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狙杀
    苗老爷子让陆峰帮忙的时候,苗珍已经在登上了比武台。

    苗老爷子在苏吴市很给陆峰面子,也再三帮过陆峰,陆峰自然不能眼看着苗珍死在比武台上。

    苗珍因为心中愤懑,忍不了佐仓信崎的嚣张,亲自来到了比武场。只不过,听苗老爷子的意思,她不可能是佐仓信崎的对手。

    陆峰感到有些棘手,以性命为赌注的比武,一旦开始,就很难被打断了。

    “我看你年纪不大,算是我的小辈,我不想以大欺小,你确定要挑战我?”佐仓信崎故意激道。

    苗珍轻哼一声:“此事面前,不分辈分,不分男女。佐仓信崎,你屠杀诸多武者,又怎能容你安然离开华夏?”

    “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我会让你死得干脆一点。”说罢,两人便在生死状上签下了名字。

    紧接着,佐仓信崎就好像发狂的猛兽,双眼冒出凶光,四肢的任何动作,都带着巨大的力量。

    这种武者的强大,已经超过了寻常人理解的极限。

    呼哧!

    身形爆闪,佐仓信崎的脚掌特制的钢铁比武台上留下一个凹痕,好像要把苗珍分尸,猛然袭向苗珍两臂。

    苗珍的眼神中满是凝重和杀气,一跃躲开佐仓信崎,顺势翻向了敌人后侧,这种举动,就像是电视中的轻功一样,真正的身轻如燕。

    “早就听说苗珍的身法十分厉害,果然不错。”

    “只不过,她虽然精于速度和灵敏度,终究很难是佐仓信崎的对手啊。”

    众人刚在议论,就看到苗珍的身子明显剧烈颤抖了一下。尽管她故意克制,但脸上的异样还是没有瞒过观众席上的武者。

    刚刚苗珍明明没有被佐仓信崎碰到,但可能也受到了不轻的暗伤。

    到了佐仓信崎这种境界,杀人于无形之中都能做得到,一招一式都暗藏杀机,肉眼甚至很难发现。

    “虽然苗珍实力也不错,但应该撑不过十招,这也是因为她精于速度。”陆峰见状,默默做出了判断。

    “要救她啊若是一直打下去,她必有性命之危,这样太对不起苗老爷子了。”欧阳少天脸色凝重。

    陆峰已经在考虑,如果苗珍本人不主动逃离比武台,他要不要强行插手打断这场战斗。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红色光点,在陆峰的额头上浮现。

    欧阳少天刚好看到陆峰红点,顿时大惊失色,狙击枪!

    这短短的一瞬间,欧阳少天的心犹如沉入地狱。

    他甚至来不及去开口提醒陆峰,陆峰已经没有任何生路了。

    就算是暗劲武者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现自己被狙击枪瞄准,并且避开。毕竟,狙击枪是在偷袭,而且威力极大。

    假若是有人在陆峰的视线中用手枪瞄准他,绝对没有打中的机会。

    然而现在不一样。

    砰!

    一声枪响出现。

    这一切,甚至连0.5秒的时间都不到。

    比武台后面,坐在轮椅上的佐仓豪,一脸阴沉和兴奋。

    枪声响起的时候,他知道,陆峰已经是个死人了。枪声传入他的耳中时,子弹必定已经炸穿了陆峰的脑袋。

    作为佐仓家的少爷,他从未受到如此挫折和羞辱。陆峰,必须死,不论以任何方式。

    即便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狙杀也在所不惜,只要佐仓家死不承认就行,最多狙击手被抓去去偿命。

    “陆师傅”欧阳少天的浑身瞬间被冷汗浸湿。

    就在红点出现的瞬间,陆峰的身体十分突兀地向一侧倾斜了一下。

    就是这么小小的倾斜,让子弹擦着陆峰旁边的空气而过。

    子弹最终落在比武台的铁板上,射出一个硕大的深坑。

    而陆峰的的脸庞上,却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虽然躲过了子弹,但子弹本身的威力太大,引起空气剧烈压缩震颤,像锐器一样扯破了陆峰的皮肤。

    “陆师傅,你没事吧。”欧阳少天猛吸一口凉气,“还好你突然动了一下。”

    “没事,皮外伤。”陆峰的脸色不太好看。

    他觉得自己差点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在欧阳少天眼里,他是碰巧动了下,好运避开了狙击枪。

    但事实并非如此。

    纵然陆峰现在是凝气境的修仙者,也很难在混乱的环境下知道在超远处有人要狙杀自己。而以这种狙击枪的威力,只要正中要害,绝对能要了他的命。

    万幸的是,子平道人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危险,并且用心神传音提醒了陆峰。

    子平道人修为暴跌,但感应力极强,而且镇妖塔主和里面的囚犯是可以直接心神交流的,不需要开口,几乎不用时间。

    否则,陆峰怎么会在千钧万发之际,刚好躲了一下?

    枪声,使得比武场内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陡然,在比武场最边缘不起眼的一处房顶,一个装备精良的狙击手落了下来。

    这个比武场虽然建在地下,但高度和面积都不小,而且上方是类似于礼堂的构造,有大量的金属柱支撑。

    狙击手就是趴在这里开枪的。

    子平道人的反应极快,在确认陆峰平安之前,就把狙击手揪了出来。

    “陆少,是东瀛人。”子平道人一手提着狙击手,把人丢在了陆峰面前。

    观众们纷纷怒冲冲地盯住了比武台后的佐仓族人,还有佐仓信崎本人。为了报复,对方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这时候,苗珍已经节节败退,佐仓信崎对观众席上的事视若不见。

    “你们佐仓家不打算说点什么吗?在武道会场,却出动狙击手?”楚山海大怒,率先走了出来。

    “是楚二爷!楚二爷动怒了啊。”众人惊道。

    佐仓狭故作茫然:“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这狙击手不是你们的人?”楚山海眯了眯眼。

    “完全不知道。”佐仓狭一脸认真。

    陆峰没有被狙杀,这让佐仓族人都不敢相信,但狙击手已经被发现,他们只能死不承认了,这样一来别人也拿他们没办法。

    “呵呵,既然不是,那就任我处置了。”陆峰却发出一声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