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施神医
    陆宏远的话,让佐仓家余下的人不寒而栗。

    佐仓真步在他们眼里就是无可匹敌的存在,结果连出招都没有就死了。

    没有任何犹豫,所有佐仓族人,忙不迭地逃出比武场。他们觉得,只要陆宏远愿意,自己这伙人随时都会丢了小命

    楚山海见状,大呼一声道:“关于此次武道会,大家不要乱传,毕竟这是武道界内部的事。”

    “我们都明白的。”观众们纷纷点头。

    随后,楚山海就和陆宏远并肩离开了武道会场。

    “话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看起来其貌不扬,竟这么强。”

    “看样子是楚二爷请来的高手,或许是我们很难接触的武者吧?”

    众人议论纷纷,自始至终,他们甚至都不知道陆宏远的名字。

    陆宏远一走,陆峰自然就成为了唯一的焦点。

    “今天佐仓信崎被杀,华夏武道界终于扬眉吐气了,对亏了陆峰先生啊。”

    “没错,陆先生年纪轻轻,却有这般实力,实在是可贵。”

    “诸位想必还不知道,陆先生还是当今苏吴市商界的大佬呢。”

    几乎所有人都纷纷对陆峰表示好感,递上名片。

    陆峰被这么多人关注,人都分不清,于是找机会离开了武道会场。

    刚到大楼外面,陆峰和欧阳少天就看到施东诀在路边站着。

    “师、师傅”欧阳少天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忐忑地道。

    “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师傅?既然如此,那就现在和陆峰断绝关系,回山上禁足三年,以示惩戒。”施东诀本着脸,说。

    “师傅,你这不是难为人吗?陆师傅不论是人品还是医术乃至武道实力,都是上上等的。”欧阳少天一听到禁足,心里就慌了。

    让他和陆峰断绝关系,他也做不到。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无异于让陆峰难堪,而且会损失一个好师傅、好朋友。

    施东诀怒哼一声:“刚刚这陆峰战胜佐仓信崎,的确不错。这一点,我也佩服。不过,我容不得自己的弟子还有两个师傅。更何况,陆峰实力再强又如何,他会医术?有资格教导你?”

    施东诀的表现十分古板,就像是一个古代的顽固老头。

    陆峰本人其实对拜师这件事并没有在意,毕竟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达者为师,多找几个老师、师傅,有何不可?

    但看施东诀的意思,师傅只许有一个

    欧阳少天两下为难,陆峰于是出面劝说道:“施神医,欧阳少天有好学之心,本是好事,如果按照你的想法,他又如何能真正继承神医弟子的名声?”

    “轮不到你多说。”施东诀更加生气,自己的宝贝徒弟莫名其妙认了一个学生当师傅,他这个神医的脸放哪里放?

    若是被外人知道,一定会认为神医还不如一个高中生呢。

    “师傅,陆师傅的医术也很超群,他的武力反而是其次,我就是因为看了他神奇的手段,才决心跟随他的。”欧阳少天耐着性子,道。

    一听这话,施东诀更加不满:“合着你小子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如果你是为了学其他东西跟着陆峰,我还能接受,学医,你跟他?我堂堂神医,难道还不如一个毛头小子?”

    身为神医的傲气,顿时体现出来。

    “师傅,我没跟你开玩笑。”欧阳少天认真地说道,“陆师傅救人的手段,可谓是出神入化”

    “哼!”施东诀差点被气死,徒弟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接着,他义正言辞地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为难你,如果这陆峰真的能在医术上比得上我,我就认可他当你师傅。否则,我要禁足你五年!”

    欧阳少天暗冒冷汗,虽然他知道陆峰的的医术很神奇,但如果真的跟师傅相比,未必比得上,毕竟陆峰可能只是在极个别方面比较擅长,而老神医的经验根本不是年轻人能比的。

    “师傅,哎算了。”欧阳少天终究是打算服软了。

    这时候,陆峰却笑呵呵地道:“施神医的意思,是想要在医术上与我一较高下?”

    “不是一较高下,而是,我给你机会证明自己的医术比得上我的皮毛。”施东诀脸上写满自傲,论医术,他自以为天下无匹。

    不等陆峰回应,他身后的子平道人就走了出来,鄙视地道:“何须陆少出手?恕我直言,你根本不配和陆少相比,甚至连我都不如。”

    施东诀皱了皱眉:“他是谁?”

    “这位是陆师傅的保镖。”欧阳少天解释道。

    施东诀一脸古怪:“陆峰跟我比就算了,一个保镖,也懂医术?”

    “老头子,你连陆少的保镖都不如。”子平道人挺胸道,“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医术。”

    说完,子平道人就扫视了一眼附近的路人,刚好看到正出门的韩健。

    “韩老板,你过来一下。”

    韩健认识这人是陆峰的保镖,于是很不安的走了过去,他之前再三讨好佐仓家,可是引起过陆峰不满的。

    “陆总,什么事?”韩健客气地道,好像之前的不愉快完全没有发生过。

    “没什么事。”子平道人二话不说,一把捏住韩健的胳膊。

    咔嚓!

    顿时,这条胳膊竟被他直接掐断了。

    “啊!”

    韩健的眼泪差点掉出来,干什么!干什么啊!

    “医术,不外乎是疗伤治病,现在找不到病人,我现场弄个伤员出来。”子平道人很霸气地道,“给你十分钟时间,帮他接骨治伤,你可能做得到?”

    韩健欲哭无泪,闹哪样?我这是倒了什么霉啊,好好的被抓来打断骨头,就是为了当伤员?

    施东诀却很不屑道:“接骨治伤,这种事用得到我出手?随便找家医院,打个石膏不就完了。”

    “我的意思是,当场让他骨头续上,恢复行动。”子平道人接着道。

    施东诀白了他一眼:“扯什么蛋,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我利用一些秘药,也得两三天才能恢复行动,如果想痊愈,起码得十多天,当场恢复?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