而来。

    在这个吵闹的景点,还能有如此清幽而富有禅意的地方,令陆峰颇为意外。

    雪峰部落附近出现道观,本身就很稀奇了,而门口石碑上刻的“梵天九指”,看起来像是佛家的绝学,也很奇怪。

    木鱼声,更是与这个景点的气氛格格不入。

    房门敞开,但陆峰并没有贸然进去,而是小声问道:“大师,方便见见外人吗?”

    “既来,则是有缘者,施主请进。”里面,传来一个平稳而慈祥的声音。..

    陆峰踏步而入,动作没有引起多余的声音,干脆利落。

    入目的是一位身穿粗布衣的老者,看起来年过古稀,不过脸上却有几分红光。

    而他头上的戒疤和敲着的目鱼,也说明着他僧人的身份。

    老僧微闭的双目睁开,微微笑着道:“住处贫寒,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施主的东西,只有一杯苦茶。”

    说着,一只豁角的茶杯,自己在茶盘上划了过来,落在陆峰面前。

    “大师真是高人。”陆峰叹服。

    老僧面色依旧,又道:“施主来到我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吧?哪怕是路过,也算一种原因。”

    “被大师的木鱼声吸引而来。”陆峰如实道。

    老僧稍显意外,问道:“那小施主可从我这木鱼声中,听出了什么?”

    陆峰略作思索,沉吟道:“这木鱼声并无规律可言,不过其中似有一种平淡宁静的韵味,大师应该是随性之人,心中无欲无求,却又乐得自在。在这种被世俗沾染的地方,大师还能保持安逸淡然,这种心境和本事,都不一般。”

    “不错,不错。”老僧朗声一笑,引得白眉毛都颤动了几下,显得颇为慈祥。

    他接着又话锋一转:“不过,小施主只说对了一般。我的心境,的确大抵如此,但这敲木鱼时,却不是这么想的。”

    “这话怎么说?”陆峰态度谦虚。

    “其实,我就是敲着玩的,没想这么多。”老僧仰头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