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你触及了我的底线
    陆峰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原本心情得意的汪雅,顿时要被气炸了。

    她汪雅虽为女子,但谋略、算计、智商,全都不低。

    到了陆峰嘴里,反而骂她弱智?

    “陆峰,你恐怕是真的以为自己平安无事了吧?”汪雅厉声厉色地道,“你的李氏集团摇摇欲坠,你本人也将会变成琴河中的枯骨,这几天我没来及找你,你以为我放过你了?”

    陆峰哈哈大笑:“我还有些心疼汪家,汪家从清末发家,今日难得雄踞一方。结果,出了你这么一号族人,你这种人,就是不小心能引来灭族之灾的蠢货。”

    话说到这里,汪雅反而笑了。

    她知道,陆峰狗急跳墙了。

    现在的陆峰,已是强弩之末,汪雅随时都能按死他。而陆峰本人,也一定知道自己死定了,所以才只能在嘴上寻求满足,说说狠话。

    如果不是为了陆峰的法器,汪雅会留他到现在?

    “陆峰,你现在如果把我要的东西教出来,然后当我的狗,下半辈子还可以享受一世荣华富贵。”汪雅居高临下地道。

    苗珍和苗瀚对汪雅也已经忍无可忍,父女俩几乎同时道:“汪雅,我会断绝和你的一切合作,然后,滚出这里。”

    “呵呵,断绝合作?违约金呢?”汪雅冷哼。

    这时,陆峰的手里多了一叠合同,对准汪雅的脸就扇了过去。

    啪!

    陆峰的实力比苗珍高多了,再加上出手毫无征兆,合同结结实实地砸了上去。

    汪雅顿时肿了脸,抓狂一样:“徐星汉,给我杀了他!”

    徐星汉杀气凛然,但下一刻,他的头上就冒出冷汗。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出现了几个武者。

    这几个武者实力不低,显然是苗瀚暗中隐藏的高手了。

    想来也是,这个名震苏吴的老爷子,身边怎可能没点后手?

    徐星汉虽然很强,但一个人还是不敢太冒险,毕竟他还要保护汪雅。

    苗珍也知道不能在这里杀人,强忍脸上火辣辣的痛,道:“陆峰,你很好,你再一次触及了我的底线。”

    陆峰不紧不慢地坐回椅子上,道:“首先,你要求的违约金,并不会有。你的合同呢?”

    听到这话,汪雅心中一个咯噔。

    她那天刚和苗珍签了合同,结果合同丢了。

    好在苗珍不知道,汪雅才敢这么嚣张。

    但陆峰的意思,好像是他知道合同丢失的事?

    “别找了,在我手上呢。”陆峰当着苗珍的面,把合同撕碎。

    “你、你哪来的?”汪雅双眼瞪大,她通过碎纸看得一清二楚,这份合同就是自己丢的。

    陆峰接着竖起第二根手指:“其二,码头的使用权,苗老爷子已经交给我了。”

    汪雅脸色铁青。

    本来她信心满满地过来,本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没想到会接连受挫。

    “其三”陆峰的声音变得阴沉不少,“琴河会所是苗家的,你也不用惦记。”

    汪雅仰头大笑:“我惦记不惦记,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你是没有必要惦记。”陆峰轻轻一笑,“因为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汪雅深吸一口气:“陆峰,你这是在玩火。”

    说完,她暗暗观察了一下里面的几个武者,再考虑到苗瀚态度果决,她自己今天恐怕很难讨到好处。

    于是,汪雅当机立断:“苗老爷子,告辞!”

    临走之前,还给陆峰投以一个充满杀意的眼神。

    汪雅欲走,苗瀚并未强留。不论如何,她都是汪家的代言人,还是很麻烦的。

    见汪雅走出别墅,陆峰也起身对苗瀚道:“苗老爷子,我先去联系一下那位医生朋友,等会儿再来帮你看病。”

    “陆先生,汪雅不会放过你的,要不,我给你提供一些助力吧,至少能确保你无虞。”苗瀚好心道。

    陆峰摆了摆手:“不要紧,今天日落之前,江南省,再无汪家。”

    说完,大步而去。

    苗瀚的眼眸微微闪烁,陆峰最后这句话,完全就像是胡扯,但不知为何,苗瀚总觉得这天要变了

    陆峰离开别墅后,步行走了一段。

    这片别墅区本就在市区最外围,风景秀丽,有山有水,所以人流并不多。

    忽然间,陆峰面前被一个人影拦住。

    “陆峰,你的胆子很大。”徐星汉背朝陆峰,道。..

    紧接着,汪雅也从一辆车上下来,脸上满是阴狠和畅快:“陆峰,你再三求死,别怪我用最粗暴的手段了。”

    按照最初的计划,汪雅是打算不断给李氏集团施压,逼迫陆峰交出法器,然后再直接让徐星汉把陆峰杀了。

    但现在,汪雅不想等下去了,她要直接执行最后一步。

    不论陆峰是什么人,在徐星汉手中,也只有一死。

    尽管,几天前在医药工厂,徐星汉被陆峰的白头发保镖打伤,但现在陆峰只有一个人。

    徐星汉很清楚,陆峰最大的倚仗就是那个强大保镖!

    而保镖不在身边的陆峰,只能任人宰割

    面对如此陷阱,陆峰却是嘴角微微一勾:“你们真的在等我呢,省的我找了。”

    “死到临头,尚且不知。你是在等待警察救你,还是在等苗瀚救你?”汪雅嘲弄地看着陆峰,在她眼里,陆峰已是瓮中之鳖。

    虽然陆峰的身份有些不一般,但就算死了,汪家也有无数种方式撇清关系。

    说完,她就给徐星汉使了一个眼色。

    徐星汉的气势顿时变了,不再像是人畜无害的中年男人,而是如利剑一样袭来。

    他已是化境武者,在这世上几乎可以横扫一切。

    呼哧!

    连空气都被徐星汉扯得作响,不但如此,他的几乎每一块肌肉中,都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

    武者修炼到这种程度,肉身早已达到了寻常人类无法理解的程度。

    光是他身边逸窜出的暗劲,都震得道路开裂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陆峰手掌对空一招。

    玄阳剑,现!

    唰——

    这短短的瞬间,徐星汉脸上的狰狞变成了惊奇。

    用剑?

    可笑。

    武者连钢板都能戳穿,用剑有什么用?如果不是真正全心练剑的人,兵器反而可能成为负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