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厂房
    铁皮焊接的大门,好像纸糊的一样耷拉下去。

    “有不速之客来了呢。”季松笑吟吟地道,完全没当回事。

    “陆少,快走!”章勇军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声扑通,章勇军就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倒是养了一条好狗呢,我想来雄兴医药,还轮不到你来阻拦。”一个十分不善的女人声音出现。

    循声看去,汪雅正高高在上地扫视着厂房内的情况。

    她这次身边并没有带很多保镖,只有一个中年男人。

    “你来干什么?”陆峰冷冷地道。

    “雄兴医药刚完成收购,我来收尾,看看不行吗?”汪雅十分挑衅地道。

    这段时间以来,她的信心和骄傲越来越大。再加上陆峰的集团不断遭受打压,她更不吧陆峰眼里。

    在她看来,如果陆峰不想死,就只能跪下给她**,她说不定会心情好而绕过陆峰。

    章勇军勉强站了起来,呵斥道:“汪雅,雄兴医药已经是李氏集团的了,你来凑什么热闹?强闯这里,简直目无王法,保安呢?!”

    “别找保安了,都被我放倒了。”汪雅斜着眼,仿佛看待一只跳梁小丑。

    “闯我的地方,还打我的人”陆峰漠然道,“汪雅,你的胆子真的是好大啊,这是第二次了吧?”

    汪雅闻言,却是仰头大笑:“陆峰,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章勇军暗冒冷汗,他这些天也算是鞠躬尽瘁了,但依旧无法阻止汪家对李氏集团的打击。

    汪雅的狂妄情有可原,因为很可能不需多久,李氏集团那就会被毁灭。

    但陆峰却稳如泰山,没有半点慌乱。

    难道,陆少是真的不明白局面?

    章勇军心里产生一种可怕的猜测,差点没吓哭。

    现在陆峰和李氏集团处在很难的境地,强买雄兴医药更是大伤元气,这么搞下去,无异于等死。

    如果陆少明白这点,不应该这么淡定吧。

    抑或是说,陆少还有手段扭转乾坤?

    但在汪雅的打击下,拿什么扭转?

    “陆峰,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主动归顺于我,主动把法器全部给我,还是等着我用强硬手段,收走你的一切?”汪雅随后注视着陆峰的眼睛,咄咄逼人。

    陆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什么?”汪雅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现在才是掌控一切的人,陆峰却敢这么对她说话?

    “小子,你很狂妄。”汪雅身后的男人说话了,徐星汉,犹如一尊铜墙铁壁,守在汪雅身边。

    “陆少,小心他,他很可怕。”章勇军心惊肉跳地道。他刚刚就是被这个男人一声呵斥震飞,险些五脏错位。

    陆峰重复了一声:“我让你们滚了。”

    汪雅深吸一口气,阴声道:“徐星汉,动手。”

    徐星汉瞳孔一缩,犹如一只苏醒的雄狮,整个人身上的气势都变了。

    章勇军这种普通人甚至有些心头发颤,控制不住畏惧之心。

    “陆峰,我知道你实力不错,但你要记住,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徐星汉一字一顿地道,颇有种教训小辈的意味。

    按照计划,汪雅不但要在产业上重创李氏集团,还要在**、精神上重创陆峰。

    如此一来,陆峰必然彻底承受不住打击,汪雅也能花费最小的代价,得到陆峰的一切。

    徐星汉要做的很简单,在武力上碾压陆峰,废掉陆峰,甚至让陆峰当场殒命!

    作为汪老爷子身边的顶尖高手,徐星汉对自己的实力无比自信。

    在他眼里,陆峰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你要对陆少动手?先过我这关再说。”不等陆峰还手,季松就主动站在了陆峰面前。

    “你是?”徐星汉有些摸不着头脑。

    眼前这个老者一大把岁数了,虽然精神不错,但根本不像是能打的样子,这种人逞强干什么?

    “我只是陆少的保镖。”季松想了想,只能用保镖来称呼自己。

    徐星汉心中轻蔑至极,这种人还能当保镖?

    纵然是陆峰亲自上阵,徐星汉都不不惧,又怎会害怕这个半截身子埋进棺材的老头子?

    “老东西,碍事。”

    徐星汉冷喝一声,整个人犹如魅影一样飘过。

    武道修炼到他这种程度,实属不易。

    陆峰只是看一眼这家伙行动的轨迹,就判断此人已至化境。

    不过,徐星汉应该还不如被佐仓信崎,卡在了化境入门。

    砰!

    下一刹,沉闷的声响传来。

    汪雅双眼瞪大,她有些看不懂徐星汉的动作,很好奇徐星汉如何碾压陆峰还有老头。

    但她只看到徐星汉满脸狰狞,头上青筋暴起,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内伤,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厂房顶。

    磅轰!

    金属房顶被撞得震响,回音不断,汪雅痛苦地捂上耳朵。

    徐星汉的耳朵中,更是流出鲜血。

    最终,他不受控制地落在地上,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老徐?!”汪雅的心瞬间凉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猜得出来,徐星汉被那个老头子完虐了。

    “汪总,快走!”徐星汉当机立断,强忍着内伤,拉着汪雅纵身一跃,直接跳出了厂房,没有任何停留地逃走。

    “陆、陆少,他、他是”章勇军被震惊得忘记了疼痛,下巴差点掉了。

    “我的一个朋友。”陆峰道,“你受了伤,这两天先去养伤吧,集团的事先不用操心了。”

    章勇军很是感动,这时候陆少还关心他的身体。但他心又无法平静,汪雅今日之后,肯定会报复得更激烈,陆少一个人能撑得住吗?

    陆峰从容不迫,因为修仙者的能力不方便轻易暴露,所以他把章勇军先送到了医院,之后才拿出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一个从未联系过的号码——林梦溪。

    拨通之后,林梦溪略带疲倦的声音随之传来。..

    “喂,你是哪位?”

    “我是陆峰”

    “啊?陆峰?!”

    林梦溪好像刚睡醒一样,这才打起了精神,语气中好似带着几分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