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转让
    这些由灵力化作的细针,快速落下,打在苗瀚身体上的诸多穴位。

    看起来,子平道人就像是在运用针灸术,但这可比针灸术要厉害了太多。

    灵力细针在不断解决病根的同时,也使得苗瀚衰老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活力。这么一来,健健康康地再活三年五载,绝不是问题。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子平道人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苗珍正满脸忧虑,跟陆峰随便聊着。

    “陆少,好了。”子平道人恭敬地道,“苗瀚还在睡觉,醒来就没事了。”

    陆峰点点头,道:“辛苦了。”

    苗珍又惊又疑,好了?什么意思?难道是父亲的病被治好了?不可能吧那可是恶性癌

    “既然老爷子没事,我就先走一步了,等会儿有些私事要处理一下。”陆峰也没有再特意进卧室看苗瀚,跟苗珍道别。

    苗珍愣了愣,有些迷茫地回了苗瀚的房间。

    几分钟之后,苗瀚才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我这么忽然就睡着了”

    “爸,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苗珍忽然发现父亲像是变了一个人,显得精神多了,本来毫无血色的面庞,充满活力。

    “咦?”苗瀚惊疑一声,忽然从床上跳了起来,“这种感觉是”

    很快,他的眼中就浮现出强烈的震惊、喜悦。

    病痛的感觉,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精力满满,苗瀚无法相信。

    “难道,陆峰的那个朋友真的有回天之术?”苗珍喜不自胜,生怕这是在做梦。

    苗瀚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若有所思:“陆先生,比我预想的还要不简单啊。连这种必死的病都能治好,而且,仅仅花费了一个小时。这世上,果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苗珍有点意外。

    父亲这辈子几乎就没真正佩服过几个人,能让他真心忌惮或是敬佩的,只有权利金字塔巅峰的那一小部分人。而此时,他却把陆峰捧得这么,甚至不次于那些大佬。

    “珍儿,你去准备一些手续,把琴河会所、安定会所的所有权,还有大运河运输产业,全部转给陆峰名下。”苗瀚想了想,道。

    “可是,陆峰他不要。”苗珍无奈地道。

    “强送,由不得他不要。”苗瀚十分认真,“从鬼门关走一遭,我也不想去继续操心这么多事了,至于你,也不是能控制安定会所的人,所以只能交给陆峰。这也算是,偿还他的救命之恩吧。”

    “好,我这就去办。”苗珍应了一声。

    苗瀚活了一辈子,自然不再在意名利,苗珍本人又一心向武,所以根本对安定会所也没兴趣。

    与其让安定会所最后被外人瓜分,还不如交给陆峰,至于陆峰怎么处理,那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陆峰离开后,才分出意识去关注监狱空间。

    汪雅的接受能力还是不错,她大概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怎样的世界。

    为此,她也更加震骇,精神几乎崩溃。

    这里的一切,已经彻底颠覆了她以往所有的认知。

    只不过,她的心底还保佑一丝期望。

    在这种绝境下,汪雅的脑中还是想了很多,陆峰能一剑斩了徐星汉,为什么不杀她?

    原因很可能是陆峰忌惮汪家。

    汪家毕竟太过恐怖,陆峰如果杀了汪家的人,肯定会引来无数麻烦。

    尽管他好像拥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空间,但这个空间具体有什么用?很难说,说不定仅仅具有关押的效果。

    这么一想,汪雅觉得自己说不定还有脱身的希望,只要陆峰还不是彻底的无所忌惮。

    “汪雅,五个小时之内,我要你掌握的汪家产业全部消失,没问题吧?”陆峰的声音在汪雅的心底想起。

    汪雅打了个哆嗦:“你、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陆峰淡淡地道。

    汪雅深吸一口气,咬牙道:“陆峰,你太过分了,你还不明白汪家的强大。”

    “汪家如何,与我无关。汪家在江南省的产业,都是你管的,我不想在江南省再听到汪家,你应该做得到。”陆峰接着道。

    “你做梦!”汪雅强作镇定,好像有些底气。

    陆峰没有再多说什么,汪雅的身体一下子不受控制地飘了起来。

    紧接着,旁边凭空出现一根根铁链,把她像是粽子一样捆在牢门上。

    嗤嗤!

    黑色的钢铁牢门,忽然变得滚烫。

    “啊!”

    汪雅发出痛苦的尖叫。

    她没想到,自己会感受到这种刑法,这虽然不是真正的炮烙,但也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汪雅终于明白,自己是何等渺小、何等可笑,居然去挑衅陆峰。

    这个特殊的空间,不仅仅能用来关人,而是可以让陆峰为所欲为

    “啊啊”

    汪雅呼声不断,想要求饶,却连一口连续的话都说不出来。

    “放心,死不掉。”陆峰丢下这话,就继续任由汪雅受罪了。

    在监狱空间内施展刑法,痛苦是可以完全施加给囚犯的,但只要陆峰不打算杀人,囚犯就不会死。

    就像汪雅,如果是平时受到这种酷刑,恐怕当场就死了。

    可她明明痛苦无限,身体却好好的,就算出了监狱,也没人看得出来。

    塔主不让她死,她就不许死。

    “陆少,发布会要开始了,你看,你要不要出席?”

    下午四点,柳昌给陆峰打来了电话。

    “我会去一趟,不会本人不出面,具体事宜,还是你来主持吧。”陆峰道。

    “那好,我给陆少留个席位。”柳昌应道。

    陆峰的心中,有一丝期待。

    今天的这次发布会,主题为“一块颠覆生命的灵玉”,目的就是推出“强体灵玉”。

    最近几天,季松布置了几台机器,已经生产出了第一批灵玉。陆峰考虑到灵玉的价格太贵,无法满足中低端市场,于是把灵玉分成了两等。

    第一种,就是一开始生产的强体灵玉,售价五百万。

    第二种,可以算是超级弱化版,使用最普通的玉石、最低劣的炼玉阵法,陆峰将其命名为“青春灵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