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小美女想当明星吗
    面对韩健的质疑,陆峰表现的十分从容。

    “我只是懂的一些道术罢了,否则你以为我昨天怎能拿出一双法器?有些东西,不是普通人能接触到的。”

    韩健闻言,心想,对了,陆峰能一眼判断法器的底细,本人还拥有更神奇的法器,一定不是一般人。

    这么一想,他心里就更不安了。

    命不久矣?

    “陆总,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韩健捏着哭腔,道。

    陆峰拍了拍韩健的肩膀,正色道:“看在我和韩老板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帮韩老板把宅邸的风水改善一下,化凶为吉,这么一来,韩老板不但会灾祸全无,而且事业会一帆风顺。”

    韩健大喜过望:“多谢陆总了。”

    “不过么”陆峰话锋一转,“要改善风水,需要一些改善材料,这些东西嘛”

    “我懂我懂。”韩健十分机灵,道,“这样吧,我刚刚出售灵心玉盘的一千万,就给陆总用来帮我改善风水吧。”

    陆峰笑着道:“韩老板也是实在人,我回头就去苏吴市打造一头镇宅神兽,亲手开光,之后派人送过来给你。只要你把这神兽雕像放在客厅,保你平安无事,而且事业风顺。”

    “那就多谢陆总了,可一定要尽快啊。”韩健心中松了口气。

    随后,他把那一千万重新转给陆峰,这才上车离去。

    人走之后,欧阳少天一肚子疑惑,问道:“陆师傅,你怎么知道韩健家里风水不好?”

    “我哪能知道这么多。”陆峰脱口而出,“我就是随口一说,若是别人,一千万也无所谓。不过这种人,连一千万我都不想给他。能免费弄到手,干嘛要花钱。”

    “可陆师傅说的好像全都中了,不然韩健怎么会答应你让他改善风水?”欧阳少天又道。

    陆峰哈哈大笑:“这韩健喜欢低三下四地跟东瀛人交好,而且他主要做的是运输生意,最近这一行也不太景气,他肯定事业不顺。本来,这种人就容易认为自己时运不佳,我一提起来,他就觉得是真的。至于命不久矣,他也不可能证明。”

    欧阳少天忍不住竖起大拇指:“高啊,不愧是陆师傅,随便几句话就赚了一千万。不过那镇宅神兽,怎么给他?”

    “回头我让人去买个几百块的小石雕寄给他不就行了。”陆峰坦然道。

    欧阳少天佩服得五体投地,几百块换来一千万,还让韩健千恩万谢,简直是绝了。

    东海市。

    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内,一座占地极大的别墅屹立在市区。

    别墅大厅中,几个衣冠楚楚的男女聚集在一起,气氛略显沉闷。

    “陆家人又出现了。”

    “刚得到的消息,天京武道会上,陆宏远现身,隔空数米,挥手震死佐仓真步。”

    “怎么办,要不要解决一下?”

    尽管武道会的消息根本没有机会传开,但这里是东海市慕容家,没有任何消息能瞒得住他们。

    厅内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沙发上的一位五十岁出头的老者身上,“老爷子,清芸死后,陆宏远就怀恨在心。今天,他秒杀佐仓真步,难保他日后不报复慕容家。”

    老者听到陆宏远的名字,平静的脸上难得出现几分异样。

    沉默少顷后,老者才开口道:“算了,就算他或者,也难成气候,不用管他。”

    “清芸的死,也算是我们逼迫的”有人不太放心,“以陆宏远的性格,他既然抛头露面,恐怕不会继续隐忍了。”

    老者冷哼一声:“清芸是我女儿,他陆宏远算什么东西?十八年前,他就该和清芸一起死了。假若,他敢再挑衅慕容家,我不介意再送他死一次。”

    “是,老爷子。”众人不敢提出异议。

    的确,在他们眼里,陆宏远只是一个小小的麻烦罢了。

    若不是陆宏远曾经和慕容清芸私奔,这种人甚至没有资格让慕容家出手。

    从天京市回苏吴市的列车上,略显嘈杂,陆峰却在心无旁骛,闭目养神。

    两地相隔不远,再加上路上比较堵,所以陆峰离开武道会就坐火车往回去了。

    列车启动,陆峰旁边座位上,一个带着口罩的女孩是不是瞥眼看着他。

    虽然陆峰没有睁眼,但凭借强大的感知力,也能隐约发现这点小小的动作。

    “怎么,江诗晴,还要看我多久?”几分钟后,陆峰终于睁开双眼,笑吟吟地看着对方。

    “你认出我了?我明明带了口罩。”女孩双眼忽闪,道。

    “体型、眼神、气质、举止这些藏不住。”陆峰说道,心中却有些莫名的亲切。其实,他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对江诗晴的判断会这么准,甚至有些像是直觉一样。

    江诗晴撇了撇嘴,道:“哼,明明认出了我,还装睡这么久。”

    陆峰哑然失笑:“你藏得这么严实,我还担心你是故意不想被别人看到呢。对了,巩自明呢,他不是一直跟着你的吗?”

    “巩叔他”江诗晴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我是瞒着他溜走的,他现在应该在找我。”

    陆峰:“”

    江诗晴抢着解释道:“我谁让他们从来都不许我出来,什么事情管,我想去苏吴市逛逛都不行。而且快要高考了,长辈们就差二十四小时监护我。”

    “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也不好当啊。”陆峰感叹道。

    江诗晴却忍不住扑哧一笑,道:“你还好意思说呢,陆总。上次见你,还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的学生。”

    正说着,江诗晴就接到了巩自明的电话。

    巩自明把自家的大小姐跟丢了,急的要死。

    江诗晴本人却慢悠悠地道:“巩叔你就别担心了,我出去散散心,很快就回去了。”

    说完,赶紧把电话挂了,也没告诉对方自己去了哪里。

    “这样不太好吧?你家人会担心的。”陆峰问道。

    提及此,江诗晴的眼神中却有些迷茫,呢喃道:“上次我在琴河边站了很久,总觉得像做梦一样。很奇怪的感觉我想再去看看,不知道为什么,琴河让人觉得似曾相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