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你家风水不好
    施东诀刚表示嘲笑,子平道人就十分迅速地把韩健断臂上的袖子拉开,手指在多个穴位上连点,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层褐色药液,抹在断臂上,最后双手各自捏着断臂上下两个位置,猛地一振。

    施东诀脸色古怪,装神弄鬼?

    紧接着,韩健却一脸惬意,然后惊奇地甩了甩断掉的手臂,惊呼道:“好了?不可能!这奇迹?!”

    子平道人看着施东诀,道:“神医?孤陋寡闻。就凭你这种狭隘之心,也注定今世的成就仅限于此了。”

    说话的语气,就像是长辈在训斥小辈。

    施东诀有些懵了。

    虽然他没有仔细去确认韩健的伤势,但他本人也是武者,再加上医术经验丰富,所以断定韩健的确是骨头断了,而不是脱臼,也不是装的。

    子平道人接上断骨,前后还不到半分钟。

    这太匪夷所思了。

    简直神了!

    “这我”施东诀盯着韩健不断甩动的手臂,无比震撼。

    这种手段,连他都不曾拥有。

    普通的医术,根本做不到。

    “难道,我苦学半生,学到的只是医术的皮毛?”施东诀有些怀疑人生。

    沉默良久后,他才深吸一口气,满脸涨红,支支吾吾地道:“想、不到,陆先生藏得这么深。”

    现在,他根本不敢再去质疑陆峰的医术了。

    人家陆峰的一个保镖,都表现出了神医都未曾见过的手段,更何况是陆峰的本人?

    “那施神医现在觉得,我的医术,比得上你了吧?”陆峰心里觉得好笑,问道。

    施东诀的脸红的像猴屁股:“陆先生说笑了我学了一辈子医术,直至今日才知道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陆先生别说是当欧阳少天的师傅,就算是当我的师傅,也绰绰有余。”

    “咳咳,这就不必了,我本身就不在乎什么师傅不师傅的。”陆峰干咳一声,道,“我把欧阳少天当朋友,能教他的东西,时常会教一教,哪怕他不认我为师也一样。”

    听到这话,施东诀眼神一亮:“那陆先生可愿意教我?”

    “呃施神医不打算禁足欧阳少天了?”陆峰没想到这家伙态度变化这么快。

    “怎么敢呢,我还得多谢欧阳少天结识了你呢,否则我如何能意识到自己的短处?”施东诀赔笑道。

    “不禁足就好,我要先回苏吴市了,施神医有什么打算?”陆峰道。

    虽然施东诀刚刚的态度有些恶劣,但也只是太过古板独断,现在他能改变态度,陆峰也没打算为难他,毕竟这也是欧阳少天的师傅。

    施东诀赶紧道:“少天跟着陆先生吧,我回山上,最近在研究一种药物,在关键时候了。以后有机会,一定好好来请教陆先生。”

    说完,施东诀就抱拳告辞。

    他来找欧阳少天的时候干脆利索,走的时候也干脆利索。

    弟子找到了陆峰这样的师傅,施东诀别说反对了,高兴都来不及

    “那个”神医走后,韩健才把袖子撸下来,干笑一声,道,“陆先生,你们找我,没别的事了?”

    如果放在以往,别人突然把自己的胳膊打断,韩健怎么会服软?

    但他想到陆峰一棒砸死佐仓信崎的场面,就不敢轻易去挑衅陆峰。

    在加上自己的胳膊貌似没事了,所以韩健只当这是脱臼,所以决定忍忍算了。

    “没别事了,多谢韩老板了。”陆峰一挥手。

    韩健正想走,接着一拍脑门,道:“对了,陆总,昨天晚上你说你愿意一千万收购灵心玉盘,没错吧?”

    陆峰点了点头。

    灵心玉盘虽然售价过亿,但在他眼里,本质只是玉石材料罢了,一千万还算值得。

    韩健嘿嘿一笑,道:“陆总,我打算把这东西卖出去,你看能不能提高点价格?毕竟,这东西我买下可花了不少钱。”

    “你花的多,怪你不识货,东西本身不值钱,一千万最多,随你卖不卖。”陆峰无所谓的样子。

    韩健见陆峰要走,赶紧把灵心玉盘掏了出来:“哎哎,我卖,我卖!”

    昨天他测试了一夜,又找了许多大师来鉴定,都确定这件法器真的完全失效,而且根本没人愿意买。

    难得陆峰愿意出一千万,卖掉总比烂在手里要好

    “陆总,那咱们就直接交易了,打款吧。”

    韩健还生怕陆峰赖账,不过对方十分爽快地就汇款了。

    完成交易后,韩健就打算走了。

    “陆师傅,你还真给他钱?”欧阳少天嘟囔道,“这种不要脸还喜欢卖国的家伙,要我说,一毛都不给他。”

    陆峰望着韩健的背影,轻叹了一下,小声道:“算了,他命不久矣,不跟他计较这点消遣了。”

    声音很小,但刚好够让韩健听到的。

    本来韩健刚把没用的法器卖出去,心里还挺高兴的,这会儿一听到陆峰的低语,顿时就不淡定了,立马扭头回去,道:“陆总,你说什么?命不久矣?”

    “没、没说什么。”陆峰摆了摆手,故作惊慌。

    韩健更加不能走了,问道:“陆总,你有什么话就说,何必瞒着我?我都听到了。”

    “真的没什么”陆峰又叹了口气。

    韩健急得跺脚:“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命不久矣?”

    陆峰一脸为难,然后才意味深长地道:“韩老板最近是不是觉得事业不顺,心神不明,频繁失眠?而且,你名下的公司,不少都亏损越来越严重,虽然外界不知道,但我看得出来。”

    “啊?陆总你怎么知道?”韩健吃了一惊。

    陆峰好像看破一切,解释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说韩老板命不久矣了,韩老板遇到的这些不顺,其实是因为住处的风水不好,长此以往,厄运不断积累,韩老板必将遭遇血光之灾。”

    “什么?”韩健有些被吓得哆嗦了一下。

    如果有人突然说他家里风水不好,他肯定不会相信。

    但现在,陆峰明确说出了他最近诸事不顺,等等判断全部不假。

    说的这么准,难道真的是因为风水?

    如果只是影响财运那还无所谓,但听陆峰的意思,家里的风水问题可能会要了韩健的命啊。

    “陆总懂风水么”韩健心惊肉跳地道,但又不敢全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