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意你吗个比
    二人刚走到包厢外面,老胡和陆峰也走了过来。

    彭南一眼就看到了陆峰,顿时炸毛了一样:“小子,是你?”

    他的潜意识里,只认为这几人是碰巧路过。

    “咦?彭导,你们认识?”冯大虎稍显意外。

    “呵呵,岂止是认识”彭南阴声道,“刚刚在火车上,这小子不但阻挠我挖掘女星,还敢打我。说起来,我打电话让虎哥的表弟去帮我教育他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闻言,冯大虎脸色骤转。

    他知道表弟被人欺负了,却没多问,难道,表弟堵了陆峰?

    “刚好虎哥在这里,帮我让他长长记性,不要多,让他在医院躺个半年就行。”

    彭南有虎哥在旁,说完就肆无忌惮走向江诗晴。

    这小妮子去哪里不好来这里?这下,简直是羊入虎口。

    然而,虎哥非但没帮他教训仇人,反而是死死按住了他:“彭导,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

    “虎哥?什么意思?”彭南不解。

    “意你吗个比的意思,你他吗坑我啊。”说完,冯大虎一拳砸在彭南的脸上,顿时打出鼻血。

    也不顾震惊的彭南,虎哥立马弯腰深深鞠躬,声音哆嗦着道:“陆少、我、我真的不知道”

    “冯大虎,你他吗打我?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彭南近乎疯狂。

    “我管你是谁,这里是苏吴市,陆少是我老大。”冯大虎沉声道。

    “陆少?!是他?”彭南嗔目结舌,自己在火车上随便遇到的高中生,竟是苏吴市的大佬?

    冯大虎恶狠狠地踹了彭南一脚,骂道:“还不滚?”

    “好你个冯大虎,好你个陆峰!”彭南咬牙切齿,羞愤难当。

    他自己也算是背景深厚的人,虽说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但一天连续被打两次,何曾受到这种羞辱?

    “再不滚,就别想四肢健全地离开苏吴市了。”冯大虎的声音无比凶狠。

    彭南终于明白了,尽管冯大虎有些忌惮他,但冯大虎更怕的是陆少。

    顶着一把鼻涕一把血,彭南再不停留,趁机溜出了会所

    冯大虎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半晌才敢开口,小声问道:“陆少,我没想到表弟瞎了眼答应彭南去堵你,请陆少惩罚。”

    陆峰说:“你跟了我之后,我就说过,用什么方法赚钱没问题,毕竟现在黑白道都有。不过,缺德事是不能做的。”

    “陆少教训的是。”冯大虎连连点头。

    “今天,你的小弟不分青红皂白,就去围殴别人。这简单一件事,都可以看得出来,你的小弟们,要好好教育一下了。教育不好的,一个不留。”陆峰又道。

    “是,我今天就去清理不安份子,让所有小弟遵纪守法,做个好公民。”冯大虎严肃地道。

    “嗯,下不为例。”陆峰没有继续刁难。他也知道,冯大虎是市井出身,的确需要慢慢改变。

    冯大虎见陆峰没有生气,这才壮着胆子提醒道:“陆少,那彭南来历不小,所以我刚刚才故意让他滚了,不然你随手把他废了,可能会引来一些麻烦。不过我们打了他,以后还是要小心一点。”

    陆峰应了一声,心里并不以为意。

    “那个,陆少,难得有空来这里,刚好我安排了几个姑娘,要不保健一下?”冯大虎顺势露出一个你懂的表情,道。

    “保健?保健你妹啊!”陆峰没好气地道,“没看到我旁边有个姑娘吗?”

    冯大虎一开始觉得,以陆峰的身份,身边有几个女人还不正常?但听到这话,他立马恭敬地看向江诗晴,道:“嫂子,我跟陆少开玩笑呢。”

    “谁是你嫂子了,你都快跟我爸一样大了。”江诗晴脸色涨红,扭头就走。

    陆峰哑然失笑,跟了上去。

    琴河会所就在河边,出门就是望不到尽头的河水。

    江诗晴怔怔地一眼望去,默默在河边漫步。

    二人就这么走着,不知不觉就已经渐渐远离了市中心

    终于,陆峰忍不住突然问道:“江诗晴,你知道镇妖塔吗?”

    当日镇妖塔好像就是从江诗晴身上冒出来的,至今陆峰都不明缘由。

    不过,江诗晴一脸疑惑,反问道:“镇妖塔?那是什么”

    “没什么,兴许是巧合吧。”陆峰低语,说着自顾自地提了一句,“其实,我对琴河的感觉也有些怪怪的。这琴河从北向南,最后汇入玉嘉湖。”

    提到玉嘉湖,陆峰互相想起,自己第一次和江诗晴见面时,她问过“玉嘉山怎么走”。

    事实上,地图上根本没有玉嘉山这个地方。

    “莫非,玉嘉山跟玉嘉湖有什么关系?可玉嘉湖附近,更没有什么山川”陆峰小声道。

    “玉嘉山?好熟悉的名字。”江诗晴也露出思索之色,看起来,她并不记得自己上次迷迷糊糊地说出过这个地名。

    “算了,我让人去查查吧。”陆峰想不出什么头绪,将杂念抛之脑后。

    这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郊区。

    略显清冷的道路上,一辆停在路边的丰田埃尔法引起了陆峰的注意。

    倒不是车本身有什么奇怪的,而是旁边有个熟人——女警花段芊芊。

    “陆峰?终于有个活人了,来帮我个忙”段芊芊看到陆峰,老远就叫道。

    “不去,我在陪美女呢。”陆峰笑呵呵地道。

    “我不是美女么?”段芊芊娇斥道。

    “是美女,就是脾气太大了。”陆峰又道。

    “不跟你斗嘴了,你会修车吗?很急。”段芊芊有些恼火。

    虽然她因为李天明的死而对陆峰高看一眼,但现在发现,这小子说话还是气人。

    “修车?我又不是汽修工,怎么会修车。”陆峰脱口而出。

    接着,一个三十来岁浓妆艳抹的女人从车窗探出头来,很不客气地道:“段警官,你在跟谁讲话?万一暴露了林的行踪,你担得起责任吗?”

    “你有没有搞错?我只是听领导的吩咐来保护一下你们,不是来给你们修车的,你们自己的车坏了怪我?”段芊芊正郁闷着呢,语气也很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