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快按手指印
    闻言,陆峰顿时面露杀意。

    怪不得,这女人把柳欣骗出来,原来是给柳欣下了蛊毒。

    这么长时间,孟大师如果想给柳欣下蛊毒,多得是机会。

    用柳欣的命来威胁陆峰,效果就不一样了

    嗜血蛊,一旦进入人体,那么下蛊者随时都能控制蛊虫,把中蛊之人内脏吞吃,当场暴毙。

    “陆峰,你一定不忍心眼看着美人香消玉殒吧?”张倩十分得意,仰头笑道。

    柳欣虽然不是很清楚嗜血蛊的意义,但也明白自己成为了陆峰的软肋,于是连声道:“陆峰,你先逃出去!”

    “闭嘴,贱人!”张倩看到柳欣的样子就嫉妒到心态扭曲。

    “柳老师,你先出去一下。”陆峰语气平静,对柳欣道。

    “可是”柳欣满脸担心。

    “你在这里,我不太方便,等会儿,可能会有些血腥。”陆峰认真地道。

    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充满毋庸置疑的意思,柳欣想到陆峰一直都能化险为夷,于是默默走出包间。

    孟大师十分不屑,也不去拦柳欣。

    因为陆峰让柳欣先走,只是自我安慰罢了。嗜血蛊就在柳欣体内,不论她走到哪里,孟大师都能控制蛊虫,随时决定柳欣的生死。

    啪!

    包厢的门被关上,陆峰这才再无顾虑。

    咔!

    突然,一个轻微的奇怪声音出现。

    “什么声音?”韩健惊疑道。

    “监控。”陆峰淡淡地道。

    “监控?这家餐厅的包厢内,是没有监控的。”韩健白了他一眼。

    陆峰不再多言,顶上那个尾部可查的监控摄像头,他早就观察到了。

    既然要动手,那就别留下太多痕迹,不然又要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旋即,他身形一闪,大手猛然抓住了韩健的脖颈,把他拎了起来。

    “陆峰,你好大的胆子!”孟大师勃然大怒,他觉得自己完全被无视了。

    虽然孟大师名声在南洋很响,但是在内地,也算是顶尖高手,而且精通一些特殊的秘术,陆峰又凭什么这样嚣张?

    当着他的面挟持韩健,孟大师无法容忍。

    哧!

    陡然,孟大师手上出现一个形貌怪异的短刀,上面散发着青黑色泽。

    陆峰却根本没看他一眼,另一拳把一面玻璃杂碎。

    这个包厢的一侧就是钢化玻璃,本是客人看风景用的,陆峰这一拳,直接把玻璃砸碎了。

    冷风疯狂涌入,吓得张倩一下子蹲在了地上。

    孟大师正要动手,却不知何时,房间内十分诡异地出现了三个人影。

    子平道人、季松、狂涛大师,好像保镖一样,站在陆峰旁边。

    “跪下,塔主允许你动了吗?”子平道人最先瞪了一眼孟大师。

    孟大师当时就懵了。

    怎么回事?

    这三个人,从哪儿冒出来的?

    另一边,韩健已经被陆峰塞到了玻璃外面。

    “啊啊!”

    悬空处在25楼,韩健的精神瞬间崩溃。

    这一刻,他的脑中没有任何想法,只剩下恐惧。

    陆峰根本就不是人类。

    “啊啊,放我、放我!”

    “孟、孟大师,大师救命啊!”

    韩健用出这辈子最后的力气,嚎嚎大叫。

    “放你?满足你。”陆峰抓着韩健的手,随之松开。

    啊——

    从25楼落下,韩健的声音传播了好一会儿才消失。

    餐桌旁的张倩,浑身瑟瑟发抖,甚至没有发现房间内的其他三个人。

    “陆、陆峰,你、你”张倩声音哆嗦。

    陆峰并无怜悯,故技重施,把张倩抓了起来。

    “啊啊啊!陆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张倩发狂。

    陆峰随手一甩,就把她丢了出去。

    底层的路面上,出现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路人侧目,无不毛骨悚然。

    包厢内,孟大师抹了一把眼泪冷汗。

    突然出现的三个人,让他根本连动手的余地都没有,只能站在原地。

    狂涛大师苦着脸,道:“师傅,你怎么找到这里了。”

    “你勾结外人谋杀师兄,别叫我师傅。”孟大师强作镇定。

    狂涛大师欲哭无泪:“师傅,您老如果还想活命,就赶紧给陆少赔罪吧”

    “你!”孟大师老脸一红。

    季松和子平哈哈大笑,幸灾乐祸地道:“你这小老头,真是不走运,惹谁不好,惹上了最可怕的人。”

    孟大师意识到了问题很严重。

    他自己可是真正的化境强者,更有多种阴招,从来没怕过谁。

    而眼前的这两个家伙,却都有些深不可测。

    最怪的是,这两人和狂涛是凭空出现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孟大师看向陆峰,一字一顿道,

    “去把柳欣的嗜血蛊解了,或者,死。”陆峰冷声道。

    孟大师小眼睛一缩:“你还知道柳欣的命在我手上?你要明白,如果你让我不满意,我随时可以控制蛊虫杀死柳欣。我在南洋纵横多年,威严岂能被你等小辈践踏?”

    话没说完,狂涛大师直接跪了下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道:“师傅,我求你了,快给陆少认错吧,别威严了,不然一会儿连命都没了。”

    狂涛大师在监狱里呆了这么久,怎不明白陆峰的恐怖?

    现在陆峰无所顾忌,别说一孟大师,就算是十个八个,那也不够看的啊。

    “孽徒!”孟大师嘴唇发颤。

    “不愿意么解毒么?”陆峰手中,玄阳剑现。

    狂涛大师真的哭了出来,扯着孟大师的双腿:“师傅,求你了,快跪下,快跪下吧”

    玄阳剑上的威压,连同季松和子平的灵力压迫,是的季松不受控制地浑身被汗水浸湿。

    终于,在狂涛大师的拉扯下,孟大师双腿一弯,跪了下来。

    尽管,他没有亲自试试这几个人到底有多强,但他的本能告诉他,如果不听徒弟的话,自己的下场会比死还惨。

    噗通——

    “陆少,我错了。”

    孟大师把头埋着,这一跪,他身为南洋大师的所有尊严和威严,全部化为乌有。

    倏倏

    一张崭新的认罪书,落在孟大师面前。

    这张纸,也是陆峰为了让孟大师不存在半点异心,乖乖把柳欣的蛊毒解掉,免得他再耍些小动作。

    “师傅,快按手指印。”狂涛大师抢着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