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窃尘子
    韦开、钱宏、许咏、薛德业、侯弘文五个心头发颤,他们知道,自己的未来,就掌握在眼前这个仅仅十八岁的少年身上。

    终于,许咏壮着胆子,问道:“陆少,不知道我们这份小小的见面礼,可还让你满意?”

    陆峰淡淡点了点头,道:“你们抹除了孙家,也算是省的我动手了。”

    五位老总更加庆幸,自己及时叛变了孙婷。

    听陆峰的口气,他若想要摧毁孙家,易如反掌。既如此,他们五大集团又算得了什么?

    “陆少先前送给我们的‘强体灵玉’,实属奇物,不知陆少对此有何打算”韦开尝试性地问道。

    “最近我会试着让强体灵玉量产。”陆峰道,“到时候,会把一成的代理权给你们。”

    闻言,五位老总又惊又喜。

    量产!

    这种奇物,居然真的可以量产。

    而且,在量产之前,他们就有资格获得一成的代理权,这对他们未来的发展无比重要。

    如果强体灵玉能走向全国、走向国际,意味着不可估量的财富。

    “多谢陆少了!”五人激动得涨红了脸,他们很清楚,自己这一步走得太对了。

    “这场会议,应该也没有继续开下去的必要了,章勇军,你来收尾。”陆峰丢下这话,大步离去。

    墙角的李二叔还在瑟瑟发抖。

    陆峰踏出会议室的大门时,淡淡瞥了他一眼。

    章勇军默默关注到这个微小的举动,对自己的贴身保镖使了一个眼色:“明天,我要报纸上出现李二叔跳楼而亡的消息。”

    陆峰离开集团大厦后,分出心神和子平道人交流了起来。

    他之所以送礼给韦开几人,一方面是为了顺便解决孙婷,另一方面是为了让尽快强体灵玉打入市场。

    这五人就像是免费而有效的广告,不用白不用。

    而且,陆峰能做的只是大量制造强体灵玉,具体的销售,他不可能全部搞定。

    所以,让这五个人先得到一部分代理权,一步步扩展销路,这才是正道。

    “子平,如果利用现代的工业技术进行生产,还有多少要准备的?”陆峰悄然问道。

    “如果是工厂化生产,我就不方便亲自出手了,不过可以在机器中布置特殊的聚灵阵法,生产出强体灵玉,当然效果肯定不如我亲手炼制的。”子平道人解释道,“说起阵法,我在这方面的造诣不是很深”

    陆峰若有所思。

    有雄兴医药作为基础,暗中布置特殊阵法,生产灵玉。然后,再进行销售。这一切,都不会是大问题。

    最关键的问题是,保密。

    强体灵玉本质并不属于凡人接触的灵玉,子平道人也不可能一个个去炼制,一个个卖。

    这也是为什么,陆峰想要利用机器进行量产。

    但一旦开办工厂,那么强体灵玉的生产线肯定会被无所人盯上。到时候,各方势力也一定会想尽办法获取生产方法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确保外人无法仿制或是盗窃我们的强体灵玉?”陆峰又问道。

    “这个就要在阵法上下功夫了。”子平道人老成持重的道,“生产强体灵玉,关键点还是炼玉阵法。其实很简单,只要在机器内做些手脚,一旦机器出现意外,直接让阵法崩溃,那就没问题了。”

    陆峰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强体灵玉并不是什么药物,也不存在药方,实际上就是由特别机器生产的。

    别人如果想要获取强体灵玉,就只能把机器偷走。如果机器被盗,内部的阵法自动崩溃,那么别人偷走也没用。

    “不过我自己恐怕做不到,塔主还是去找找别人吧,我刚进监狱的时候,貌似看到左手边第六间关着一位阵法大师。”子平道人提醒道。

    陆峰心中一动,意识分身就站在了子平道人所说的牢房外,上面写着“窃尘子季松”。

    里面关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仿佛得道高人,自从陆峰获得监狱,这位老者就一直在打坐,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有事找他,陆峰都认为他早已羽化了。

    窃尘子,乃是此人的称号,一般修仙者都会有些道号、称号,比如子平道人就不是本名,而季松才是这位阵法大师的真名。

    而“窃尘子”这个名号,实在有些古怪。

    “季松大师。”初次见面,陆峰还算给对方面子,客气地道。

    老者睁开双眼,捋了捋白胡须,道:“新塔主有何指教?”

    “想请季松大师帮我构建阵法。”陆峰直言道,“我和子平的对话,你应该也听到了。”

    “哼,我季松百年前就已驰名天下,你只是一介晚辈,怎有资格让我帮忙?”季松很傲气地道。

    陆峰耸了耸肩:“那就没办法了”

    声音刚落,牢房内就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油锅,油锅内翻滚不断,劈啪作响。..

    季松顿时打了个哆嗦:“你、你这人好不讲道理!”

    “你们帮了我的忙,我也不会亏待你们。”陆峰有些无奈地道,“好歹我也是塔主,你这么有骨气,我也很为难的。”

    “哼,你以为这样能吓到我?”季松态度坚决,无所畏惧。

    陆峰轻轻一招手,季松整个人就朝着油锅飘了过去。

    顿时,季松就大呼道:“法克!有你这么狠的吗?直接把我整个人往油锅里丢?!快放我下来!什么忙,我帮你就是。”

    陆峰差点笑喷,这货看起来一本正经、铁骨铮铮的,结果一秒就投降了,而且吓得说了“法克”

    “你还会英语?”陆峰忍不住问了一句。

    “咳咳”季松露出回忆之色,道,“当年我在欧洲修行过一段时间,学了几句外语。唔,那大概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当时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我”

    “得了,回忆过去就算了。”陆峰赶忙打住,道,“等我收购完医药公司,就让你出来,在机器中布置阵法。”

    季松搓了搓手指,挤眉弄眼地道:“没点好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