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不动而亡
    第章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当陆峰说出这话时,观众席上彻底沸腾了。

    那个嚣张至今的佐仓信崎,以最为悲惨而屈辱的方式死去。

    谁说华夏武道界衰落?谁说华夏无人?

    佐仓信崎这种强者,却被华夏年轻一代的陆峰轻易虐杀。

    几分钟之前,佐仓信崎狂妄地站在比武台上挑衅华夏武者。

    现在,陆峰站在比武台上,挑衅整个佐仓家。谁敢,再来一战?

    “看来,我不用出手了。”陆宏远望着台上的陆峰,老眼中带着欣慰和意外。

    “老陆,似乎你也小看了陆峰啊。”楚山海又惊又喜,感叹道。

    “兴许,他也有自己的际遇吧。”陆宏远呢喃道。

    楚山海却是话锋一转,提醒道:“以陆峰表现的能力,他今世注定不能平凡。若如此,东海市那边”

    “只要他们不找我儿子的麻烦,随他们怎么去。”陆宏远淡淡一笑,似乎并未放在欣赏。

    另一边,佐仓家内部,死一样的安静。

    佐仓信崎以这种方式惨死,他们无法接受。

    “没有继续要战的了么?”陆峰的声音再次传来,“如果没有,那就滚吧!”

    紧接着,观众席上也传来阵阵呼声。

    “滚出华夏!”

    “滚回东瀛!”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就在这个时候,佐仓家的人群中,佐仓豪疯了一样:“父亲大人!你死的好惨啊!真步,为我父亲报仇啊!”

    当即,又一个中年东瀛男子走了出来,登上比武台。

    佐仓狭有些无奈,叹气道:“信崎君牺牲了没想到真步君会有出手的机会。”

    “鄙人佐仓真步,愿与你一战。”男子冷漠地看着陆峰。

    这个佐仓真步其貌不扬,一直就像是佐仓家的保镖一样,但他登台后,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让人不寒而栗。

    此人,比佐仓信崎更强。陆峰做出了这个判断。

    观众们也意识到了事情的麻烦,本以为,佐仓信崎是佐仓家的最强者,何曾想过他们还藏了一个佐仓真步?

    “能让我出手,年轻人,你已经值得自傲了。”佐仓真步意味深长地道。

    观众席上,出现几声惊呼:

    “佐仓真步?难道是那个佐仓真步?这种人一般不会出手的吧?”

    “应该不会有假了这家伙在整个东瀛都是有名的强者,是佐仓家的守护神之一。”

    “佐仓真步可能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才一起来了天京市。没想到,他真的会被逼到出面了。”

    意识到佐仓真步的身份后,所有武者都为陆峰捏了把汗。

    佐仓真步跟佐仓信崎不是一个级别的人,佐仓真步比佐仓信崎早出名十年。现在的佐仓真步,到底是何种境界?难道是传言中的玄境武者?!

    “陆峰,你不要跟他对战!”

    “这不公平,佐仓真步比你多修炼了几十年。”

    众人连忙劝阻。

    陆峰心意已决,道:“总有人要站在这里,更何况,管他佐仓鸡还是佐仓鸭,来一个死一个。”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陆峰身后响起:“你下去吧,我来对付他。”

    陆峰回头一看,看到的却是陆宏远。

    陆宏远一脸笑呵呵的样子,和平日里在小饭馆工作的他没有多少区别。

    “你”陆峰又惊又疑。

    “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而是因为我想亲手送佐仓真步去死。”陆宏远眼中闪过一抹寒芒,随后盯住了佐仓真步。

    陆峰第一次在这个忠厚老实的男人身上,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杀意和怒火。

    陆宏远的话并不是要和陆峰商量,而是单纯的要求,他要亲自,应战佐仓真步。

    “好。”陆峰点点头,大步走下比武台。

    “呵换人?有意义吗?”佐仓真步不屑一笑,“反正都是给信崎君陪葬,无所谓了。”在他眼中,自己的敌人浑身破绽百出,就像是菜市场随便抓来的一个普通居家男人。

    陆宏远身形纹丝不动,冷冷开口问道:“十八年前,除了你之外,截杀过慕容清芸的人,除了你之外,还有几个?”

    “嗯?慕容清芸?”佐仓真步皱眉,心生狐疑。

    “那个临产的孕妇。”陆宏远的声音变得更加阴冷。

    佐仓真步忽然打了个寒颤:“你是谁?难道是不,他早就死了。”

    “是我在问你话。”陆宏远又道。

    “我记不清了”佐仓真步小声道,同时脸上忽然闪过狠色。

    趁你不备,要你命!

    纵然你是十八年前叱咤风云的那个男人,那又如何?十八年前的他,恐怕早已变成骨灰。就算活下来,那也是个废人!

    但佐仓真步只是刚产生偷袭的念头,便见对方大手一挥。

    二人相隔近十米,陆宏远就像是挥手打在了空气上。

    砰!

    佐仓真步当场七窍流血,暴毙身亡。

    “清芸不想让我寻仇,但你们自己送到我面前,我不能当看不见。”陆宏远仰头一声长叹,似有万般惆怅。

    佐仓真步像僵尸一样躺在比武台上,已然断了气息。

    全场寂静。

    这到底是怎样的手段?

    徒手一挥,隔空灭杀佐仓真步。

    江南省内,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号恐怖的人物?

    这种高手,就算是开宗立派都不为过,但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市井之徒。

    “老陆的实力,难道没有跌落么”楚山海望着陆宏远,心头震惊。只不过,想到远在东海市的某个势力,他又有些为楚山海担心。

    慕容清芸,十八年前东海慕容家的千金,却在生下陆峰那一天病死。

    如今陆宏远变得这么落魄,一切都是慕容家所赐。

    当年,陆宏远被慕容家所不齿,慕容清芸也被当做家族的耻辱。

    十八年来,慕容家以为陆宏远也早就死了。

    可今天,陆宏远出面秒杀佐仓真步,他的名字,必然会被十八年前的一些知情者得知。

    “滚回去,告诉佐仓家管事的人,最近几个月,我会去拜访一下。”杀了佐仓真步后,陆宏远冲后面的佐仓族人冷呵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