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我生气了
    佐仓豪死死盯住了陆峰。

    陆峰转而低头望着狙击手,问道:“你是谁派来的?”

    狙击手身子有些发抖,嘴上说着蹩脚的中文:“我不知道。”

    啪咔——

    陆峰再不废话,一巴掌拍在狙击手的脑门上。

    顿时,狙击手脑壳粉碎,犹如死狗一样倒在地上。

    一击毙命,佐仓家的人脸色变得十分阴沉,但又不能说。

    “虽然不是你们的人,但也算是东瀛的狗,你们会帮他收尸的吧。”陆峰一脚把尸体踹飞,刚好砸的佐仓豪从轮椅上跌了下来。

    与此同时,比武台上,苗珍显然是撑不住了,随时可能会丢了命,可她丝毫没有逃离比武台的打算。

    终于,陆峰踏上了比武台,出其不意地抓住苗珍的胳膊,将她拉了下来。

    突然一个外人闯上去,佐仓信崎也有些意外,就这么被陆峰拉走了苗珍。

    “你什么意思?不守规矩?”佐仓信崎挑眉。

    “谁不守规矩在先,自己知道。”陆峰声音冷漠。

    下面的苗珍却还有有些不高兴了,嚷嚷道:“你是什么人,要让我当逃兵?”

    “苗老爷子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陆峰的语气毋庸置疑。

    苗珍微微一怔,轻轻咬牙,但没有说什么。

    佐仓信崎眯了眯眼睛,道:“我记得你,你是陆峰。就是你,打伤了我的儿子。”

    “所以呢?”陆峰反问。

    “你违规了,但我不会计较,毕竟多杀一个少杀一个没差别。”佐仓信崎笑吟吟地道,“但作为违规的补偿,你要代替苗珍跟我一战。”

    此言一落,全场哗然。

    众人都明白了佐仓家对陆峰的杀心之大,假若陆峰应战,死在比武台上就是白死了。

    不料,陆峰却仰头大笑:“我既然踏上了比武台,就是为了送你回老家。”

    “哦?”佐仓信崎有些意外,但接着就大喜过望。

    这小子居然自己来找死,这样还省得以后找机会给儿子报仇了。

    刚刚狙击手的死,也让佐仓信崎对陆峰的杀意更重。此子不除,日后恐成大患。

    “嘴上逞强可不行,先签了生死状再说。”佐仓信崎生怕陆峰反悔,又道。

    不曾想,陆峰却拿起笔,在生死状上写起了什么:“战,可以。不过,我要改改规则。”

    佐仓信崎嗤之以鼻:“你是想把规则改的更有利你一点?”

    为了虐杀华夏武者,佐仓信崎故意和对手约定不许口头认输。他以为,陆峰肯定是想要加一条允许口头认输的规则。

    “你敢签吗?”很快,陆峰就把生死状丢给了佐仓信崎。

    看到右下角陆峰的名字,还有陆峰改写的内容,佐仓信崎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先前所有规则全部被划掉,背面空白处,陆峰只写了一句话——此战,必有一死!其他任何情况,不得终止比武。

    “哈哈,好一个陆峰!”佐仓信崎发出狰狞的笑声,签了生死状后,还故意高举给观众们看。

    观众们大惊失色。

    陆峰这不是送命吗?

    先前的规则中虽然不许口头认输,但只要应战者逃出比武台,那就能终止比赛,保全性命。

    可现在,陆峰把唯一一条退路都断了。

    只有他本人或是佐仓信崎死掉,战斗才会结束。

    但,佐仓信崎怎会死?

    苗珍见状,担心陆峰的安全,道:“你是不是疯子?你怎么可能是佐仓信崎的对手。赶紧下来,不然你救我一命,我父亲却要责怪我眼看着你自己把命搭了进去。”

    观众席另一边,还传来一个稍显苍老的声音:“你就是陆峰?哼,虽然有几分血性,但太过冲动。”

    欧阳少天打了个哆嗦:“师傅,你也来了”

    “哼,我没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徒弟。”说话的赫然是神医施东诀。

    施东诀知道自己的宝贝徒弟又认了一个高中生为师傅,差点气死。他刚好也来观看武道会,打算见识见识陆峰。

    没想到,陆峰压根不像是懂的医术的,而且行事鲁莽。

    这陆峰上台挑衅佐仓信崎,是挺有血性,但无异于送死。会送死的人,能成什么气候?

    “师傅,陆师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欧阳少天苦着脸道。

    “这些举动,足以看出他的为人,不提他了。”施东诀怒冲冲地道,“既然你认他为师,又怎有脸面再来见我?今后,你别说我是你师傅。”

    “师傅”欧阳少天欲哭无泪,转而道,“以后陆师傅会让你认同的,现在,要不然,师傅帮陆师傅去应战佐仓信崎吧。”

    欧阳少天知道师傅的武力也很强,只要能代替陆峰出战,未必没有胜算。至少,陆峰上去,纯粹是找死啊。

    “他死活与我无关,好在他算是为了对付外敌而死,不算耻辱。”施东诀冷哼道。

    比武台上,佐仓信崎站在一侧,意味深长地注视着陆峰:“年轻人,你很有勇气。就凭这一点,我挺佩服你的。但是,你把自己唯一的退路切断,这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就是背水一战吧?但背水一战的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资本。”

    “我的退路?抱歉,我切断的是你的退路。”陆峰呵呵笑道,心中则是默念了一声:豹文血签,燃!

    镇妖塔内豹文血签在陆峰的胸口衣服内出现一下,然后又重新回塔内空间了。

    只是悄悄出现这一下,血签上原本代表着三次机会的三道血色纹路,就消失了一道。

    这道纹路化作浓郁的精血,涌入陆峰体内。

    顿时,陆峰就觉得身体像是燃烧了一样,爆发出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

    比武,开始!

    “放心吧,你死了之后,我会尽快把你的亲人朋友也送去见你。哦对了,如果是女人,要留着给佐仓家当奴婢,供我们取乐。”佐仓信崎咧着嘴。

    “佐仓家,让我生气了。”陆峰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寒芒。

    呼哧!

    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下,陆峰原地不动,隔空一掌打在了空气上。

    两人相隔还有数米,佐仓豪却被无形的力量震退一步。

    不可能情报不是说他只有暗劲入门吗?暗劲入门,怎有这般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