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我可是虎哥的表弟
    陆峰心里也觉得奇怪,但江诗晴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也说不清。她当日迷迷糊糊地出现在琴河边,就已经很匪夷所思了。

    “而且,当时我穿着的那身古风衣裙,根本都不知道怎么来的。后来家人也找了一些奇人异士调查原因,却没半点头绪。”江诗晴又补充道。

    之后,她觉得自己说的似乎有些多了,就没再多提。

    陆峰却更加不解,其实他对江诗晴的感觉也很复杂,莫名的好感和亲近,似曾相识,说不清道不明。

    好似,两人之间,就是因为镇妖塔的出现,而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哟,小姑娘生的不错呢,有没有兴趣当明星?”这时,过道边路过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

    江诗晴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男人摘下墨镜,露出一个温和而绅士的笑容:“小美女马上就认识了,我叫彭南,是一位导演,也会顺便挖掘有明星潜力的人。”

    “哦?”江诗晴不以为意。

    “小美女长得这么漂亮,声音也好听,有没有兴趣当个明星?我们公司最近正在大力培养新人”

    不等对方回应,江诗晴就干脆地回绝道:“抱歉,我没兴趣。”

    彭南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他纵横娱乐圈多年,如果别人能得到他的扶持,肯定高兴得睡不着觉。

    结果这个不识趣的丫头,却丝毫不给他面子。

    当然了,作为被栽培的代价,新人肯定是要付出一些什么的。

    看到江诗晴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的脸庞,彭南心底一阵火热,如果能把这么年轻水嫩的姑娘潜规则了,那才不枉生为男人一场啊。

    “小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了,这种机会,一般人想要都没有的。”彭南耐着性子,道。

    “那麻烦你去找有兴趣的人好了。”江诗晴淡淡地道。

    “生了一副好皮囊,如果不走演艺圈,实在可惜了呢”彭南笑呵呵地道,右手很不老实地朝着江诗晴的脸上靠了过去。

    江诗晴有些反感地躲闪了一下,彭南大为不满,手还没收回去。

    咔!

    接着,陆峰就一巴掌抓住了彭南的手腕。

    “你是谁?”彭南脸色一改。

    “她已经说了没兴趣。”陆峰淡淡地道,“死皮赖脸的动手动脚可不好。”

    彭南大怒:“我和小美女讲话,你算老几,也配插嘴?哼,能被我彭南看上,是她的服气。”

    说完,就想把手抽出来。

    可他发现自己的手腕像是被卡住了一样,丝毫挪动不了分毫。

    “你放开。”彭南扯着嗓子道,“否则”

    一边说着,他的另一只手就向江诗晴的脖子上抓了过去,赫然是打算威胁陆峰。

    然而他刚有所动作,陆峰手上就爆发出一股暗劲。

    砰!

    彭南的身体重重撞在另一侧的座椅上,整个人差点被散架。

    “啊啊!你小子好大的胆子!”彭南面红而出,痛的尖叫。

    车厢内的其他许多乘客,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彭南见状,生怕自己的身份暴露,终于只是咬了咬牙,盯了陆峰一眼,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

    “陆峰,刚刚多谢了。”江诗晴心有余悸,道,“没想到在这里还有流氓,他都不怕监控吗。”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陆峰没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十分钟后,列车在苏吴站停了下来。

    欧阳少天,十分识趣地说要回学校的医务室上班,就跟陆峰分别了。

    至于子平道人和崔大江,早在上列车之前就进监狱了,还省了两张火车票呢。

    江诗晴一个人来苏吴市,说是是想来琴河边逛逛,但总不能真的去河边吹吹风就回去了。陆峰也算是个东道主,于是打算陪她待一段时间。

    然而,刚出站到外面没走多远,陆峰就发现路边的角落里,几个脸色不善的小混混在朝着自己靠近。

    “陆峰,好像有人”江诗晴很敏锐地道。

    陆峰不以为意,道:“没事,我们走我们的。”

    “喂,小子,就是你在车上打了彭导?”带头的一个黄毛叼着一根烟,斜着眼站在陆峰面前。

    “彭导?你是说彭南?”陆峰恍然,看来这些小混混是彭南的人,那家伙肯定是在下车前就把人安排好了。

    “那就没认错人。”黄毛咧嘴一笑,对其他同伴道,“兄弟们不废话,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打断他两条腿。”

    话音未落,一群小混混就大呼着扑向陆峰,拳脚相向。

    黄毛的自己懒得动手,只是色眯眯地盯着江诗晴,寻思道:“可惜这个小妮子是彭导看上的,不然我一定要自己先爽爽,可惜了。”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己的兄弟们齐刷刷地飞了出去。

    江诗晴十分不屑,嘲笑道:“真不经打。”

    她在武道会上亲眼看到陆峰打爆佐仓信崎,又怎么会担心陆峰对付不了几个小混混?

    “什么?”黄毛目瞪口呆,差点把烟头吃进嘴里。

    他刚刚都没看清对方的动作,好像只是动了动手,所有兄弟就全部被打飞了。

    而且,被打飞的人好像受伤很重,个个蜷缩在地上哀嚎打滚,没再站起来。

    黄毛的头上,冒出冷汗。

    他知道,自己踢到硬茬子了。

    “彭南呢?让他来见我,否则我看到他一次打一次。”陆峰看着黄毛,淡淡地道。

    黄毛一咬牙:“冯导忙着呢,哪有空亲自跟你浪费时间?只要我打废了你,再把这女学生带给他就好了。”

    陆峰稍显意外,这黄毛眼看着兄弟们被打的半死不活,居然还这么硬气,实在反常。

    黄毛接着冷哼一声,道:“的确,你很能打,但在苏吴市地界,打了我的人,你的下场会很惨。”

    “哦?”陆峰来了几分兴趣。

    黄毛面色狰狞,阴声道:“你现在给我跪下认错,乖乖把你身边的女人给我,我不计较你打我兄弟事。”

    “如果我不呢?”陆峰意味深长地反问道。

    “呵呵,我可是虎哥的表弟。我的确打不过你,但也不是你惹得起的。虎哥一来,你给我跪下也没用了。”黄毛十分霸气而得意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