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一剑斩首
    徐星汉惊奇的,仅仅是有点没注意陆峰的剑是从哪里摸出来的。

    但在这种高集中的战斗中,无用的细节没人会关注,所以徐星汉并没有放在心上。

    更何况,这短短一刹那,他也想不了太多,武者之争,更多需要的只是本能和肌肉反应罢了。

    总之,这些都不重要,反正陆峰已死。

    下一刹,陆峰的脑袋就会直接被徐星汉捏断

    这短短的交锋,甚至连半秒钟都不到。

    徐星汉鹰爪直指陆峰的咽喉,而陆峰手中玄阳剑笔直地一斩,没有人任何花哨多余的动作,单纯地斜扫而已。

    咔嚓!..

    宽敞的道路上,一道血柱冲向天空。

    徐星汉的人头,咕噜噜滚向路边的草地,无头之躯还站在原地。

    一剑,斩化境强者!

    陆峰心如止水,他很清楚,当自己走上另一条路的时候,就注定不可能和普通人一样。

    更何况,徐星汉是自己求死。

    想杀人,就要有付出性命的准备。

    玄阳剑的效果,跟陆峰的预期差不多,这毕竟是真正的法宝,威力怎能小觑?陆峰只是境界低于徐星汉,但玄阳剑依旧能把徐星汉斩了。

    恐怕,徐星汉致死都想不到,一剑之威会如此恐怖。

    此时,一旁的汪雅,发出一声震天的尖叫。

    她虽然出自汪家,但何曾亲眼见到这种场景?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徐星汉是汪家最强的几人之一,跟着汪远山打了这么多年天下,结果,却被陆峰一剑砍了?

    “陆、陆峰,你、你”汪雅眼中充满惶恐。

    她太相信徐星汉的实力了,所以身边只带徐星汉一个人,现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而且,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连一个路人都没有。

    退一步说,就算她还有帮手,又怎能敌得过陆峰?

    怪不得,他自投罗网

    汪雅瑟瑟发抖,身体发软,甚至控制不住地躺在了地上

    唰!

    陆峰手中的玄阳剑忽然窜出,悬在了汪雅的脖子下。

    汪雅声嘶力竭地尖吼一声,发现自己没死。

    接着,她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颤声哀求道:“陆峰,你别、别杀我,我是汪家的人,杀了我你也会很麻烦的。而且,只要你不杀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哪怕,哪怕你要了我”

    陆峰声音冷漠:“在这张纸上按个指纹。”

    说话的时候,一张古朴的纸张落在汪雅眼前,纸上写着一堆很繁琐而晦涩的汉字,并不相识现代社会的字体。

    “这是?”汪雅又惊又疑。

    “按指纹,或者死。”陆峰道。

    汪雅吓得一个咯噔:“我按、我按!不过,我、我用什么按啊”

    陆峰光给她一张纸,汪雅瑟瑟发抖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头,最后没有勇气咬破手指,于是哆嗦着在路边的血水中摸了一下。

    借着徐星汉的血,汪雅终于在纸上留下的指纹。

    紧接着,她就觉得眼前一黑,大脑像是被抽空一样,人就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张纸,自然是三界监狱的认罪书了。

    陆峰之所以没有直接杀了汪雅,是因为考虑到汪雅还有用处,不介意让她再活几天。

    “这里是?”汪雅感受着阴森昏暗的环境,惶恐难安。

    “女人,以你的身份,能进入这里,也算是走了八辈子运了。”子平道人幸灾乐祸地道。

    说着,他就被陆峰放到了外面。

    “子平,跟我去看看苗老爷子的身体。”陆峰道,“苗老爷子对我不错,这点小事,没问题吧?”

    “自然没问题。”子平道人连连点头。

    之后,两人便是原路返回,走向苗瀚的别墅。

    至于徐星汉的尸体,就这么被扔在了原处。

    陆峰并不担心自己会受到牵连,那一段路本身就没有监控,而且徐星汉既然想在这里杀陆峰,肯定也是选了最好的地方。

    更何况,徐星汉是汪家的重要人物。

    这种人死了,汪家一定会故意压着消息,免得传播出去,反而对家族不利。

    别墅内,苗瀚的心情不是很好,大概是受到刚才汪雅的影响。

    “珍儿,我死了之后,像汪雅这样惦记着我家业的人肯定更多,你和陆先生要保持好关系。陆先生,曾经乃是池中之龙,如今恐怕是要一飞冲天了。”

    “我知道的,父亲。而且,父亲的身体一定会没事的”

    苗珍有些心酸。

    “老爷子,我回来了。”陆峰站在了外面。

    “陆先生?你后面的这位是?”苗瀚心有疑惑,他刚才听说陆峰是去找医生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带来了。

    只不过,看到子平道人的时候,苗瀚并不觉得这家伙像是医生。

    “闲话就先不说了,子平。”陆峰给子平道人示意道。

    子平道人也不多说,直接坐在了苗瀚的床边。

    “陆先生,我的病自己知道,真的没必要了。”苗瀚叹息道,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对陆峰更为认可,毕竟人家没义务操这么多心。

    子平道人不由分说,他只是看过苗瀚,就早已有了解决之策。

    “还请闲杂人等回避一下”子平道人看了一眼苗珍。

    苗珍有些哭笑不得,她这个当女儿的,也能算闲杂人等吗?而且,治病就治病吧,还要回避别人干什么。

    “我们先出去一下吧,子平的一些医术手段,不希望轻易被外人看去,各行有各行的规矩嘛。”陆峰笑着道,先一步走了出去。

    苗珍也没多想,暂时离开了卧室。

    “这位先生,我这病的确是没救了吧?岁数太大了,老都要老死了。”苗老爷子对子平道人说。

    子平道人淡淡地道:“小老头,你先睡一会儿。”

    说完,他轻轻挥手,苗瀚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子平道人为了最快把苗瀚的病治好,难免要用到一些修仙者独有的手段,如果被普通人看到,还是不太合适。

    这么一来,他就能放开手脚了。

    丝丝灵力在他的手指尖汇聚,好似化作一道道细密的淡青色银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