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西瓜
    陆峰表现出的手段,让佐仓信崎十分意外,不过这份意外转瞬而逝。

    佐仓信崎是真正的化境强者,纵然陆峰有百般手段,也只有一死,区别就是死的快慢而已。

    唰!

    佐仓信崎被震退的同时,瞬间稳住身体,同时顺势脚掌猛然跺下。

    哐当!

    巨大的金属比武台,竟被他跺得剧烈震颤起来,强大的力量顺着金属蔓延向陆峰

    观众席上的一些名流即便并非武者,也感受到了佐仓信崎的可怕。

    这根本不算是人类,反而更像是一个重型机器。

    陆峰却是面色不改,十分从容地点了点地,身体就飘了起来,甚至在半空短暂停留了一下。

    这种场面,让许多武者都被吓了一跳。

    苗珍更是惊呼出声:“陆峰他难道也是化境武者?不、不可能的”

    一般的明劲、暗劲武者,虽然也不弱,但不可能抵抗得了地球本身的重力,像陆峰这样短暂停留,只有化境武者才能做到。

    可是陆峰才十八岁,就算打娘胎里修炼,也达不到化境啊。

    那佐仓信崎修炼了半辈子,也只不过是化境而已。

    “你到底是什么人?”佐仓信崎看到重新落下的陆峰,眼神终于变得凝重了起来。

    “杀你的人。”陆峰冷笑一声。

    “呵呵,好大的口气。”佐仓信崎心底的杀意更重,身体竟好似形成了残影,整个人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逼近陆峰。

    人有所动作的同时,佐仓信崎本人的手臂化作重刀一样,横扫向陆峰的脑袋。

    别说陆峰只是一个人类,他就算是一个铁柱,也得被佐仓信崎砸得扭曲。

    许多观众甚至看不清佐仓信崎的动作。

    然而在陆峰眼里,佐仓信崎的速度并不快。

    催动了豹文血签之后,神豹之血燃烧、爆发,顺带也让陆峰的状态突破了极限。

    根据苏妲己的说法,以陆峰凝气境的修为,使用此物可在半个时辰内达到堪比筑基期的实力。

    事实上,陆峰觉得法宝的效果比预期还要强,现在的他,可以算是筑基圆满的修仙者。

    修仙者的筑基和武者的化境大体相近,但修仙者使用的灵力更加神奇玄妙,而且佐仓信崎虽为化境,但并未到圆满。

    二人之间,实则已经出现了差距。

    佐仓信崎的手臂“迟缓”地扫来,陆峰瞳孔一缩。

    没有任何犹豫,陆峰本人也是以臂为刀,正面对上佐仓信崎的手臂。

    这一刹,佐仓信崎的嘴角浮现得意而轻蔑的笑意。

    对方年纪太小,虽然不弱,但显然太过自负,低估了化境武者的强大。

    硬碰硬?

    简直是找死!

    若是这小子打得柔一点,或许还能多撑几招,但这样以暴制暴,陆峰的这条胳膊一定要废了。

    咔嚓!

    二人手臂交叉,激撞在一起。

    顿时,佐仓信崎的面目变得十分狰狞。

    嘶

    猛吸一口凉气,佐仓信崎像是见了鬼一样。

    这条胳膊,竟然断了。

    他觉得,对方出招的时候,好似带着一种特殊的神秘力量,好像比武者的力量更加精妙。

    但陆峰毕竟年幼,而且在此之前没有表现出任何能力,所以佐仓信崎的潜意识里还是没把他当做跟自己同等的对手。

    不过手臂一断,佐仓信崎无法像最初一样自信了。

    “我要你死!”

    低吼一声后,佐仓信崎另一只手竟在腰间一抓,十分突然地拉出一把短刀。

    短刀乍现,寒芒一闪!

    观众席上的武者无不大惊失色:“不要脸!卑鄙!”

    陆峰本人却像是早有预知,向后一闪烁,手掌再次喷发出无形的灵力,精准地轰在佐仓信崎的胸口。

    受到神豹精血燃烧的影响,陆峰的感知力异于常人,同等境界下,佐仓信崎想要偷袭,又怎能瞒得住他?

    砰!

    佐仓信崎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观众席上骂声不断:

    “不声不响动用兵器,这就是东瀛的武道文化?”

    “呸!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佐仓信崎咬牙道:“闭嘴,生死状上没说不许用兵器!”

    他话还没说完,陆峰就再次如鬼魅一样杀了过来。

    这一次,陆峰不知何时,把比武台围栏上的一根钢管生生扯下一截下来。

    这根一米多长的钢管内,蕴藏大量灵力,外表看不出任何异常。

    佐仓信崎精神紧绷,他刚才接连遭到重创,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躲避钢管的角度。

    不过化境武者终究是十分自信的,体内暗劲涌动,让自身的防御达到极限。

    但下一秒,这根钢管就呼啸着灌向佐仓信崎的胸口。

    佐仓信崎的防御好似没有任何效果,整根钢管直接贯穿到他的后背上,血淋淋的。

    “信崎君!”佐仓族人大骇。

    “我认输!”佐仓信崎本人彻底绝望了,他没想到,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竟比自己还强。

    这种实力,恐怕已经是化境巅峰。

    嘴上认输,佐仓信崎本人便想要顺势逃离比武台。

    但陆峰已经单手抓着钢管,把佐仓信崎挑了起来,悬在空中:“认输?问过死在你手下的华夏武者没有。”

    “陆峰,放了信崎君,否则我定然要你家破人亡。”比武台外的佐仓狭大声呵斥道。

    陆峰瞥了一眼佐仓狭。

    佐仓族人们稍稍松了口气,不论如何,佐仓家的能量都不容小觑,这陆峰虽然实力匪夷所思,但绝不敢跟佐仓家结死仇。更何况,华夏人向来崇尚和平,能不闹僵就不闹僵。

    唰!

    陆峰一手猛拉,把钢管扯了出来。

    这短短一刻,所有人都以为,陆峰终究还是选择了理性。

    但钢管被抽出的瞬间,便是再次反转,砸在了佐仓信崎的脑门上。

    咚咔!

    好似西瓜一样,整颗头颅被砸的稀碎。

    血肉横飞,无头之体坠地。

    佐仓信崎,死!

    鲜血渐渐蔓延开来,比武台都变成了血红。

    陆峰的目光依旧落在佐仓家的那群人之间,没有任何怜悯。

    “你、你”佐仓狭双眼瞪大,不敢相信。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陆峰气势如虎,道,“还有谁,再来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