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交代后事?
    苏吴市一处风景秀丽的别墅区。

    苗珍早已在此等候,一直望着路上。

    直到她看到陆峰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才有些大跌眼镜地道:“陆峰,你这过分了吧?”

    “怎么了?”陆峰道。

    苗珍仿佛一头黑线:“好歹你也是身家过亿的人了,武道会上更是一招砸死佐仓信崎,至于磕碜得坐出租车么”

    当日天京武道会,苗珍亲眼见识了陆峰的手段,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没把陆峰当做普通人。

    整个苏吴市,能让她愿意亲自来迎接的,也只有陆峰一个了。同为武者,他知道陆峰的能力意味着什么。

    “也是,以后是该自己买辆车了,最近一直太忙,没想过。”陆峰坦然道,“不过出租车也没关系,代步工具而已。”

    这话如果是别人嘴里说出来的,苗珍肯定认为是在装比。

    但她知道,陆峰的是真的忙。如果不忙,这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如何能站在这种高度?

    “要不,有空我帮你定一家私人飞机吧”苗珍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带着陆峰进入一栋别墅。

    苗老爷子躺在床上,脸色苍白。..

    但陆峰来了,他还是坐了起来,道:“人老了不中用,没去接待陆先生,见谅、见谅啊。”

    “苗老爷子快别这么说,折煞了我。”陆峰并未倨傲,礼貌地道。

    苗瀚浑浊的老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许之意。

    尽管他和陆峰相识已久,但仔细想来,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苗瀚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过?陆峰现在的成就和年龄,足以让他自傲乃至自负。

    可事实上,陆峰很谦逊,这是成大事之人才有的态度和胸襟。

    “陆先生,这次来找我,应该是有事要说吧。”苗瀚随后脸色一正,道,“琴河集团,应该是要有大动作了吧?不知道,我活不活得到那一天。”

    陆峰有点惊讶,似乎,整个苏吴市内发生的一切,都瞒不过苗老爷子。

    他也没有隐瞒,道:“我想和苗老爷子谈谈合作的事,关于水运。另外,听说老爷子病重,特意来看看。”

    提及此,苗珍却皱了皱眉,道:“码头的一半使用权,我全都交给汪雅了。”

    “毁约吧,既然陆先生有需要,就不必考虑外人了。”苗瀚不假思索,道,“等我死后,我的产业和人脉,都交给陆先生搭理。陆先生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他还救过你的命,你的命在我眼里,比天都重要。”

    “什么?”苗珍惊呼出声。

    作为苗瀚的女儿,她最清楚父亲手上到底拥有多少资源。

    父亲虽然表面没有多大的公司、产业,但背后代表的能量,远比陆峰手上的集团可怕得多。

    听他的意思,就是把陆峰当做继承人了。

    “珍儿,我知道,你一心追求武道。”苗瀚轻叹一声,道,“既然你不愿意继承我的一切,我又何必强求你呢?这些天,我手上的事都交给你管理了,你觉得自己做得如何?”

    苗珍默默低头:“做得很差,而且,我的确不喜欢这些。”

    苗瀚接着道:“原本,我的确是想要强行改变你,但人之将死,最想的只是想你以后过得开心、舒服。我的产业,对你而言反而是负担、甚至是祸害。”

    苗珍并未反驳,她对于这些功利、物质,的确不感兴趣。

    而且,苗瀚一死,她这个当女儿的,还可能会被多方惦记,反受其害。

    “所以,父亲想让陆峰接管这一切么”苗珍若有所思。

    苗瀚点了点头:“我只有一个女儿,死了什么都带不走,不如把这些留给陆峰。当然,我也有一个请求”

    说完,老眼认真地看向陆峰。

    陆峰却有些哭笑不得,道:“这么严肃干嘛,老爷子的病,未必没有好转的机会。”

    “我的身体我知道。”苗瀚正色道,“人死之前时候预制的,欧阳少天也帮我看过,没救了,更何况,我也不怕死。只是放不下珍儿,她这个人太没心机,做事冲动。以后,陆先生帮我照顾她一下吧,让她一生平安就好。”

    听到这话,陆峰心底的某处柔软不免被触动了。

    这位真正意义上的苏吴市霸主,将死之时,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女儿,这大概就是为人父母吧。

    “老爷子放心,这点小小的要求,我绝对会做到。”陆峰十分郑重地承诺道,“另外,我可以治好你的病,所以传家产的事,就先不用提了。”

    苗瀚如释重负:“答应就好,多谢陆先生了。至于死,我真的早就不怕了。”

    陆峰对苗瀚心存敬重,实则在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让监狱内的子平道人看过了。

    苗瀚的确身体状态极差,一大部分原因是岁数大了,自然衰老,另一部分原因才是重病。

    陆峰无法逆改衰老,但能把病给治好。

    病好后,多活几年不成问题。

    只不过,现在子平道人还在监狱,总不能等当着别人的面把他放出来,所以陆峰打算事后安排子平道人过来。

    苗瀚并没有把陆峰的话放在心上,自顾自地开始交代后事:

    “陆先生,琴河会所是我在苏吴市最大的产业,虽然只是一个会所,但这是连接大量上流人士的枢纽,所以意义重大。以后,由你接管。”

    “另外,我掌控的水运渠道,不仅仅是苏吴市的码头,其实江南省的大运河。”

    “琴河会所和大运河,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燕京的‘安定会所’。”

    说到这里,苗瀚有些体力不支的样子,喘了几口气。

    苗珍接过话茬,解释道:“琴河会所,只是父亲在苏吴市本地随便开设,只是仗着父亲的名字才有点名气,归根到底就是个名流人士聚会吃饭的地方。而燕京安定会所,吸纳了许多会员,每一位会员都是整个华夏中的佼佼者。安定会所代表着的,是堪称恐怖的人脉网。”

    正说着的时候,门口的佣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道:“大小姐,外面有个叫汪雅的女人来了,说是要探望老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