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盗贼
    陆峰试着用了用乾坤袋,最后只是把乾坤袋放在了角落。

    对他而言,整个三界监狱就是一个超级巨大的乾坤袋,什么都放得进去,哪需要这么弹丸大小的袋子?

    不过,辛长鸣连续把自己的两件法宝都送了出来,陆峰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说道:“这样吧,辛长鸣,我不但答应你的要求,让你和季松打一架,之后还会额外给你去外界的机会,作为乾坤袋的补偿。”

    “多谢塔主。”辛长鸣有些激动。

    他在这里被关了一百多年,没想到会遇到这么通情达理的塔主。塔主想干什么,哪需要和囚犯商量?直接来硬的就好。而陆峰却还时不时放囚犯出去玩乐,实在是太好了。

    随后,吱呀一声,陆峰把辛长鸣的牢房打开。

    顿时,两位活了一百多岁的老家伙,全然没有高手风范,好像路边的小混混,直接打作一团。

    好在他们的修为被压制了太久,没引起太大的动静。

    陆峰看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完,于是精神全部回归现实,把玄阳剑拿出来仔细把玩了起来。

    他把丹田内的灵力汇入玄阳剑,抹除掉其中残留辛长鸣的痕迹,随后,这件法宝才有种和陆峰心心相连的感觉。

    嗖!

    长剑出鞘,剑光一闪。

    这银白色的光芒,直至天边那轮明月,好似能把月亮一分为二一样。

    “有资格被称为法宝的兵器,果真不凡。”陆峰随便耍了几下,心情甚好。..

    法宝本身就对修仙者有很大的提升作用,更何况玄阳剑的品质还极高,陆峰深信,借助玄阳剑之威,自己就算遇到筑基境界的修仙者或是化境武者,也有一战之力。

    玄阳剑,足以重创这等强者的肉身。

    这个道理很简单,空手的打不过拿兵器的。

    差不多境界的,玩法宝的肯定更强一个档次。

    直到天亮时候,监狱内两个老者的“打架”才结束。

    这两人一通大闹,甚至使出各种法术,引得监狱内鸡飞狗跳

    最后,两人全都脱力,躺在地上。

    打到这个份上,他们实在是打不下去了,但嘴上还没停,不断对骂、羞辱。

    “辛老狗,你就是个多管闲事的渣渣,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被关进三界监狱?”

    “我呸,要不是你当贼,我也不会进这里。”

    “你活该!再说,我什么时候当贼了?只是顺手牵羊、拿点东西”

    “见过不要脸,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当年,你偷看兔仙子洗澡,怎么不说?!”

    骂到这里,季松一下子有些哑口,然后硬着头皮,吞吞吐吐地道:“什么偷看洗澡?修仙者的事,能叫偷看吗?我、我那只是仰慕仙子,特去观摩,观摩,懂吗?”

    辛长鸣看了一眼幽暗的长廊尽头,幸灾乐祸地道:“等塔主筑基,差不多就能开启深处的牢房了。到时候他把兔仙子放出来,看你还敢不敢这么说。”

    季松立马怂了:“别、别”

    陆峰把这两人的话听在耳中,心里不免多了几分好奇。

    看起来,修仙者貌似也有自己的圈子,里面的人还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监狱里面有个陆峰还接触不到的“小兔兔仙子”,应该就是他们提到的人物了。“想不到,季松外表道貌岸然的,还偷看过别人洗澡呢。”陆峰笑着道。

    “那是观摩,观摩!”季松扯着嗓子,理直气壮地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喜欢女人有错吗?”

    “塔主,你可小心他,季松就是一个老无赖,不但好色无耻,还喜欢当窃贼。”辛长鸣立马接着道。

    “窃贼?”陆峰越来越觉得,贵圈真乱。

    “不然塔主以为他为什么叫‘窃尘子’?”辛长鸣解释道,“窃尘子,当起贼来,连尘土都偷。”

    陆峰:“”

    不料,季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窃贼怎么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行业无贵贱!”

    “厚颜无耻至极!”连辛长鸣都对这家伙无语了,骂不出来。

    季松反而来劲了,很骄傲地道:“能让我窃尘子失手的,也只有兔仙子了,当年如果不是想顺手偷一下她的贴身肚兜,也不会被抓住。说起来,前几天我手痒,还顺手偷了一样东西,可惜没什么用。”

    “你又偷什么了?”陆峰这次是真明白了窃尘子之名的含义,他几乎一直跟着季松,却压根不知道季松做过什么盗窃举动。

    季松回自己的牢房里摸出一叠a4纸,道:“上次我在工厂偷的,虽然这玩意没什么用,但纯粹是为了过手瘾。就是那个叫汪雅的女人,塔主应该记得很清楚。”

    陆峰把这一叠纸接下来看了看,原来是一份合同,内容是关于码头的使用权。

    最后签字的名字是汪雅和苗珍。

    “听说苗老爷子几乎全部掌控了苏吴市的水路运输,苗珍是苗老爷子的女儿,汪雅初到江南省,应该是和苗珍谈了什么合作吧。”陆峰呢喃自语。

    虽然这份合同在季松眼里一文不值,但对汪雅而言肯定颇为重要。

    陆峰自然不会把这东西还回去,随手把它丢在监狱一角。

    不过,这份关于码头使用权的合同,倒是让陆峰想到一件事。

    他的琴河集团一定会越来越大,其中除了灵玉生意外,涉及的领域很多,对于运输的需求也很大。

    陆峰不可能一直留在苏吴市,所以想在自己撒手不管之前,把集团的事全部安排好。

    水运这一块,未来肯定也有巨大需求,有必要提前做好准备。

    苗老爷子是苏吴市真正的霸主,水路几乎被他一人垄断。于是天一亮,陆峰就直接打电话给了苗瀚,打算争取更多的资源。

    不过,接电话的并不是苗瀚,而是她女儿苗珍。

    “陆峰?”苗珍的语气似乎有些沉重。

    “苗老爷子呢?”陆峰问道。

    “我父亲重病,应该是撑不了多久了,现在他在休息。”苗珍轻叹一声。

    “我过去看看吧。”陆峰皱了皱眉,道。

    他记得欧阳少天曾经帮苗瀚治过病,之后就好了,没想到现在又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